傳藝駐園演出∕北管戲曲保存團體「漢陽北管劇團」系列之林國清與林麗芬兄妹的戲曲人生

台灣好新聞 2021/04/16 22:20(22天前)

記者陳木隆/專題報導

在國立傳統藝術中心宜蘭傳藝園區駐園演出的結業藝生當中,有一對由登錄為國家級北管戲曲保存團體「漢陽北管劇團」培育出來的兄妹檔藝生,哥哥林國清是後場「頭手鼓」、妹妹林麗芬是前場主角,他們自幼跟著賣冰的爸爸在戲棚下長大,進而習藝築夢,在後場與前場各展所長,更從106年起拜「傳統藝術接班人-駐園演出計畫」之賜,以演代訓的精進技藝,帶給大家更多精彩的經典好戲。


林國清和林麗芬幼年住在宜蘭縣蘇澳鎮「白米甕」地區,父親以賣冰養家活口,哪裡有在演戲就往哪裡去做生意,而且經常把這雙兒女帶在身邊,成為戲棚下的常客。


這對兄妹不僅是愛看戲的小戲迷,而且模仿力超强,常常有模有樣的在臺下跟著臺上演,臺上主角拿著刀、槍、劍等道具演著武打戲,演得酣暢淋漓!臺下兄妹亦不遑多讓,就拿著棍棒「廝殺」起來!臺上臺下互尬的畫面,形成有趣的對比,也因此引起戲班的注意。


當時新泰鵬歌仔戲團的老闆娘,看到兄妹倆如此愛演戲,就和他們的父親商量,請他們上臺客串跑龍套的隨從或「舉旗軍(兵卒)」的小角色,沒想到這一上臺竟然開啟了他們的戲劇人生,只是走的路線各不相同,哥哥往後場發展,妹妹往前場努力。


從跑龍套到後場藝生  林國清獨愛敲擊樂


70年次的林國清,趁著客串跑龍套的機會,就近觀察後場叔叔伯伯的演奏狀態,久而久之就學會了敲鑼打鈔,那是後場「下手」的樂器,每當那位下手叔叔要去如廁,就叫他頂替一下,由於很快進入狀況,深獲團中長輩們的青睞,大約5年後,一位後場樂師往生了,他便成為升任後場下手的不二人選,真正開始另一階段的戲曲之路。


▲漢陽北管劇團在宜蘭傳藝園區文昌祠演出的後場武爿伴奏情形。(圖∕陳木隆攝)


然而,林國清早期的習藝之路並不順遂,還遭遇戲團解散的命運呢!他說,當時的戲團接到一個到花蓮演出的案子,那是一位大老闆因為種靈芝賺了很多錢,為了酬謝「土地公」的保佑,特別邀請他們的戲團接連演了半年的大戲,在那期間都無法回宜蘭接戲,當結束花蓮的案子重返宜蘭時,在地客群已嚴重流失,戲團難以為繼,只好忍痛解散,團員各自另尋出路。


從戲團解散到當兵那段期間,林國清為了生活,到處打工為生,沒有一個安穩的工作。他曾經到建築工地當守衛,也曾去當板模工,好在平常跟一些戲團都有聯繫,別的戲團若有缺人手,他就會去支援,一則有收入,再則練一練後場技藝。


服完1年10個月的兵役,22歲的林國清很幸運的接觸漢陽北管劇團,並且成為第一屆傳習計畫的藝生,跟著漢陽北管劇團創辦人莊進才老師學習北管戲曲後場的技藝。林國清說:「莊老師非常照顧我和栽培我,就像是我自己的父親,我就像他的孩子一樣,他教我曲牌(譜)、打鼓,讓我學了很多。」


懷著報恩的心情  努力習藝


傳統藝術因為政府和民間努力推行傳承與推廣計畫,得以代代相傳維繫命脈。北管戲曲亦不例外,數年前,在漢陽擔任頭手鼓的莊進旺老樂師(莊進才的弟弟)病逝,林國清就接續他的位置,成為武場領奏的靈魂人物,須學會更多更高難度的功夫。


▲宜蘭傳藝園區駐園演出之北管戲曲,林國清(右前)擔任後場領奏要角。(圖∕陳木隆攝)


林國清指出,擔任頭手鼓,不僅要記譜,要帶領後場演奏,曲牌部份要聽他的,戲的部分要跟演員配合,哪位大將要出陣要用哪個曲牌,每齣戲每個角色都不一樣,必須很清楚的去熟悉它,掌握整齣戲的節奏與連貫性。


