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宏基觀點》香港的所羅門王審判…

NewTalk 2019/11/18 17:07(23天前)

港警方攻進香港理工大學、香港中文大學等校內施放催淚彈。   圖 : 翻攝自中大學生電台

新頭殼newtalk

著名的「所羅門王的審判」故事:2名婦人爭子各說各話,王說:「將活孩子劈成兩半,一半給那婦人,一半給這婦人。」一個說「把他劈了吧!」一個求「萬不可殺他!」誰是這孩子的母親,馬上有了答案…

香港,從「反送中」、「反禁蒙面」到「反警暴」,一路下來5個多月;從一開始的十萬、百萬人走上街頭到現在一天就能射出千餘枚催淚彈。這顆「東方明珠」,不僅蒙塵,更是染血、沾淚。

港警躲在車後高舉制暴的「最後武器」AR-15實彈步槍指向理工大學。/圖:翻攝自網路

港警躲在車後高舉制暴的「最後武器」AR-15實彈步槍指向理工大學。/圖:翻攝自網路

11月17日的香港理工大學,示威者弓箭、磚石、汽油彈對抗港警塑膠子彈、催淚彈,甚至揚言不排除使用實彈。彼此視為讎寇。請問不都是香港人嗎?請問彼此間爭的是什麼?是幫派械鬥?還是小孩子打架?

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人在巴西還對香港議題「跨海」指點,直接且公開提出「止暴制亂」的最高處理原則,不啻對駐港中聯辦、林鄭領導的香港政府處理抗爭無力、至今毫無解方給予「口頭警告」。主管港澳事務的國務院副總理韓正,馬上整裝南下坐鎮深圳,絲毫不敢怠慢。

香港的抗爭,向來分「和理非」、「勇武」兩派,在「721元朗事件」之前,勇武派確實較為收歛、自制,但在爆發「黑警」、「警黑勾結」等諸多爭議之後,勇武派堵路、縱火、扔汽油彈、砸商店、毆打異議者,11月11日起裹脅民眾「被罷學」、「被罷工」、「被罷市」,引爆一發不可收拾的混亂。不僅讓港警有升級執法的藉口,更讓人厭煩沒完沒了的暴力與破壞,使訴求失焦。

汽油彈波及採訪記者,身上雨衣著火、左邊臉部燒傷。/圖 : 翻攝自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城市廣播(CBC)

汽油彈波及採訪記者,身上雨衣著火、左邊臉部燒傷。/圖 : 翻攝自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城市廣播(CBC)

《德國之聲》日前專訪「反送中」抗爭青年,劈頭就問「如果香港警察使用暴力是錯的,為什麼示威者使用暴力就是對的?」抗爭者辯稱:「我不認為抗議者意在攻擊別人而使用暴力,我相信使用暴力的目的只是為了保護我們自己。」但被問到朝警局丟擲汽油彈、持美工刀攻擊警察部份,抗爭者僅能用「政府不回應訴求」、「試圖用暴力來表達憤怒」來解釋;翻來覆去以「個案」辯解,強調「沒有失控」,又提不出能真正喊停、解決的辦法。

《德國之聲》主持人最後一個問題問:這關乎的不只是你和示威者,還有其他住在香港的數百萬人,都會受到運動後果的影響。受到你們運動影響好幾年。你們可能不介意惹惱中國出手,但是屋頂塌下來壓倒的是所有香港人,你們真的準備好承擔這樣的責任嗎?抗爭者堅持:我認為,大多數的香港人還是支持這場運動的,我相信,我們大多數人都很清楚,也已經准備好,一旦這個運動失敗,或是中國政府使用武力終結運動,我們很清楚後果是什麼。我相信大多數的香港人願意冒險,以換得香港更好的未來。

不可否認,的確大部份香港人對於「反送中」態度是一致的,對於一紙莫名而定的「禁蒙面」也無法接受。但是這能解釋成接受勇武派的打、砸、燒嗎?這能換得香港更好的未來嗎?

香港一名15少年遭疑警方催淚彈射中頭部,導致顱骨骨折情況危殆。/圖 : 翻攝自香港連登討區

香港一名15少年遭疑警方催淚彈射中頭部,導致顱骨骨折情況危殆。/圖 : 翻攝自香港連登討區

不過,港警的手法暴力、手段粗糙,也讓人不得不加以譴責。催淚彈、布袋彈攻擊頭部,濫捕急救醫護造成生命流失,都是不妥、不當的執法,未來應該深究其法律責任。

最後,中國大陸會不會用武力「終結」香港情勢?大陸官媒劃出三條「紅線」:絕對不能允許任何危害國家主權安全;絕對不能允許挑戰中央權力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權威;絕對不能允許利用香港對內地進行滲透破壞的活動。等同具體回應抗爭者的「五大訴求」,除了第一點已經撤回的修例之外,其他四樣挑戰中央權力的部份,「絕對不能允許」。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日前見了習近平、韓正,受了「高度肯定」卻還穩坐寶座,繼續當個傀儡。其實,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中國大陸把林鄭留在那個位置上,無非就是個擋箭牌、替死鬼,打著「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幌子,港警「止暴制亂」,那都是香港人自己的事,只要解放軍、武警沒踏入香港,國際社會能奈他何?只是催淚彈像不要錢似地狂打、濫射,背後的「贊助者」會是誰呢?

看懂了嗎?2名婦人爭子各說各話,誰才是孩子的生母?能有智慧可以解決嗎?

FB留言

即時國際
媒體

降雨:

氣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