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養身看這邊 肉桂金銀花出頭天 臺灣中草藥小農奮鬥記

豐年 2022/09/06 14:43(84天前)
桂枝與金銀花是各大醫療院所常見的調理配方,隨著防疫茶興起,民眾開始尋求更多臺灣生產的天然藥材,從日常飲食中增強身體免疫力。早於疫情之前,有一群默默耕耘國產中草藥的寶島小農,他們長期傾注的努力與堅持,終於迎來發光發熱的時刻。

圖說=金銀花茶有著透亮的茶色、淡雅的清香,是老少咸宜的健康茶飲。

【文/何宜嬨 攝影/薛穎琦、楊為仁】
南投真桂自然農場(簡稱真桂)是全臺清華桂種植面積最大的有機肉桂農場,栽種面積約3公頃,粗估有3,000多棵清華桂樹。除了廣植肉桂樹以保持坡地水土穩定,真桂亦保留了馬告、漆樹及茶樹等林地原生植物,同時在林下兼種薄荷、左手香與艾草等香草植物。漫步於農場內,隨處可見腳邊跳躍的蚱蜢、低空飛舞的蝴蝶。

「我們是園藝起家,最初接手這座農場時,就打算要種樹造林。選擇樹種的考量有兩點,一是具有景觀樹的價值,二是有附加經濟效益。當年清華桂引進臺灣,我跟我爸爸好奇去看,了解它在市場上的應用後,決定種它。」彰化縣田尾公路花園協會總幹事張威智,與弟弟們分工合作,協力經營真桂。

肉桂是淵遠流長的植物藥之一,早於中國《神農本草經》便載有肉桂的食療應用。國際間常見的肉桂品種概為兩類,一是斯里蘭卡的錫蘭肉桂,二是中國肉桂,多產自中國廣西與越南。清華桂源自越南清化省所產的野生桂,其芳香與辛辣程度較錫蘭肉桂濃烈。隨著時代演進,越南原始肉桂林幾近消失,為人工造林所取代。「一旦變成造林,那越南的生產條件跟臺灣差不了多少,只勝在廉價人力。」

圖說=陳年桂皮別具風味,擁有食藥兩用的高經濟價值。

不同於臺灣土肉桂是取用葉子製作香料,清華桂採用樹皮,樹齡愈久則肉桂品質愈上等,市價也水漲船高。由裡到外,清華桂具有豐富的經濟價值,樹枝可提煉精油與純露,樹皮可製成中藥材。「我們向專家請教過,桂皮或桂枝想用於藥材,樹齡必須滿20年,不滿20年的大多製成食品,譬如肉桂粉。」

肉桂栽培急不得 與自然共生,創造長遠共榮

弟弟張威盛是農場的「護桂使者」,專責田間管理與加工後製,從樹苗定植到採後處理,樣樣難不倒他。「我們讓桂樹汲取天然雨水,沒有額外設置灌溉設施;施肥部分,只在樹苗移植到農場時添加有機肥,定植後不再添肥。」張威盛回憶,前園主種植荔枝,後來變成雜木林,張氏兄弟接手後便慢慢移植樹苗換林,投入逾恆精力護植自然生態。

圖說=張威智(左)、張威盛(右)在父親的支持下,與手足合力闢建有機肉桂農場(後方為清華桂),齊心推廣肉桂的多元應用。

「我們先在彰化育苗,等苗長到1公尺高再移去農場定植,否則不噴除草劑的情況下,實生苗沒有冒土的機會,很快就被雜草覆蓋,目前定植有10年了。」真桂採行草生栽培,早期打草花了很多時間,為的是預防日後豪雨來襲,能減緩地表逕流,將雨水蓄留於土壤中,降低土石沖刷的機率。「之前百年乾旱,日月潭底9隻青蛙乾到露面,我們農場卻沒有一棵桂樹枯死,只有部分樹梢末端的葉片變黃。山坡下的農友也說,現在下雨不用擔心泥沙被沖下來。」

清華桂屬於自花授粉,每年2~4月是種子成熟的時節,當種子由綠轉紫,即成熟落地。「肉桂種子很短命,脫離母樹後約1週,存活率下降到20%。要是現採現種,發芽率會提高很多。今年4月下了好一陣子的大雨,讓著地苗比往年多很多。」張威盛說明,栽種前規畫好行株間距,前後樹距維持3~5公尺,不但為著地苗(指種子自然成熟後著地入土發芽的苗)預留生長空間,也保持除草動線順暢,便於林間維護、降低病蟲害發生。「頂多樹枝長新芽時,會有尺蛾、毛毛蟲來吃嫩芽,不會特別除蟲。」

