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花光積蓄到暢銷作家 王瑞閔要建熱帶植物園

全球中央 2022/11/02 14:30(95天前)


王瑞閔多年矢志要在台灣建一座熱帶植物園,即便花光積蓄終不悔。王瑞閔的母親從小看著兒子從植物愛好者變成「植物狂人」,「我常說自己的兒子是傻人,對植物比對家人好」!

文、攝影/蘇木春 (中央社記者)

寫出一本本植物科普書的暢銷作家「胖胖樹」王瑞閔,曾投入房仲工作籌措款項蓋植物園,卻因專注相關研究花光積蓄。所幸投稿出版社獲得書籍出版契機,寫出一個個植物故事的他,至今仍不放棄夢想,希望有朝一日能蓋出一座屬於台灣人的植物樂園。

兒時雜誌裡的熱帶雨林 引領著他築夢

這天下午,記者驅車跟著王瑞閔來到南投縣山區一處約150坪的園區,一進門可見一盆一盆的樹種,以世界各地區分門別類整齊排列,溫室中也可見各種樹苗,宛如一座小型熱帶植物園。

王瑞閔指著園區門口那棵麵包樹笑著說:「這是我收集的第一棵樹,也是起點。」當時他從國三升高一,在台中國光花市以一棵新台幣50元的價格買下,自此打開植物研究的大門。

王瑞閔說,小時候喜歡看科學雜誌,其中有一期介紹熱帶雨林讓他感到嚮往。他不是來自優渥的家庭,都是從電視跟書籍去認識熱帶雨林,因此希望有一個地方,讓跟他一樣無法出國的小朋友,可以知道亞馬遜與東南亞的熱帶雨林長什麼樣子,這也讓他畫下蓋熱帶植物園的藍圖。

王瑞閔有空就往圖書館跑、收集資料,規劃未來植物園要種什麼植物。成績優異的他,大學也毫無思考便選讀臺灣大學森林學系及研究所,一心一意往植物研究的道路走。

碩士畢業後王瑞閔思考未來方向,他認為從事研究工作雖然收入也不會太差,但不可能實現他想蓋植物園的夢想。他偶然看到商業雜誌,有一期報導各行各業的業務員,讓王瑞閔對房仲的高收入感到嚮往,希望藉此籌措經費,便在2008年退伍後進入房仲業在台北發展,並利用每個月少少的五天休假四處蒐集熱帶植物。

2013年3月,王瑞閔到高雄參加喜宴,要離開時在高雄文化中心外看到三棵吉貝木棉,他突然發覺離夢想越來越遠,也想起自己進入房仲業的初衷,當時他在店內的業績名列前茅,在主管強力慰留下仍決定離職。

耗盡積蓄家人難諒解 寫書暢銷成轉機

王瑞閔回到家鄉台中後,先從事植物研究工作,接著在2016年創業成立植物調查公司,並在台中大里租下30坪的土地,存放多年來收集的各種熱帶植物。初創業雖然小有成績,但畢竟屬於冷門行業,租地、房貸、植物照顧等支出龐大,甚至遇到客戶拖欠費用,一年就讓他花光多年積蓄。

「那時候真的很辛苦,親友都認為我在亂搞!」王瑞閔回憶青黃不接的時期,他曾嘗試投履歷到社區大學、咖啡廳尋求演講機會,因為經濟壓力,母親與妹妹都不願跟他說話,友人甚至提議將蒐集來的植物賣出,但他不願意將自己的心血付諸流水。

王瑞閔就讀大學時,便設置部落格分享自己的研究心情,友人建議他可以將成果寫成書賺版稅,他便擬出植物圖鑑出版計畫向出版社投稿,但長時間石沉大海讓他一度想放棄。

好在2017年出現轉機,城邦集團麥浩斯出版社社長張淑貞與王瑞閔聯絡,後來一連出版了《看不見的雨林─福爾摩沙雨林植物誌》、《舌尖上的東協─東南亞美食與蔬果植物誌》等多部暢銷書,接連獲獎也讓他成為知名科普書暢銷作家。

