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裡的金智英

媽媽寶寶雜誌 2020/09/28 14:30(23天前)




文/Autume  編輯/葉怡君


從一個時尚雜誌的高階主管,搬到了宜蘭,成為地方媳婦。那些無法說明白的憋屈,讓她生了病,從身體到心靈都是。還好,她終於找到了善待自己的方式。
金智英,她什麼都有,看似幸福,可是,在那個狀態下她模模糊糊地感覺到自己似乎是不對勁了!「那個不對勁,就是妳好像被婚姻丟包了——妳在家的現場,但妳知道自己無法融入。」她說。

曾郡秋,京秋文化有限公司的負責人,是個創業者,作家,也同時是個小男孩的媽媽。

8年前,她居住在台北,為一時尚雜誌集團的高階主管, 2012年她決定辭掉工作從台北搬至宜蘭,在辭掉工作前的那幾個月,她說她開始看了很多跟教養有關的書,然後常常在辦公室落淚,她覺得好媽媽好像應該要有一種樣子,可是她對自己是否能成為那樣子的媽媽一點信心都沒有。她非常害怕自己有很多事情做不好,比方兒子很小的時候,她鼓起勇氣用推車帶孩子出去玩,「沒有人知道我心裡非常緊張,包括我自己。直到我常常夢見我不小心把小孩落在便利商店,我才發現自己壓力很大……」

從身體的密室裡,發現自己的心事

很多人聽到她要搬到宜蘭,甚至還要和婆婆住時,都會勸她在想一想,但她說,她認為婆婆的個性很好,相對坊間聽到的各類婆媳傳聞來說,她跟婆婆之間並沒有那樣的狀況。

2016年8月中秋節前,郡秋說她摸到自己胸部有一個非常小卻硬、且不規則的塊狀物,「我當時想,X的,不會中了吧!」經過一番檢查後,逞強的她自己一個人前往診療室聽取檢查報告。

當醫生宣布她得到零期乳癌時,隨即問她:「妳還好嗎?」她還笑笑回醫生:這有什麼了不起,零期又不是沒得治?「可是我一出了診療室,我就坐在一樓大廳大哭!」

那時候,她突然覺得很委屈,「那時候我先生打電話給我,我反而更難過,完全不想和他說話。」走出醫院大門,她在對面停車場上又大哭,「我就讓自己哭出聲音來,但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那麼矛盾,是我要他不要陪我來,但我又覺得沒人陪的我,原來心裡超委屈。」

幸福,是這樣嗎?

那,金智英在哪?

電影裡的金智英分裂了,祖先鬼魂找上了金智英,她才開始明白自己早被無形的傳統價值觀一圈圈圍了起來,都快滅頂了。

「生病之後,我才發現,自己也是被傳統價值觀一圈圈圍起來了⋯⋯

有一次她和婆婆深聊,才知道婆婆過往對公公的用心,「她說丈夫出門時她會把丈夫要穿的衣服都準備好,還會端一杯茶給丈夫喝⋯⋯」婆婆是這樣的女性,「但我呢?我花很多時間在事業經營上,我對家事無能,如果說我有哪一點像傳統婦女,那大概就是我還蠻愛煮飯的,但要我煮三餐我也是會翻臉的。」

在這樣一個被傳統觀念建立起來的家裡生活,對一個完全不傳統的她來說,當然這裡面會有很多挑戰,家家有本難唸的經,郡秋說,有些事她只能留給她自己,「有些事真的很私人,攤開來說對大家都很不公平,我只能說,我發覺自己的不快樂和壓力,是源自於傳統觀念對於女性的期待,我幹嘛啊我,我就算重新投胎也不可能變得像我婆婆一樣啊,那就做我自己。」

滿足於熱愛的事,開始善待自己

找到答案後,她開始真誠面對和滿足自己。2019年她開始完全放手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我做了京秋文化第一套產品——台灣好色,就是復刻台灣戒嚴年代出版的台語情色廣播劇,這套產品的情色場景好聽又好笑之外,它是一套保存古台語非常重要的文資材。」

除此之外,關注台灣飲食文化歷史的她,也在去年辦了一場「好色辦桌」,「辦桌文化很重要,它是唯一能把台灣菜的人情、自由、和講究民俗完整呈現的一個脈絡。」最重要的是,媽媽這個角色,「我愛我兒子,那就永遠不要懷疑自己是個最適合他的媽媽,如果無法接受被貼標籤,那就不要接受。」

現在的郡秋,知道全世界沒有善待她的不是別人,而是她自己,「你要我說搬到羅東這幾年的事,我覺得我己經可以遠遠的看著它們,然後覺得這一切是多麼幸運的,因為沒有當時,哪來的此刻。」

 

※原文刊載於2020年09月號《媽媽寶寶》403期。
※原文連結https://www.mombaby.com.tw/articles/9917023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媽媽寶寶懷孕生活網】https://www.mombaby.com.tw/
※本文由《媽媽寶寶mombaby》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FB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