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畫作撼動人心 彩墨巨擎巫登益

獨家報導 2019/05/22 15:44(92天前)
獨家報導
文:陳曉玫、陳煥鈞|責任編輯:林玟玟|圖:羅傳謙

據說一隻蝴蝶在巴西扇動翅膀,可能會導致在德克薩斯州的一場龍捲風,這樣的蝴蝶效應,也發生在藝術家巫登益身上。國小四年級的巫登益,還是一個懵懂的小學生,一堂美術課、一句話、一個小鼓舞,從此改變他的人生,讓巫登益立志成為一個畫家!

2008年曾被畫壇譽為【當代最具影響力華人藝術家】的巫登益,以墨色酣暢淋漓、用色大膽、造型多變和自動性技法展現,呈現層層漬染渴筆皴擦的渾厚筆墨之質感著稱,在數十年的創作生涯裏,他的作品也隨著他生命不同的歷練,有著不同的樣貌! 對於巫登益的作品時而暗沉時而亮麗,巫登益笑說作品是會說話的,當下何種心情就會在畫作上呈現,當心情是愉悅的,用色就會偏紅,心情憂鬱時,就會用藍色系來表現。但,這不是絕對的,最主要保持愉快的心情,再加上生活經歷整合,方能呈現自己的風格。例如第一銀行「勤.耕」展覽,這種創新是比較少見的,這是巫登益默默觀察的結果,是巫登益真正的到走進大自然,所呈現的山水是可居、可遊、可望、可行,心境舒暢,那才是真正的人間仙境。


巫登益作品《堅韌生命力》。

題材多樣化 創作無界限

對於創作的題材,巫登益說埔里山明水秀,所接觸的山川河流,小時候的印象,都烙印在腦海裡,但這是不夠的,必須去寫生,於是巫登益,背起行囊,遠赴大陸走遍八千里路,到黃山眼見奇松生長在夾縫中屹立不搖;到雲南,看見你拍手唱歌就會跟著舞動的跳舞草,甚至最遠跑到西藏、新疆,沒有走出去,就無法親眼目睹這些奇特景象。 許多藝術家尋找靈感時,有人需要喝酒,也有人需要在冬天泡在大水桶裡,千奇百怪的方法都有,但巫登益不菸不酒,只喝茶與咖啡。巫登益認為,每個人家事雜事多,沒有靈感,難道就不作畫了嗎?其實隨時隨地都要醞釀你的靈感,那怕是擠出一點空檔時間,你站在那裡思考,或是在畫紙上動了幾筆,靈感就自動會湧現!


巫登益作品《幽壑飛泉》。

學無止境 勤能補拙

巫登益認為學無止境,直到現在他還在師範大學研究所,用盡力氣學習,他認為像他這樣的年紀,還可以沒有壓力的創作,就如同所謂的勤耕,一分耕耘,一分收獲,天道酬勤,創作是永無止盡。 對於想要進入畫畫領域的後進,可以參加像藝博會等展覽,幸運的話,作品也會受到畫廊的青睞,雖然一開始收入微薄,但至少可以養活自己,若堅持想走繪畫的路,只要能忍受物質條件的艱辛,先苦後甘,就要決定走下去。

巫登益作品《飛瀑雷鳴》。

學畫一波三折 不改其志

國小四年級時,許多人對未來還是一片茫然,但對巫登益來說,畫畫卻是一生的志業,因為一堂名為自由畫的美術課,不知道如何下筆時,偶然瞥到粉筆盒上的長頸鹿,就以長頸鹿作為創作題材,卻也得到老師的讚賞,將畫作貼在公佈欄上,這對一個小學生來說,是莫大的鼓舞,也讓巫登益從此拿起畫筆,到現在這枝筆都還未放下,堅持到現在。 50年前的農業社會,想學畫畫,就必須要拜師學藝,母親在望子成龍的心情下,帶著巫登益來到埔里的裱褙店,希望老闆可以收他為徒,雖然老闆擅長山水畫,但卻不願收徒弟,無奈只能暫時擱置學畫的想法。16歲初中畢業後,跟著母親來到台北,不放棄學畫的巫登益,到處打聽學畫的地方,但因家境不好,升學也不易,最後只好念高中夜校,白天在畫室打工。 民國56年,巫登益總算找到老師,第一位老師,住在他的畫室,老師只給一些零用錢買生活用品,沒有休假,更沒有薪水,只有在過年時才有假期,這樣的日子過了一年,後來另找的那位老師名氣很大,原本希望白天學技術,晚上求學,但老師一聽是夜校生,無法從早上畫到晚上,只好放棄。 真正啟蒙的是第三位老師,李老師是師大的教授,教授工筆畫、專畫百子圖,他以傳統畫作營生,剛開始就有兩三個學生住在他那裡,睡在地板上,後來他的畫作受到大眾喜愛,非常暢銷。之後招攬了許多學生,但由於正值十七八歲的發育年紀、食量較大,影響他的收入,待一年多後,當兵就離開了。

