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架公告

晚美人生之高齡金融暨長照規劃~從失智照護學習體貼家人

理財周刊 2022/06/10 11:30(237天前)


文.張淑敏

失智照護會碰到的問題,包含不同情況的「便便危機」。有些失智長輩會「挖糞塗牆」,有些會撿拾髒污的廁紙,晾乾、囤積,有些會試圖「毀屍滅跡」,甚至也有家屬驚恐地詢問:「媽媽把大便吃了,怎麼辦?」…

受過失智照護專業訓練,從事失智照護經驗豐富的照顧人員,懂得如何處變不驚,見招拆招。但是對於家屬來說,就算已經從許多失智照護課程中,知道失智者可能有這些問題行為,要能夠實際面對因應,仍是不可承受之重。

有問題行為的失智長輩,是否最適合的照護方式就是「機構」? 其實未必。因為專門提供失智照護的住宿型機構,依然十分稀缺。特別是許多尚有自我意識、行動能力的失智長輩,送進機構二至三個星期,就急速退化甚至逝世的案例,在長照現場並不罕見。新冠疫情蔓延第三年,長照機構群聚染疫頻傳,更淪為死亡率居高不下的重災區。

我們這一代面臨失智長輩的照顧問題時,多半是狼狽倉惶的上陣,來不及學習失智照護的技巧及心態、如何申請照顧資源、如何兼顧照顧者與受照顧者的權益,就陷入以失智者為中心的漩渦,身心健康、工作、生活都大受影響,有些人因為失智照護衍生的照顧衝突、高齡金融保護與經濟安全、法律問題,更可能成為流沙中年、未來的下流老人。

久病床前無孝子,照顧失智長輩已經不容易,若還需照顧單身的手足,將是人性的一大考驗。所以單身者更應提早部署自己的晚年,不讓家人面對失智照護的倫理困境,是對自己負責,也是對家人的體貼。

退休長照財務規劃需要資金,沒錢萬萬不能,因此,累積工作收入、持續投資理財、適當的保險規劃,都是不可或缺的。除此之外,打造晚美人生的金鐘罩,一定要把自己晚年想要的「照顧方式」、「照顧品質」規劃進去,善用意定監護制度、安養信託,確保選擇的意定監護人、信託監察人,了解失智照護,懂得如何連結長照資源,才能讓自己晚年的人身醫療照護得到保障。

當然,預立遺囑可以傳愛於家人,若資產豐厚,預立遺囑更是確保家人能在自己身後和睦相處、避免因為遺產分配問題而產生訴訟糾紛的關鍵。
有別於法定監護,民國一○八年新增的意定監護制度,讓民眾得以在有意思行為能力時自行選擇監護人,但是,意定監護人若只從配偶、子女、親友中選擇,範圍依然十分有限。

高資產的族群透過信託節稅、財富傳承給下一代,早已經盛行多年;將安養信託推廣於普羅大眾,希望一般民眾也能超前部署,則是拜近年信託2.0計畫所賜。但是民眾規劃安養信託,若沒有一併選擇適合的意定監護人簽訂意定監護契約以及指定信託監察人,這樣的規劃只是做半套。因為若法定監護人,終止或變更安養信託,則信託監察人、信託受託人,也可能無法捍衛信託受益人的權益。

擔任意定監護人,是個長期的承諾。專業意定監護人制度,更是台灣還沒有任何公益團體提供的服務。筆者希望透過《理財周刊》高齡金融專欄,能讓民眾關注高齡金融議題,並開始了解以親友擔任「意定監護人」、「信託監察人」,與筆者倡議的「專業意定監護人」、「專業信託監察人」制度,有何區別。

即便最後民眾選擇親友擔任意定監護人、信託監察人,至少都會對於如何選擇合適的人選,如何防範高齡金融剝削,有更多的認識,也能在面臨長輩或自己的長照問題時,多一些心理準備。本會的宗旨及任務,也就達成了。

(本文作者張淑敏曾任外商銀行銀行保險部主管(副總)暨簽署人,現為「高齡金融規劃顧問師」,某籌組中全國性社會團體「發起人代表」)
FB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