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真的同情心!你應該避免因為同情心而背負難以消化的情緒

柿子文化 2019/03/25 10:33(233天前)


你會讓囚犯和精神病患位居國家的立法要職嗎?不會。但是,當我們懷著激情與疾病的念頭時,就是允許思維的罪犯與瘋子篡奪統治權,主宰我們存在的福祉。
所以,我們應該尋求健康、成功與良善的念頭,並謹慎面對談話中一切令人沮喪的主題、每天充斥報紙的犯罪與災難事件,還有令人揪心卻並未以藝術魔力將悲傷轉化為美的小說、戲劇與電影。
當然,這並不是說,我們應該不斷自我檢視,只要有害的念頭一冒出來,就要隨時掐滅;當然,這也不是說,我們應該像鴕鳥一樣把頭埋進沙堆,宣稱疾病和邪惡都不真的存在。有時候,出於道義,我們必須把注意力放在邪惡而令人沮喪的事物上,這的確是有必要的,如果硬要去忽略這些,就容易讓人道德喪失。
我想說的是,當我們面對這些時,有負面的做法,也有正面的做法。

#不要再曲解同情心了
同情心經常被看成是一種「被動過程」,彷彿我們在同情他人的時候,也允許自己被他人的悶悶不樂、軟弱與心理不健全所影響──這是不對的。
請想一想以下這件事:
如果朋友罹患天花或猩紅熱,你會讓自己也患病來表現同情嗎?你不會,要真的是這樣,就是對你所住的社區犯罪。
那麼,你為什麼會讓自己受不健康的念頭所影響呢?就像人們在看到饑荒與鼠疫的悲慘故事時會心有戚戚焉,甚至維持很久很久,但顯然這是錯的──唯一的結果只是導致讀者的陰鬱與不健康,進而成為家人的負擔。
我們的確需要理解這類災難,這點毋庸置疑,但是──我們不單是要認可「惡」的存在,更要尋求克服「惡」的最佳方法然後我們就可以期待達到鼓舞人心的目標,並運用意志力來為此服務。

#自我暗示不是要你當鴕鳥或對事麻木不仁

自我暗示一點也不會造成麻木不仁,反而能產生主導,提供最能展現真心同情的方法。
每當憂鬱的思維出現時,不論是來自外界或內心,我們都應該默默將注意力轉移到光明的事物上。
就算我們遭受的是真實的病痛,但只要在能力範圍內,就不該讓心思停留在病痛上。允許心思盤旋在這上頭,有可能讓疾病惡化百倍。避免把焦點放在病痛,並以療癒性的自我暗示予以抵抗,就能把病痛的威力降到最低,並應該能成功根治病痛。

──整理摘自《暗示自我的力量》



FB留言

其它文章

  • 童顏巨乳真可怕!

    我不清楚你的情況如何,我是70年代的小孩,在我成長的黃金歲月中,女孩們通常在13~14歲時,才開始穿胸罩來保護剛發育的乳房,但現在有些8歲的女童胸部已經發育到像潘蜜

    柿子文化 5天前

降雨:

氣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