王瑞閔表示,他一直認為熱帶植物是文化資產,植物不是只有生態,對人類的文明有很大的影響,熱帶植物跟世界各地有緊密的連結,他想要透過寫書的方式傳遞這樣的概念,書的暢銷讓他認為老天也回應他的夢想。

不只要建植物園 要打造有趣的主題樂園

走在小型植物園內,王瑞閔帶領記者認識各區域所代表的樹種,他特別介紹大學實習時,採集成功種植的十字葉蒲瓜樹,十字型的葉子別具特色;園內種植多種橡膠樹,他也輕鬆辨識說明外觀特色,並對台灣種植的歷史瞭若指掌。

提到植物園裡的各種植物,王瑞閔說,有些植物是買的,有些撿種子培育,有貴也有便宜的,但對他而言就像是家庭成員,也都有自己的特色與故事,至今他已蒐集超過1,300種植物,光是他最愛的麵包樹就有15個物種。

王瑞閔介紹,在台灣的熱帶植物,受限颱風等氣候條件,與其他國家相較,同樣的植物在台灣生長都會較為矮小,例如平地常見的茄苳,30公尺高就已經非常驚人,但在東南亞地區的熱帶雨林大多可以生長至50、60公尺。

他指出,台灣有很多熱帶植物,是東南亞也有的,大多在恆春半島、蘭嶼等地分布,而且多半都是稀有植物。民眾會有入侵種的誤解,認為外來的熱帶植物都是入侵種,其實大多數外來的熱帶植物都不是很強勢的植物,很多在台灣甚至不容易存活,跟小花蔓澤蘭、銀合歡等植物有所不同。

至於他從小立志要蓋植物園的夢想,王瑞閔說,熱帶雨林植物園就要營造出森林的感覺,他認為植物園應該要帶入人文內容,例如東南亞地區有很多水上市場,他希望在植物園內放入水上市場,這樣植物園才會好玩,營造出主題樂園的概念。

他表示,台灣所有的植物園都有蘭嶼區,但民眾常不知道蘭嶼區的植物特色,其實只要放一個原住民的拼板舟,將搭配使用的各種植物標出,透過現場植物介紹讓參觀者有連結,進而拉近距離。此外,東南亞美食常用大量香草植物入菜,若在園區設置餐廳,可以讓遊客知道吃下的是哪些植物,例如打拋跟九層塔就是不一樣的植物。

他提到,國外每座植物園都超過百公頃規模,且都是當地的知名景點,台灣現有的植物園相較之下規模較小,且大多不收費或是票價低廉。一座植物園必須收費合理,才能靠自己的力量永續經營,台灣的氣候與地理位置佳,理應可以設置很棒的植物園。

矢志闡揚植物文化 「傻兒子」熱誠感動媽媽


近年因為疫情,全球興起一股種植植物的熱潮。王瑞閔說,自己正面看待這樣的趨勢,他身邊也有很多朋友因此開始種植物,向他請教種植的技巧,進而對植物產生興趣,甚至花時間了解植物的歷史文化及生態保育。

王瑞閔強調,所有事情都有好的一面,也有相對較不友善的一面,他很樂觀地去看待,也因為這股熱潮,說明植物對人來說能夠釋放壓力,證明植物在人類社會中占有一定的角色。

談到照顧植物,王瑞閔說,他常講必須願意不斷實驗與嘗試,不要因為一點挫折就放棄,他從小也很常種死植物,時常感到難過,建議可以從容易取得的植物去學習種植,例如用鳳梨頭、吃剩的水果種子練習,讓生活可以因為植物更美好。

王瑞閔的母親蔡美淑從小看著兒子從植物愛好者變成「植物狂人」,只要有空也會協助照顧植物。「我常說自己的兒子是傻人,對植物比對家人好!」蔡美淑說,曾經生氣想要乾脆把樹都處理掉,因為照顧這些真的很累,但看到兒子的熱誠便覺得辛苦也值得。

蔡美淑說,蓋熱帶植物園的目標不容易,一個人一定沒辦法完成,需要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幫忙,讓一代一代的小朋友了解熱帶植物對人類的意義。


本文轉載自《中央社全球中央雜誌》。全球中央電子書請連結:
https://www.ysgoshopping.com/
FB留言

其它文章

降雨:

氣溫:

合作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