[

巫登益作品《小城夕暉》。

經濟起飛 盛況空前

2年後巫登益從馬祖退伍回來,正逢十大建設台灣經濟起飛,開放日本觀光客來台,他們對台灣畫家的作品非常有興趣,同門的師兄,因此在短短2年間,就因為賣畫買了兩棟房子,他請了二十個學生幫他作畫,幾乎所有的畫,裝上貨櫃大量銷往日本,這種盛況是無法想像。 當時士林的天地畫廊,畫廊裡有二三十個穿制服的售貨員,一輛一輛的遊覽車過來,觀光客一來,把所有牆上的畫作,我們叫卷軸(かけじく),全部打包回去,售貨員手都沒停過,消費力驚人,想要再經歷這種盛況已不復從前了。

從事畫廊 經營兼創作

曾經有一位畫商,跟巫登益一次訂了一千張竹子,規定一個禮拜交件,在驚嚇之餘轉念想,這是鍛鍊自己運筆的機會,每天畫個百來張,強迫自己進步,甚至於讓自己有一份收入,何樂而不為。 退伍回來後,巫登益也畫過廣告招牌,最後,還是堅持畫水墨畫,29歲時,買了人生第一間房子,也在和平東路經營一家畫廊,一做就30年,巫登益的畫廊還兼做裱背的工作,這份工作一面巫登益還可以創作,一面還能經營畫廊,雖然辛苦也甘之如飴。


巫登益作品《海韻》。

不斷進修 尋求養份

58、59歲後巫登益決定退休,專心創作,當時推出第一本畫輯,那階段的作品,還是屬於傳統的畫作,到民國71年,經營畫廊時,就萌生回校園繼續深造的念頭,於是到文化大學進修,結業時跟歐豪年老師到他的畫室繼續跟他學畫,為了要好好吸收老師的精髓,別人跟老師學畫是坐在座位上,而巫登益則站在老師背後,像站衛兵一樣一站就是6年,而且每次就站兩、三個小時,巫登益認為最大的收穫是站在後面,才可以看到老師如何運筆、用色、用墨,才可以一目了然。 除了歐豪年之外,巫登益還拜師張進勇,他的畫風屬於水乾,自動性技巧,對巫登益影響甚大,結合之前跟歐豪年老師學得嶺南派,綜合起來後,就成為他獨特的風格。 巫登益覺得他不是一個墨守成規的人,就像他在海南島遇到陳顯棟這位90歲的私像畫派畫家,雖然他以西畫創作為主,卻有東方的氣息,陳老師鼓勵他,繪畫就是要求新求變,在市場中走出自己的路,只畫抽象畫,即使在抽象中帶有寫實也要屏棄,這只是他的想法,巫登益從他身上學到色彩的運用,這是很大的收穫,對巫登益來說,把過去現在所學的融會貫通,不只呈現單一畫風,不斷加入新的元素,求新求變,那才是他想要的。

人生第一次畫展在雞寮仔

開畫展是每一位畫家夢寐以求的,從小在鄉下,家裡後面的雞寮仔,就是巫登益開畫展的地方,那時候才十幾歲,他把作品掛在雞寮仔的鐵絲網上,那時候真正的知音就那些雞鴨,雖然如此,巫登益還是樂在其中。巫登益希望透過展覽,把作品創作的理念傳達出去,沒有出去展覽,別人也不懂你的作品。巫登益認為不論是省立博物館辦展或是接受邀請到韓國開畫展,每次的展覽就是一種歷練,就會自我要求,總是虛心接受外界的批評和建議,這樣讓他的作品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
FB留言

其它文章

  • 旅遊入住飯店必看!謝沅瑾教你避開這些禁忌

    文:張淯 社長|圖:中華周易道派、中華堪輿道派、中國正統民俗風水教育協會|責任編輯:陳煥鈞|核稿編輯:林淑妙 旅遊旺季要到了!出門旅遊在外除了注意交通飲食,自身財產

    獨家報導 48天前
  • 溫柔的革命

    文:張淯 社長|責任編輯:林淑妙 日前,兩名華航女機師,發動台灣史上首場機師界的「溫柔革命」,帶領以男性為主的工會成員衝鋒陷陣,這場台灣民航史上的罷工,震撼了台灣社

    獨家報導 48天前

降雨:

氣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