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度」觸燃體內的亢達里尼能量……

柿子文化 2019/08/19 17:11(29天前)
在希瓦南達瑜伽導師班的那一個月裡,中心每天都會安排練習四小時以上的希瓦南達瑜伽十二套制式體位法,體位法的變化與難易度每天加乘增進。到了週五會放假一天,練習體位法的時段一到,中心便會安排不同的瑜伽老師教導,但此時往往只會剩下寥寥數位同學。
為了讓身體能夠快速進入希瓦南達瑜伽的靈性世界,課程前兩週的週五,我都沒有外出,繼續完成中心所安排的瑜伽體位法課程。
一日,晚餐排隊取餐時,一位來瑜伽村奉行多年業瑜伽(以無私的實際行動服務人群,達到捨棄我執與功德圓滿的一種內在瑜伽。甘地便是業瑜伽之奉行者),義務擔任日文翻譯、同時也教導瑜伽十餘年的日本女老師紀子,突然以生澀的中文對我說:「你的身體狀況、氣色,與剛來的時候有很明顯的不同。」連續幾日的觀察,她覺得我身上的能量純淨飽滿,與剛來時的能量全然不同。其實,來到瑜伽村第二週左右,有一件神祕之事已經悄悄地改變我的身體。
打從在瑜伽村生活的第一天開始,我們每天都沉浸在攝取天然蔬食、印度瑜伽體位法及唱誦的神聖能量當中。瑜伽村的網路訊號並不好,上網其實不怎麼方便,因此,我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閱讀書籍、課程、練體位法中渡過。



《靈修訓體與瑜伽的精采對話》

就在這樣的氛圍與環境下,密集訓練到了第二週,我竟然意外地「再度」觸燃體內的亢達里尼能量……
每天十二點左右,都有一股能量從胸口強烈地湧出,向頭頂蔓延,最後在離頭頂約一呎左右盤旋──每晚我都會在能量竄起時猛然驚醒。這股能量如脹大的氣球填塞在我胸前,著實令人難受。
這股力量與十幾年前初啟靈時狀況相符,此時的我已能運用呼吸法將這股能量再融合體內。當下,我讓自己處於無意識狀態,雙手在能量團處打出一長串的手印,呼吸轉入自動模式,配合手印時而緩慢時而快速,雙手時而在胸前,有時又轉到頭頂打出手印。雙手似乎有收攝能量的能力,將體外的能量集中於心輪處(有時是丹田)──這種情況就像是多年前在古坑地母廟前的靈動狀態。
雖然當下有足夠的力量應付這股莫名的能量,但是接連數日在夜晚發作,再加上隔天都是一連串緊湊的課程,導致我睡眠不足,常常在上課時陷入即將入睡的狀態,到了最後,晚上那股能量再次出現時,我僅能在迷迷糊糊下用僅剩的一絲意識與它抗衡──這種情況從原本的每幾日出現一次到最後夜夜發生,嚴重影響到我的睡眠與學習品質。讓我納悶的是,自十多年前的啟靈後,這股能量已經很久不再「覺醒」,怎會在此時又再度發生?
但是,每天紮實的瑜伽課程讓我無暇分心去思考這件事,直到那晚紀子的一席話,才又點醒我,應該要找出這股能量與近期身體快速轉化之間的連結。我心想,對於這股發自體內的能量,印度瑜伽又會如何解釋?既然冥冥之中來到了希瓦南達瑜伽村,我起心動念,想從四千年前古印度瑜伽這個不同的角度來了解此現象。
 


*你的心決定未來的格局,你要將這股力量帶往何處?

一天早晨,體位法教學結束後,我請略懂中文的紀子陪我去請益修練瑜伽超過四十多年的瑞迪總教練。沒想到,總教練聽到紀子轉述到一半,就揮了揮手表示他已經了解一切──原來,我這幾日夜晚身體所產生的現象,在印度瑜伽中稱之為亢達里尼甦醒。總教練的一句話宛如醍醐灌頂,瞬間貫通靈修與瑜伽之間的橋梁,原來,印度修練中脈的亢達里尼,與靈修一直在講的修練元神是一樣的東西。而靈修人在靈動時常出現的瑜伽體位法,其目的就是要疏通經絡與左右脈,讓亢達里尼進入中脈直通頂輪,產生超意識。
總教練表示,他的睡眠時間一天僅需短短三至四小時。總教練長期往來世界各地,對不同人種教授瑜伽,從五十至七十人的小班,到兩百多人的大班都有;此外,每天夜晚他還要進修閱讀,以及回覆世界各地讀者、學員的電子郵件呢!面對這麼多學員,舟車勞頓,再加上得額外撥出時間自我精進學習,所耗費的精神、體力一般人實在很難想像,而這背後支撐的力量全來自於亢達里尼。
總教練收起平日一貫的幽默,以嚴肅的口吻表示,並非人人修練瑜伽都能促使體內亢達里尼甦醒,這是萬中選一的機率。他用那雙深邃的雙眼凝視著我,懇切地問了我一句話:「你打算將這股力量帶往何處?」這句話,是每個人來到人世後一直在追尋的人生疑問──天命,除了結婚、生子、就業、工作外,人生最深層的意義是什麼?這個答案必須靠自己走出來。



總教練進一步解釋說:「亢達里尼甦醒進入頂輪後,將開啟瑜伽士一連串無可限量的力量與想像力,而亢達里尼也必將伴隨個人的業力與心願。」以總教練個人為例,他將畢生心力與志願放在推廣希瓦南達瑜伽,此志終生不移。
換言之,亢達里尼甦醒是為了幫助一個人加速完成他在此生的志願,而非如外界所想,具有飛天遁地、移山倒海般的神通力。因此,最重要的是,當事者必須釐清此生的信仰力,以及想將這股「力量」帶往何處?瑞迪總教練的解釋彷彿具有醍醐灌頂的魔力,打通全身任督兩脈般,瞬間讓我融會貫通古印度瑜伽、西藏密宗與臺灣母娘煆身法三者之間的連結。
總教練表示在結訓後會把他的私人電子信箱給我,待日後我想清楚「要將這股力量帶往何處」時──即確定未來的人生目標與志向後,隨時歡迎我寫信給他。其實,我老早就確定要將此生力量奉獻給無極瑤池金母的靈修,以及古印度瑜伽教學推廣了。
在與瑞迪總教練對話的過程中,我再次領受到一件事:
要跳出生命業力的束縛,必須先將今生之路走得圓滿、精彩;儘管兩者之間看似沒有太多的連結,但實際上卻是一體兩面。
不僅是總教練,與與伊凡助教還有其他助教談話讓我觀察到,真正有實修、對理論有深入研究的人都不甚喜歡談論超自然之事,他們寧可跟你討論瑜伽精神與生活哲理。我也認識不少深入宗教的學者與研究者,他們採取的態度大都是平常心──愈了解宗教真相的人,反而更輕鬆看待鬼神與宗教,愈不了解的人則愈怪力亂神。



──整理摘自《靈修訓體與瑜伽的精采對話》
FB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