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倫凱勒〔XII〕:「愛」的含義

目川文化 2019/09/27 10:01(80天前)
老師將我拉進懷裡,用手拍拍我的胸口,告訴我:「愛在這裡。」我無法理解她說的話,因為當時除了能觸摸到的東西以外,我幾乎什麼都不懂。


我嗅著她手裡紫羅蘭花的淡淡清香,用文字和手語交雜的方式問道:「愛就是花香嗎?」

老師回答:「不是。」

暖和的陽光照在我身上,我指著光芒照射的方向問:「這是愛嗎?」

在我看來沒有什麼比太陽更美好的了,因為它能使萬物生長不息。但老師還是搖搖頭,這讓我感到迷惘和失望,同時也覺得很奇怪,為什麼老師無法向我解釋什麼是愛?

過了幾天,我在玩把不同大小的珠子按對稱的方式串起來的遊戲,卻總是出錯,蘇利文小姐耐心地一一指出我的錯誤。我把注意力都集中在遊戲上,努力嘗試如何正確地排列珠子。這時,蘇利文小姐鄭重地在我的手心裡拼寫出「想」這個字。

剎那間,我明白了,「想」是指我的大腦在進行這個過程的名字。這是我領悟到的第一個抽象概念。

我一動也不動地坐著,試著根據這個新的想法找到「愛」的含義。那天,烏雲壟罩著天空,一整天都不見太陽的蹤影,在下了一場陣雨之後,太陽倏然出現,散發出耀眼的光芒。

我再一次問老師:「這是愛嗎?」

「在太陽出來之前,愛就像天空中的雲彩。」老師回答。她似乎察覺了我的困惑,於是用更淺白,但當時我仍無法理解的話,對我解釋道:「你無法摸到雲彩,但是你能感覺到雨。在炎熱的陽光下,那些花草、樹木和乾渴的土地是多麼希望能夠得到雨水的滋潤啊!愛也是摸不到的,但你能感覺到它滋潤心靈的甘甜。沒有愛,你不會快樂,也不會有心思玩耍。」

這些美麗的話語深深地印在我的腦海裡,我感覺到,我的心靈和別人的心靈之間,有數條無形的紐帶互相連接著。

從教導我的第一天開始,蘇利文小姐就像對待正常的孩子一樣對我說話。唯一不同的是她不是用嘴說出來,而是用手把句子拼寫在我的手心上。碰到我不會拼寫的字或詞語時,她會告訴我;在我無法繼續與人溝通時,她會從旁協助我。

(此書連載截止,歡迎閱覽目川文化其餘書籍的連載。)
FB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