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治病到養生 良藥也要可口便利 中草藥產業不能馬虎的二三事

豐年 2022/09/06 14:49(84天前)
臺灣中草藥產業領域當中,於攻讀博士時即結合學術理論與實務,以博士論文《臺灣中藥有機和GAP模式之研究:以薑黃、柴胡及紫蘇屬植物為例》實際種植薑黃並投入研究,進而以薑黃為健康養生食品自創品牌,成功行銷世界各地的謝瑞裕,可說是代表性人物之一,因為嫻熟重要中藥材的田間有機栽培與加工技術,獲聘國內知名中藥廠順天堂的中藥有機栽培顧問,協助順天堂成功打造藥用石斛基地。而成功生產並行銷「清冠一號」的順天堂,這幾年走向更貼近消費者的產品策略,以良藥兼具可口、便利的原則,開發多樣化的保健食品。

圖說=謝瑞裕協助順天堂打造藥用石斛基地,建立石斛立體栽培模式,讓石斛附生於檳榔枝幹,增加林下空間利用,更提高石斛產量。

【文/葉小慧 攝影/吳尚鴻】
謝瑞裕出身南投縣名間鄉松柏嶺茶葉世家,松柏嶺因為特殊的臺地地形、氣候以及紅色土壤,成為全國茶葉生產量第一的地區,從小與茶為伍的他,對農業有一份特殊與濃厚的使命感,高中時期即就讀臺中高級農業職業學校(簡稱臺中高農,2014年改制為「興大附農」),在屏東科技大學農業生產技術系畢業後,進入中興大學農藝系研讀碩士時,開始了與傳統中藥材的不解之緣,「進研究所那一年,臺灣剛好發生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那時候衛生署中醫藥委員會(現衛福部中醫藥司)還有國科會,做很多臺灣中藥栽培研究……」

中草藥首重安全性 固有典籍等同人體試驗成功
謝瑞裕直言,過去政府經費補助研究的標的,傾向做臺灣特有的特用植物,但臺灣藥用植物很多並非中藥典裡的藥材,「沒辦法被國際認可,美國FDA(食品藥物管理局)也不認可這樣的藥。」觀察到曾經紅過一時的金線連與牛樟芝,市場反應最後不了了之,他認為臺灣的藥用植物研究應該從固有典籍中開發,「因為中藥有幾千年的使用歷史,經過長期人體試驗,有一定安全性。」他強調,治病方面首要注重安全,再來才是有效,青草藥可能民間覺得很有效,但安全性相對存疑,使用上也有很多的不確定性,必須審慎評估。

回過頭來看自己的薑黃研究歷程,謝瑞裕說當初選定薑黃這題目時,全世界的薑黃研究報告已發表將近6萬篇,「就是有效,所以國外發表那麼多報告,但都不是臺灣的(薑黃研究)。」就算沒有補助經費也不放棄,他的堅持總算選育出優質紅薑黃品系,總薑黃素比一般薑黃高出8~10倍,更建立有機栽培SOP,繼而以「博士紅薑黃」為品牌,成立「豐滿生技精緻農場」專業生產薑黃,以多樣化的薑黃養生產品,成功在市場上掀起薑黃養生熱潮,於2017年獲選全國第55屆農漁類十大傑出青年,2020年更榮獲全國十大神農獎。

圖說=薑黃是優良的抗病毒中藥材,謝瑞裕目前有機栽種面積達6公頃,並持續研究紅薑黃、春薑黃、紫薑黃等不同品系。

圖說=謝瑞裕熟悉中藥材的田間栽培與加工技術,曾榮獲2020年全國十大神農獎,博士論文題目就是研究臺灣中藥有機和GAP模式。

產品品質須SOP 有機種植更有效力
與「清冠一號」和防疫茶配方相似,薑黃是很好的抗病毒中藥材,然而中藥的生產過程複雜,從品種的選拔、栽培流程、肥料、水、土壤到光照、海拔和氣溫,甚至最後加工乾燥方式,都會影響有效的機能性成分含量,「中藥最大問題也在這裡,每個環節都很重要,其中一個有錯就錯了。」謝瑞裕表示,若要與農民契作種植,必定要求按照一定方法,包括土壤性質等,才能達到品質標準,考量品質把關,豐滿生技精緻農場的薑黃目前全部自己有機種植,面積達6公頃。