近兩年真桂嘗試森林蜜,請蜂農於清華桂的花期放置蜂箱,採取清華桂蜜。「有機栽培的特色是土壤有機酸較高,土壤營養成分多,即使不是做清華桂蜜,百花蜜的甜度也會比較高。」無奈花期適逢梅雨季,採蜜不易,兩年產量總和僅約280公斤。今年天候狀況不穩,導致開花數量驟減,預估清華桂蜜產量可能減少。

圖說=利用移動式碎葉機粉碎新鮮枝葉,接著放入料槽移進蒸餾設備裡,提煉出油水分離的精油與純露。經過多次調整,真桂設計出可全程一人單獨作業的穩定流程。

跨域合作拓展商機 真誠待客,提升客戶黏著度
「種了之後要怎麼銷出去,這是最困難的。在臺灣種肉桂不能只單純做原物料供應,因為成本遠遠高於中國跟越南,要善用臺灣強大的生物技術,創造更高層次的商品價值。」張威智另以自家神秘果外銷美國為例,採收果實後從中取出種子,再乾燥果肉、研磨成粉,製成錠狀食品;或直接將果實冷凍乾燥,再真空抽除水分包裝,空運到國外客戶手中,品質依然良好。

「國外客戶很信任臺灣製的品質,甚至會拿我們的肉桂純露去生產化妝品。」張威智發現,發展生技產品能打破農糧作物的食用侷限,遂與靜宜大學化粧品科學系教授合作,選擇對環境友善、不傷害人體健康的配方,開發清華桂洗髮精、護髮霜等洗護用品,亦推出肉桂咖啡、盤香等多元品項。

「還沒有設計其他周邊商品時,去參展都只有肉桂純露可以講,扣除設展成本也賺不到什麼錢。找人代工純露,每次回來的成品味道太多變,乾脆自己蓋加工廠,確保生產品質一致。」張威智很感謝父親的信任,不惜拿出退休金協助真桂導入精油萃取設備,利用枝葉製成清華桂精油及純露;太太輔助農場活動,或與廚師合作推出清華桂料理,或舉辦DIY體驗,還學習芳療技術,並取得芳療師認證,大力推廣肉桂精油。

每項新產品的誕生,多少伴隨著痛苦的研發過程。為了找出市場接受度高的肉桂咖啡,從產品定位、後製風味到充氮包裝,張威智曾喝了過量咖啡,遭醫師警告胃部出狀況,所幸最終研製出受客人青睞的獨家風味。「不管是咖啡或洗髮精,我們會參加相關社團和愛好者交流,免費提供樣品,請對方使用後寫問卷回饋,綜合多數消費者的意見來調整口味。」

活用園藝經驗,張威智更將肉桂產品結合園藝療育,拓展客群。「我們有開設臉書粉專、蝦皮賣場跟官方Line,跟很多客人聊到變朋友,每一則回覆都是寶貴的意見,讓我們能修正前進的軌道。」兄弟倆表示,暫時不會擴大肉桂種植面積,預計先做好行銷、提升銷售量,才能持續經營農場,朝培育肉桂藥材的目標邁進。

圖說=真桂自然農場研製多項肉桂產品,囊括芳療精油、咖啡茶飲、洗護用品等,願拓展臺灣國產肉桂市場。

自己的健康自己顧 與金銀花結下不解之緣
「我認為只要不用化肥跟農藥,種田其實是有益於身心健康的工作。」屏東農夫青草園負責人黃穎,長年從事塗料工程引發氣喘,怎麼治都治不好。在了解中草藥的過程中,偶然接觸金銀花茶,逐漸改善困擾許久的氣喘症狀。這場大病讓他意識到,人生後半場不該再耗費心神汲汲營營,而是追求健康平安。結束北漂生活的黃穎,開始在屏東老家竹田鄉種植金銀花,從前期育苗、栽種、採收到後期加工、推廣銷售,統統自己來。

金銀花別名忍冬,於《本草綱目》及其他中醫典籍中記有清熱解毒、消除腫痛的功效,俗稱「中藥抗生素」,但知曉金銀花的人是少數,實際栽種者更是稀少。「看天吃飯很不容易,更何況在臺灣種中草藥這種冷門作物,還要面對國外進口的低價競爭。中國金銀花很便宜,跟臺灣之間的價差高達6倍。我們到處拜訪中藥房跟草藥店,也找了大盤商,但都沒人願意收購。」

20年韶光一轉而逝,前10年幾乎零利潤,還曾遭抹黑攻擊,被冠上品質不佳的汙名。黃穎想過改種其他作物,或乾脆轉換跑道不要務農了,卻依然在質疑聲浪下專注於自己認同的工作裡,創造利己又利他的社會連結。

圖說=喝得健康也活得快樂,是屏東農夫青草園負責人黃穎投入金銀花栽種的緣由。

推動銀髮社區新氣象 無毒栽種,串聯樂齡生機
「金銀花的採摘不困難,加上有定期修剪做矮化,從7歲小朋友到90歲長輩都能來採。二崙社區高齡化滿嚴重的,如果把金銀花當作社區產業,不但可以讓老人家出門走走,跟鄰居一起採花聊天,也能活動身體、賺點零用錢,不用仰賴政府的補助金,還可以帶動村莊發展。」

