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時空的愛之信號──死後溝通

柿子文化 2020/03/03 15:22(200天前)
有一種特殊的語言能夠超越時空--這種語言不會被僅有的言詞限制所拘束,而是由記號、符號、能量與思想所構成。唯有在你真正留心時,才能聽見和看見這種語言……。

你的親人在離開人世,再次安頓下來以後,通常會極力想獲取你的注意。他們試著告訴我們,他們已經度過死亡這個階段,還有他們很愛我們,想要我們盡情享受自己的生活。
要留心,因為可能是他們讓那道彩虹畫過了你的面前;讓你聽見收音機播放出那首熟悉的歌;讓你做了那個特別的夢,在夢中他們看起來既快樂又身體健壯……。他們想要你知道:「我愛你,我並沒有離開,我還在這裡,就在你的身旁。你可能看不見我,但是我就在這裡。」
這些特殊的信號就是所謂的「死後溝通」。死後溝通的進行方式並非是透過靈媒或通靈師,你不需要某種工具就能接收到或解讀這些訊息。死後溝通是一種心靈上的體驗,它的出現有許多形式,而且一般都相當私人。有些人會收到專屬於他們的特殊信號,以下是我最近聽到的一個關於不朽的愛的感人故事……



沙錢──愛的紀念品
潔芮與大衛有著一項他們經常兩人一起進行的唯美浪漫儀式:他們會前往當地的海灘散步,手牽著手看著美麗的波浪向他們湧來;只要他們身在那片特別的海灘,他們通常就會尋找被沖到岸上的「沙錢」--他們很少不隨手帶些沙錢回家。
他們結了婚,生了個女兒叫萊麗,還有兩個兒子泰根與羅根。一切看起來幾近完美,然後發生了一件令人極度震驚的事,大衛罹患了高侵襲性的癌症,而且走得太快。潔芮失去了她的一生摯愛與她最好的人生夥伴;他們的孩子則失去了寵愛他們的父親。
就在大衛過世幾個月後,一天潔芮在客廳陪她的小兒子羅根玩,當時羅根只有八歲。最近,他們倆都非常想念大衛。羅根即將開始一個新學年,那是他在高年級的第一年,潔芮知道,羅根希望在這個重要的日子裡他的父親能夠在那裡支持他,便伸手輕聲說:「你想要跟我一起下去到沙錢海灘上散個步嗎?」在她甚至還沒問完,羅根便面露笑容跳下長沙發跑向大門!
當時是九月的第一個禮拜,海灘上幾乎空無一人。就像過去潔芮與大衛一起做過的許多次一樣,他們什麼話都沒說,便開始找起了沙錢。他們沿著海灘來回走,將沙堆推到一旁,對海岸搜索尋找著,但不論找得多努力,就是一個沙錢都找不到。
羅根的臉上浮現藏不住的挫折與沮喪。
潔芮抬頭看向天空,在心裡說:「大衛,拜託給我們個信號。羅根明天就要開學了,而他現在真的很需要來自天堂、來自於你的一聲問候。」
潔芮將臉轉開了一會兒,這樣羅根就不會看到她的臉上有眼淚慢慢淌下。
就在那時,她注意到有艘小船即將靠岸。她可以發誓那艘船之前並不在那裡,她不知道它是從哪裡出現的。在船上的那個男人站起身,一邊揮手一邊大喊:「哈囉!你們在找沙錢嗎?」
「沒錯!」他們兩人齊聲回喊,興奮的喊叫聲在空中迴盪。
那人帶著微笑指點說:「去那裡的那片沙洲找找看!」
潔芮與羅根向他道謝,接著便用跑的穿過海灘。潔芮回頭瞥了一眼,但是那人已經將小船掉頭直接離開。她心想,這真是奇怪,那人沒有問他們是不是在找貝殼、海玻璃或心形的石頭,反而明確提到了沙錢!
羅根興奮地跑在前頭,希望能夠找到一個紀念品就好。令他驚奇又欣喜的是,他很快便看到沙中露出一個新鮮的沙錢!接著一個又一個的沙錢出現在他眼前。他們愈找愈多!
潔芮聽見她的兒子高興地大叫,她面露微笑。「媽,媽,這裡又有一個!」他們找到的沙錢多到裝滿了他們身上的每一個口袋。
羅根邊笑邊抬頭看她,他的眼中滿是淚水。「媽,這比中了樂透還棒!」
在潔芮的心中,她知道是大衛助了他們一臂之力。她閉上眼睛,感受到輕柔的和風拂過她的臉龐,就像是一個吻。她的皮膚因為他的出現而顫動。
羅根繼續問道:「媽,在船上的那個人怎麼知道我們在找什麼?我猜是爸在跟我們打招呼!」
我確信會有更多更多的沙錢(以及其他死後溝通體驗)等待著潔芮和她的家人拾獲。這一切會一次次帶回永遠為他們所珍惜的快樂回憶,讓人想起那些陽光、笑聲、輕鬆愉快的散步、溫柔的擁抱,以及充滿愛意的吻。



FB留言

其它文章

降雨:

氣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