為什麼有機種植?謝瑞裕指出,中藥是為了給人治病,首先不要使用農藥,更應仿野生栽培。因為中草藥在野生狀況下少有病蟲害,主因其保健成分通常是植物的二次代謝物,本來就是拿來抵抗病蟲害的功能,若有病蟲害產生,多為環境不適合或人為栽培管理不當所產生。也就是說,如果種植中草藥種到需要噴農藥,代表栽培管理有問題,必須從管理上找方法,而不是使用農藥,會有殘毒問題,產生安全性疑慮,而這恰好是目前中國進口到臺灣的中藥常見的問題。

謝瑞裕觀察,臺灣中草藥最大競爭對手是中國,擁有較便宜的土地與人工成本,品質卻是一個問題,肇因於中國農民漸漸沒有中草藥種植的基本概念,「老一輩的種藥是為了治病,現在一輩就是為了賺錢,」為了衝高產量,中國農民猛下農藥和肥料,導致所生產的中藥材常有農藥殘留、生菌數和重金屬含量偏高問題。而藥廠若沒有信賴的農民可購買,多數是向貿易商進口中藥材,貿易商多數又是從中藥市場收購,生產地點跟方式無法溯源,難有品管可言。

圖說=豐滿生技精緻農場選育出的紅薑黃品系,總薑黃素比一般薑黃高8~10倍,並開發紅薑黃麵線、紅薑黃烏龍、紅薑黃黑糖海燕窩等養生產品。

法規限定市場性 契作難有好價格
有了好的產品,仍必須有市場,不過養生保健食品禁止宣稱療效,除非投入足夠資金進行動物試驗和開發技術專利,農民想進入市場幾乎沒門。謝瑞裕坦言,目前農民種植中草藥最好的方式是與藥廠契作,不過契作也要考慮很多條件,因為中藥原料價格決定於末端產品的開發與銷售,而非原料本身好就能賣很高的價錢,「臺灣農民種植蔬菜如高麗菜便宜時1公斤約20~30元,價格高時可能好幾百,只要種植3~4個月;但中草藥種植要一整年,加上乾燥加工,1公斤約賣200~300元,怎麼可能有很好的利潤?」

受順天堂委託協助管理藥用石斛基地的謝瑞裕說,順天堂在臺灣種植藥用石斛十幾年,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簡稱農委會)也覺得這樣的林下經濟很好,後來不再主動推廣,主要也是因為農民種植石斛,「總要有人是受眾才行,沒有受眾,農民要賣給誰?投資那麼大。」謝瑞裕每年都會接到三五通農民打電話來請求授課種植薑黃,直言過去曾經與農民契作,但從農民收過來的薑黃品質一直有狀況,最後只能作罷。

以科學中藥掛牌 順天堂推動在地種植
從中藥行裡常見的黃色方形藥罐,到如今把「清冠一號」賣到國際上,1946年成立於彰化的順天堂,是臺灣第一家成功掛牌上市的中藥廠,為了掌握優質原料,在推動「在地種植」上不遺餘力,2013年開始在臺灣投入有機仿生石斛種植。順天堂總經理莊武璋表示,因為新鮮石斛是很好的健康食材,但中國很難提供新鮮的藥用石斛,而臺灣環境本來就適合蘭花。不過,臺灣的觀賞蘭花種植技術雖然純熟,藥用石斛的培育又是另一個挑戰。

圖說=順天堂總經理莊武璋強調,為了掌握原料品質,順天堂很早就建立可信賴的供應鏈體系採購中國中藥材,更重視「在地種植」的觀念。

這也是順應中藥產業發展趨勢及中藥典要求的規範,莊武璋指出,順天堂的中藥來源超過90%來自中國,因為中藥產地可能不在中國,但在中國集貨購買相對容易,然而中藥領域日益追求可溯性,因此順天堂30年前開始布局自己採購,透過可信賴的供應商而非市場上的藥材商,在中國進行採購。然而當中國逐漸改革開放,道路建設完善同時也把農藥、肥料汙染帶入,「以前地方上不會有農藥,因為窮得夠窮了,也沒辦法運送,現在很方便,就愈來愈嚴重。」他感慨,「原本只要有辦法自己去,就能買到好的,後來想要買到好的愈來愈困難,品項愈來愈多、難以取得。」

