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可以去評估另一個人是否值得繼續活下去

柿子文化 2019/03/17 11:14(101天前)
幾乎所有所謂原始的醫療都是透過儀式來運用安慰劑因子,強化療癒力量中的肯定面向,不管是按照外在神明或內在能量的定義。信心療癒憑藉的是病人對於更高層次力量的信念,還有做為通往這個力量管道的治療師的能力,有時候只要一件小東西或是聖人的遺物,就擁有足夠的力量。
對相信的人來說,貼著「露德聖水」標籤的瓶裝水,即使裡面只是裝自來水,都具有治療的力量。所以,信奉基督教的科學家有時候也能夠成功地自我療癒,因為他們接受的教導是要尋求心靈的平靜,並將自己交付給更高的力量。這就是為什麼醫師除了要像一名好的「技工」,也要有能力給予他人信心。病人的希望與信任能夠產生「放鬆」的效果,不但能紓緩壓力,也常成為痊癒的關鍵。
不幸的是,平靜通常要等到死亡靠近的時候才會出現。在這種時候人們才願意鬆手。我見過許多瀕臨死亡的病人,仍在為了電費帳單或是小孩熬夜太晚而煩心。如果我告訴他們說:「別管那些了, 好好享受這一天吧,也許這就是你生命中的最後一天呢。」
隔天早上,我會發現他們狀況好很多,胃口也很好。
我問他們發生了什麼事,得到的回答是:「我照著你的話去做了。」




◎療癒是需要創造力的行動
我常常收到接收我轉介病人的醫師寫的信。醫師如果報告病人的狀況有很大的進步,他們幾乎不會提到病人在信念與生活方式上的改變,但如果我問了,就會發現病人總是有了很劇烈的變化,心中更充滿愛、更寬容接納外界。不過如果醫師無法接受這方面的想法,病人也不會說。
醫師必須學會隨時抱持希望,即使在幾乎是臨終之際。意外的痊癒常常會在這時候發生。病人尋求的不是醫療方面的蓋洛普民調結果,他們想要的是能夠導向成功的關係。他們希望有人對他們說:「堅持下去,你可以的,我們會幫你。」只要病人還有求生意志。我們不可以去評估另一個人是否值得繼續活下去。只要我的病人活在一個他們覺得有價值的狀態下,我就應該要幫助他們繼續下去。
然而,如果病人決定自己可以死了,我覺得順從他們的心意也不見得是矛盾。我可以幫他們抒解消耗能量的衝突,也明白這樣的抒解可以引發治療的效果。因此,雖然告訴病人他們會在何時死亡,具有毀滅性的力量,而且不應該在治療過程中發生,但接受死亡並不是要奪走生的希望。矛盾的是,準備死亡的步驟反而可以引發生機。
舉例來說,有一名癌症病人在某個週五時看起來很糟,告訴我她想死。我說:「跟妳的父母、孩子說說自己的感覺,就會好一點。他們不知道妳現在心情有多糟。」星期一我回到醫院,她看起來精神很好,戴著假髮,穿著套裝,還化了妝。我問道:「發生什麼事了?」她說:「我跟我爸媽和孩子說了自己的感覺,然後我心情就變好了,不想死了。」後來她就出院了。
除了需要樂觀之外,診斷的任何部分都不應該被隱瞞。真相永遠都能帶著希望表達出來,因為沒有人能確定未來會怎樣。此外,我現在可以接受疾病,把我最重要的工作看成幫助病人達到心靈平靜。這會讓身體問題以正確的比例顯現出來。痊癒不是唯一的目標,更重要的是學會如何無懼地活著,生命中充滿平靜,最後死亡也能平靜。然後療癒的力量就會發生,不會感覺到自己注定失敗(相信自己所有的身體症狀都能痊癒,永遠不會死)。


FB留言

其它文章

  • 最糟的2種糖

    蔗糖(一般我們使用的糖)和高果糖玉米糖漿(高果糖玉米糖漿五五)都是半葡萄糖加半果糖,所以它們提供的是最糟的兩種糖。 果糖會刺激肝臟製造三酸甘油脂,而葡萄糖會刺激胰島

    柿子文化 14天前
  • 只攝取600大卡熱量的低脂飲食仍得糖尿病

    在南非,起初在那塔爾擔任全科醫生的喬治.坎貝爾,後來在杜邦的金愛德華八世醫院經營糖尿病門診。 1950年代初期,坎貝爾醫生的父母染上2大類疾病,在那塔爾的白人容易遭

    柿子文化 18天前
  • 史上第一本減肥暢銷書在紅了一世紀後「被消失」

    威廉.班廷是一位肥胖的男性,1862年,66歲、165公分高的他體重已超越90公斤,他無法蹲下來做繫鞋帶等動作,也無法不忍著巨痛和艱難擠進符合一般人所需的狹小空間。

    柿子文化 22天前

降雨:

氣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