如此試驗3年,他發現村裡80歲以上的長輩多了3位,代表金銀花產業是高齡化村落延續生機的一帖良方。「我們用金銀花打造景觀迷宮、婚紗攝影場景跟採花體驗區,吸引遊客來訪。」目前黃穎轄下的金銀花栽種面積共約5公頃,其中3公頃來自居民契作、2公頃則由他向縣政府承租田地耕作。

園區採花農約20人,每天上午6~10點及下午3~6點是最為忙碌的採收時刻。「天天鋤草,在花叢間距面積大的地方,可以用除草機,但靠近樹根的地方得要人工。我們是有機驗證的無毒農場,很少施肥,1公頃用不到1,000公斤,主要還是讓植物吸收自然土壤的養分。」

金銀花蟲害以蝴蝶幼蟲居多,唯春季啃食花蕾情況略為嚴重,整體損害率低於5%,因此黃穎不會特地噴藥防治。「偶爾大雨下太久,水流疏通情況不好時會有炭疽病,但機率很低,因為金銀花本身抗菌效果很強,不容易得病。」採後以太陽光日曬鮮花,雨季則改用烘乾機輔助乾燥。待花瓣完全乾燥後,直接包裝販售,不添加額外藥劑。

他點明,雖然中國金銀花低廉,但產區冬季下雪,採摘期只有2個月;臺灣金銀花可全年採收,每年10月至隔年3月是集中盛放的花期,尤以中南部氣候適合生產。金銀花從實生苗到成樹開花,需3~6個月,未來可持續採摘40年,無須翻土輪種。

圖說=採收下來的金銀花在陽光下曝曬3天,輔以乾燥機低溫烘烤6小時,色澤由金黃轉為暗褐色,注入一壺熱水便成金銀花茶。

產銷兩難全 盼企業參與永續經營
黃穎感慨,銷售是普遍農民心中的痛,小農人力有限,難以校長兼撞鐘,又要管種又要管賣。多數人選擇將農產品送往拍賣市場,卻可能在賺到收益前就被剝了一層皮。「或許這是金銀花幸運的地方,它在臺灣太冷門,連送拍賣市場的機會都沒有,我們得自己直接面對客戶,想辦法找客人。」

近年他與生技公司合作,鮮花產量約90%供給生技公司,製作金銀花喉糖、純露噴霧、潔膚露等生技產品,剩餘10%留作加工自銷。儘管效果不如預期,只能勉強打平成本,卻仍想開發更多有益於生活的金銀花產品,如寵物洗淨用品、景觀兼食用的居家盆栽等。「有些廠商會買我們的金銀花加進保健食品,目前有2家公司表明有意願和我們契作。」

今年5月,高雄醫學大學研究團隊證實金銀花具有抗病毒功效,可誘導人體細胞產生3種關鍵的微小核糖核酸(RNA),抑制病毒複製蛋白質,有助於增進身體免疫力,對抗新冠肺炎、登革熱及腸病毒。此消息一發布,最讓黃穎開心的不是產品銷量增加,而是愈來愈多人好奇金銀花,願意對金銀花產業一探究竟。

不少人因疫情衝擊影響生計,黃穎便聘請他們擔任採花工度過經濟低潮,如今開設臉書粉專與蝦皮賣場,有小編處理網路訂單,亦有專責人員代黃穎管理農場事務。

「我們優先雇用單親家庭、低收入戶跟身心障礙者,開放企業認養金銀花,認養1甲地約可照顧到20個弱勢家庭。在淨零減碳的趨勢下,達到兼顧環境和社會的永續發展。」他預估臺灣金銀花產業還有20年的榮景,期盼透過認養活動協助企業建立良好形象、扶植弱勢家庭自力更生,也讓金銀花產業在善的循環下穩健發展。

除了真桂與黃穎,尚有諸多農友在農業賽道上竭力奔馳。當清冠一號與防疫茶的需求熱浪,掀起了國人對臺灣植物複方的關注,待有關單位建立完善的藥食機制,將造福更多小農與業者投入本土中草藥產業。

圖說=傍晚是金銀花香氣最濃郁的時候,黃穎表示,只要給予充足的向上生長空間及日照環境,它是很好照顧的景觀兼食用作物。(圖片提供/黃穎)

※更多精彩內容請詳見《<a href=" https://www.agriharvest.tw/archives/category/harvest-monthly">豐年雜誌</a>》。
※瞭解更多,歡迎前往《<a href=" 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HarvestMagazine">豐年雜誌粉專</a>》。
※本文由豐年雜誌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FB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