他認為頭手鼓最困難的是與前場之間的默契,要怎麼相互搭配才能演好一齣戲。「我的鼓打得熱,演員的戲才做得起來,才會唱得好;我的鼓如果打不熱,演員演起來也沒有那種感覺。」林國清說。但是無論有多困難,他都懷著對莊老師報恩的心情努力去克服,即使到現在也還有很多要學的呢。


功夫學起來就是自己的,林國清表示,將來如果有人要學,他一定傾囊相授,但要學北管戲曲第一要有興趣,第二要有出路,要讓人家能生存,因為既然功夫學到了,就要有北管戲曲的舞台來發揮,不然就會生疏。


天生好戲料  林麗芬跟北管戲曲很投緣


林麗芬9歲起在新泰鵬歌仔戲團演出,直到16歲那年,一位戲劇界人士看她很有演戲天份,反應快又機靈,就引薦她到漢陽北管劇團,沒想到她一接觸到北管戲曲就感到很投緣,而且比學歌仔戲還要快。


▲林麗芬飾演趙雲的英姿。(圖∕陳木隆攝)


天生的好戲料,加上後天的勤學與努力,讓林麗芬在漢陽北管劇團如魚得水,愈學愈順手,愈學愈有興趣。她跟李阿質、李美娘老師學唱唸,向林增華老師學武戲。就像一塊璞玉,遇到能工巧匠般的加以精雕細琢。


林麗芬是漢陽第一屆結業的傳習藝生,學的都是大戲,而且生、旦、淨、末、丑各種角色全都學,其中最專精的是生與旦,在角色神韻的詮釋與臺步身段的拿捏間,再再透著她的戲劇天份。


凡事力求完美,自我要求甚高的林麗芬,有時也給自己很大的壓力!尤其是主演《鍾無艷》、《戰洛陽》、《長板坡》等高難度的大戲之前,總是食不下嚥!甚至曾經把自己給氣哭了。


自我要求高  曾經氣到哭


林麗芬回憶起當時的情景,她主演《鍾無艷》劇中的醜女鍾無艷,戲份特別重,光是與齊宣王的那一幕對話就長約1小時,排練時間無多,隨著演出期限的迫近,壓力跟著加重,就連騎機車也在背臺詞,好幾頁的劇本,既要記自己的也要記別人的,腦海中不斷的練唱及浮現如何擺身段和走臺步的畫面,目的無他,唯有把戲學好演好而已!


求好心切的她,時時告訴自己:「絕不能砸了劇團的招牌,也不能辜負老師的苦心!」可是在排練時,口白對答的不順利,唱唸臺步的沒到位,都會讓她懊惱自責:「為何沒能把老師教的學好?」有一次就當場又氣又傷心的潸然淚下。老師見狀反而安慰她說:「又沒有罵妳,妳怎麼哭了?」


▲林麗芬(左)的武打演出。(圖∕陳木隆攝)


老師的勉勵,加上自己不服輸的個性,讓林麗芬成功演活了「鍾無艷」。她從背劇本、彩排到學會整個角色,大約一個月的時間,一上臺就很精彩流暢的演完《鍾無艷》,整個人才放鬆下來,但已足足瘦了10公斤呢。


北管戲曲唱腔戲語獨特  與漢陽結緣超過廿載


林麗芬從歌仔戲出發,卻對北管戲曲情有獨鍾,主要是唱腔和語調深深吸引了她!「北管戲曲的唱腔和語調很特別,很適合我想要的戲劇路線,在漢陽迄今21年未曾改變。」她說。


這位漢陽北管劇團最年輕的前場藝生,不僅很慶幸遇到一群優秀的藝師前輩為她授藝解惑,後場更有莊進才老師的伴奏加持,終能練就一身好本領,令她非常感恩。


傳統戲曲人才培植不易,十餘年來出自漢陽的結業藝生屈指可數,能夠通過嚴苛考驗取得證書非常不簡單,林麗芬就是其中一人。


林國清、林麗芬兄妹更因國立傳統藝術中心的「傳統藝術接班人-駐園演出計畫」,得以在宜蘭傳藝園區的舞台上,面對一波波的觀眾,不斷地累積演出經驗,將後場與前場的功力向上提昇,亦是他們戲曲人生中的重要經歷。


宜蘭傳藝園區各類駐園演出節目每週二至週日精彩呈現,其中漢陽北管劇團尚有4月20日、21日的場次,歡迎大家入園欣賞。詳細演出訊息請密切注意傳藝中心官網http://www.ncfta.gov.tw/

FB留言

即時社會
媒體

降雨:

氣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