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疫情的義大利 義式咖啡重新飄香街頭

全球中央 2022/04/01 16:00(140天前)

當義大利人點一杯「咖啡」,指的是一口能飲盡的義式濃縮咖啡。濃縮咖啡不只是一種飲料,它是一種真正的儀式,是義大利人國家認同的要素。


文/黃雅詩 (中央社記者)


「請給我咖啡和牛角麵包!」若你在早晨踏進義大利街頭任何一個咖啡吧,大概會聽到不下千百次這句話。

義大利人的一天 從咖啡麵包和閒聊開始

義大利美食聞名全球,不少人以為義大利早餐也像台灣流行的「早午餐」(Brunch)那般豐盛,但事實上義大利早餐的簡約與重複性到了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

許多義大利人習慣天天到住家或公司附近的同個咖啡館報到,點同樣的咖啡、吃同樣的麵包,許多熟客因出沒時段固定,不必刻意相約也能天天在咖啡館碰頭閒聊,這種比「全家就是你家」還熟悉的溫馨氛圍,是義大利人愛泡咖啡館的重要原因。

到咖啡館為的不只是喝咖啡,更是義大利社交文化的基礎。台灣人喜歡的文青咖啡館,最好能拍出與世隔絕的空幽感,健談的義大利人則更愛擠在咖啡館吧台,一面抬頭跟店員哈拉,一面聽到左鄰談政治插上兩句,聽到右鄰抱怨婆媳問題又立刻轉檯。

疫情陰影餘悸猶存 咖啡館社交文化遇危機

這種咖啡館社交文化,在COVID-19疫情爆發後受到重創。義大利2019年首先爆發疫情的兩個小鎮,重要傳播場所就是咖啡館,當時一位超級傳播者,在咖啡館輾轉傳給數十人,義大利當時還很輕忽病毒傳播力,只見她對著鏡頭喊冤,說自己只是天天去咖啡館吃早餐錯了嗎?難道她去每個人杯子裡吐口水嗎?

隨著疫情惡化,義大利陸續實施封城、禁止內用等限制,加上邊境管制導致觀光客銳減,義大利從北部威尼斯到南部拿波里等各大城市,都傳出百年咖啡店暫時歇業,甚至永久倒閉。威尼斯花神咖啡館(Florian)在歇業六個月後,去年5月重新營運,但許多咖啡店就沒那麼幸運了。

根據義大利《共和報》1月報導,佛羅倫斯約有三成咖啡館關閉,儘管疫情限制逐漸鬆綁,Omicron變種病毒的高傳播力,卻讓義大利每天維持高達數萬的確診案例,一位咖啡店長直言「店員不斷因生病或接觸染疫者隔離,有時幾乎沒人可以上班」。經過兩年疫情陰影,即使歐洲一步步解除口罩、飲食限制,不少顧客對重返咖啡館社交生活仍感卻步。

義式濃縮咖啡申遺 是儀式更是國家認同

為了讓義大利咖啡文化重返光榮,義大利農業部今年1月批准了一項計畫,決定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申請將義大利的咖啡儀式列入「非物質人類文化遺產」。義大利農業部長強調,在義大利,濃縮咖啡不只是一種飲料,它是一種真正的儀式,是義大利人國家認同的要素,標示出義大利在國際社會與眾不同的獨特性。

義大利農業部認為,義式咖啡除能反映義大利長久以來的社會文化,也是義大利經濟推手,義大利有多達800家咖啡豆烘焙公司,98%義大利人都飲用濃縮咖啡。

說到獨特性,義大利人對咖啡的稱謂和飲用習慣確實和世界許多國家不同。當義大利人點一杯「咖啡」(Caffe),無須任何加註,指的就是一口能飲盡的義式濃縮咖啡,這種咖啡香氣濃郁,喝下可迅速提神,但比起大分量的美式咖啡其實咖啡因較低。義大利人不只早餐喝,工作休息時間喝,午、晚餐後若不想吃甜點,也可以點濃縮咖啡當套餐結尾,一天喝下四、五杯稀鬆平常。

卡布奇諾是早餐咖啡 午後飲用很「外行」

傳統義大利人不喝美式咖啡,若真想口感溫和些,可以點大概能喝上兩口的長版濃縮咖啡(caffe lungo),或加了一滴奶的瑪其朵咖啡(caffe macchiato),但千萬不要以為會有焦糖之類的花樣,或像「拿鐵」、「法式牛奶咖啡」的重乳口味。「瑪其朵」在義大利文是斑點之意,因此真的就僅是在濃縮咖啡上滴上一小團奶泡,至於「拿鐵」在義大利文指的是牛奶,所以若到咖啡廳單點拿鐵,店員只會問你要不要灑點可可粉,跟咖啡完全不相干。

義式早餐咖啡的另一熱門選項是「卡布奇諾」(cappuccino),正常大約是咖啡上鋪著一層奶泡,但有時會聽到挑剔的客人指定要「白色」或「黑色」的卡布奇諾,白色奶量較高,黑色咖啡量較多,店員一般會送上剛好適合入口溫度的咖啡,若想燙口最好特別告知要「滾燙的」(bollente)。

義大利人覺得牛奶不易消化,午餐過後還喝含牛奶咖啡是「外行」行徑,若午後到咖啡店點卡布奇諾,往往可感受從咖啡師與周遭飄來各種不屑眼神,多數傳統店家也不賣現做的冰咖啡,只有熱咖啡。不過,大城市名店多半已對觀光客五花八門的口味見怪不怪,只要小費給得慷慨,就算上門點冰美式咖啡,店家仍會眉開眼笑。

本文轉載自《中央社全球中央雜誌》。全球中央電子書請連結:
https://www.ysgoshopping.com/

FB留言

其它文章

降雨:

氣溫:

合作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