由於中藥材的有效成分相對較難確定,安全性比成分來得更重要。順天堂一度選擇菊花、薄荷和薑在臺灣生產,卻陸續發現安全性問題,決定開始介入農業,才發現不了解的事情更多,生態體系更為複雜,「後來發覺在地種植不是要在臺灣,而是選擇最好的地方。」莊武璋說,藥用植物為什麼有價值,就在於抵抗環境的能力,進而產生人體需求的二次代謝物。他強調,糧食作物只要好吃,藥用植物一定要有需求的營養成分,否則種植出來不具意義。

圖說=順天堂是取得衛福部藥證,專責生產「臺灣清冠一號」的8家中藥廠之一,其藥園內也栽種有配方中的魚腥草、薄荷、栝樓實、黃芩、防風、板藍根(如下圖)。

安全+品質+永續 藥用石斛基地9年有成
找出「在地種植」的重要性後,順天堂運用在臺灣小型種植以了解性質,大量種植就到中國各地適合的地方,比如長江流域華中地區契作菊花和薄荷,到貴州契作薑等。介入農業後,順天堂也發現種原的重要性,「種原不健康,就沒辦法克服。」而藥用石斛選擇臺灣,除了有蘭科植物環境和栽培技術的強項,也考量到安全、品質以及永續供應,因此最後請謝瑞裕協助種植,實驗室出身的莊武璋負責分析,開始了藥用石斛基地的試驗。

藥用石斛基地初期投入大量時間,嘗試多種方式,從溫室栽培、戶外仿生土耕,到現在附生檳榔樹的栽種方式,經過9年時間,已經確立適合自然生長的空間,包括溫度和溼度等條件,「檳榔樹上算第一代技術,現在開始做第二代技術了。」莊武璋說,真正的智慧農業,是要把環境條件控制到能生產需要的成分或生理活性,找到最佳條件之後,就能放到設施裡進行環境控制,因此順天堂已於南投名間新投入一塊地,預計明(2023)年開始建構第二代的藥用石斛基地。

圖說=藥用石斛入藥部位為花與莖部,從分生苗開始附生檳榔樹,需至少3年才能採收成為原料。(圖由上到下,依序是生長第一年、第二年、第三年的石斛)

現階段藥用石斛種植成本高昂,謝瑞裕說明,藥用石斛從分生苗開始附生檳榔樹上,需要2年時間適應,藥用部分更需要至少3年成長,3年生的石斛才能採收成為原料。莊武璋透露,目前成功種植採收的是第三塊試驗地,前3年的第二塊試驗地碰到施肥後幾乎不生長的情況,與成功種植1年能長出100公分長的石斛莖截然不同。也因為藥用石斛種植需要許多特定的條件,根本不擔心會被人偷去種植,「因為擔心的時間過了。」

莊武璋說,順天堂藥用石斛目前的成本約中國的4倍,預計要到2025年有較高的產能時方可損益兩平,因此順天堂積極投入加值運用,從既有的B2B市場外,投入開發B2C產品,以末端消費者為客群,將良藥、可口、便利作為發展中草藥的準則,開發出多元創新的凍飲和茶包等產品,嘗試以保健食品系列打入消費市場。也因為目前成本高昂,順天堂的藥用石斛栽培尚不考慮與農民契作。莊武璋表示,藥用石斛示範基地的栽種模式,必須確定成功且引導出一定的市場需求,屆時再來與農民合作,才能形成良好的合作關係,盡到企業的社會責任。

圖說=蚱蜢(左)、蝸牛(右)是藥用石斛的常見蟲害,但將石斛附生種植在檳榔樹上,搭配草生栽培,雖仍可見其蹤跡卻不會啃食石斛。

※更多精彩內容請詳見《<a href=" https://www.agriharvest.tw/archives/category/harvest-monthly">豐年雜誌</a>》。
※瞭解更多,歡迎前往《<a href=" 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HarvestMagazine">豐年雜誌粉專</a>》。
※本文由豐年雜誌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FB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