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E線上課程、無塵室改產口罩、免費飯糰 不談成本只談價值 日企暖心齊抗疫

能力雜誌 2020/04/06 14:00(58天前)


【文/李世暉 圖片提供/Gettyimages】

日本為了應對新冠肺炎嚴峻的疫情,祭出多項措施,一方面要求停辦國內的大型體育和文化活動;另一方面則宣佈全日本中小學及高中等學校自從3月2日起,緊急臨時停課,直到春假結束(4月6日);同一時期,日本經濟產業省也與企業團體會商,提倡實施包括遠距辦公、彈性時間通勤等臨時措施;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和國際奧委會(IOC)緊急電話會議後,最終因疫情延期,改辦於2021年夏季。

迪士尼童話魔力難敵疫情
事實上,這次新冠肺炎的全球性感染,不僅為各國的政府與社會體制帶來重大挑戰,也為全球經濟帶來嚴重的衝擊。一方面,全球的製造供應鏈與產業服務鏈無法順利運轉,直接影響各行各業供應鏈與人流的往來。例如:任天堂(Nintendo)在2020年2月時公告表示,由於製造及運輸領域受到疫情衝擊,在中國工廠生產的Switch主機及Joy-Con等周邊設備缺貨。

另一方面,在新冠肺炎的威脅下,除了防疫用品之外,各國市場內需出現急凍現象,加上各類遊樂場所暫停營業與各項大型活動停辦,零售與餐飲業的業績出現大幅衰退。例如:日本東京迪士尼樂園(包括東京迪士尼海洋)以及大阪環球影城宣佈暫停營業。東京迪士尼樂園與迪士尼海洋平均1天的入園人數約為9萬人,平均每人在園區消費的金額約為1.3萬日圓。初步估計,暫停營業將會造成東京迪士尼每天約12億日圓(不含住宿費用)的損失。

除此之外,日本國內著名的信用調查公司「東京商工」(Tokyo Shoko Research, TSR)針對1萬家企業進行調查後發現,有94.8%的企業認為營運直接受到疫情影響,而對物流、旅遊住宿等產業的影響最為顯著。根據調查數據顯示,日本企業平均的月營收下降10%(與去年同期相比),更有超過2成的中小企業,營收下滑超過20%。

在家上班規模暴增
由於經濟與社會影響層面巨大,日本企業也紛紛提出各種不同措施,來因應此次的新冠肺炎。在企業營收銳減與營運成本增加的情況下,多數企業啟動緊急應變方針,例如:減薪、裁員、暫停投資項目、展延還款等。值得注意的是,部分日本企業特別將新冠肺炎的因應措施,視為企業倫理的一環。眾所周知,企業倫理是指合乎道德倫理的商業模式,主要包括對內的「以人為本」管理法則,以及對外的「企業社會貢獻」,而本次日本企業的因應措施,即是以上述對內管理與對外貢獻為主。

在對內管理部分,保護員工是日本大型企業最優先的課題。日本企業保護員工的措施有二:

1.擴大居家就業規模
為了降低群聚感染風險,日本電通(Dentsu) 宣佈,總公司大樓內部員工以居家就業的遠端工作為原則,影響範圍大約5,000人;知名化妝品大廠資生堂(Shiseido)同樣宣佈居家就業措施,共有3成國內員工實施此策略,影響人數高達8,000人。
2.採取彈性上班制度
為了減少因電車通勤造成的感染風險,Panasonic的「新型肺炎對策本部」提出上班時間的彈性後,集團內部約有1.3萬名員工選擇上午10點或11點上班。

在對外貢獻部分,協助政府與社會降低與解決疫情傷害是企業的重點。社群軟體公司LINE,透過集團所屬的「LINE Mirai Foundation」,在日本政府宣佈高中以下全面停課後,立即決定免費提供數位學習資源。日本的國中生與高中生,可依據個人的年級學習程度,免費使用LINE平台上的5科數位學習軟體(國語、數學、英語、社會、自然)。

除此之外,屬於鴻海集團的Sharp因應日本政府的要求,在日本三重縣工廠的無塵室建置醫療口罩的生產線。初期設定建置3條生產線,每天15萬個口罩的生產目標,之後擴大為10條生產線,每天50萬個口罩的產能。醫療量測儀器大廠的島津製作所(Shimadzu Corporation),則是增加檢驗試劑的產能,並積極研製量產1小時以內就可完成檢測的試劑。

在停課措施下,日本的兒童、中小學生停留在校外的時間變長,身為日本超商3強之一的Lawson展現企業責任,提供3萬個飯糰給日本全國的課後班與育幼院。

保護員工品牌保命符
過去日本企業對於企業倫理的認知,重點放在「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CSR)上,強調的是企業在人權、勞動標準、環境與社會面向的法律遵守。在這樣的認知下,多數企業傾向透過集團所屬的財團法人基金會針對社會弱勢、環境保育等議題給予支持協助,來達成與完善其企業社會責任。至於企業內部的組織管理,例如:資訊公開透明、良善職場環境等議題,雖然也是企業倫理的一環,但只有少數企業理解其與企業品牌、社會形象的直接連結度。

然而,在新冠肺炎的威脅下,如何保護員工不受感染,不僅是良善職場環境的一部分,更是維持與建立企業品牌的重點。這是因為一旦企業員工傳出確診案例,該企業的市場行銷系統就會受到立即的影響,企業的品牌也會受到衝擊。例如:日本麥當勞京都吉祥寺店的店員確診感染新冠肺炎後,立刻衝擊整體企業的營收。雖然京都吉祥寺店宣佈暫時關店,進行全面消毒,但日本麥當勞的股價依舊在消息公佈後的3月4日下跌了1%。

成本的員工轉為價值
這個現象,也反映出一個重要的趨勢,即企業員工逐漸成為企業價值與企業品牌的核心。過去的企業經營管理要素,可以簡化為數學式的「分數」。「分子」為產品(服務)價值,「分母」為人事管理成本;而重視員工的現代企業在經營上多採用「減法哲學」,透過減少對員工的管控,例如:放寬上班時間、地點、穿著打扮的硬性規定,來鼓勵企業員工的創造力。特別在分子(產品服務價值)不變的情況下,分母的減少可得到更大(利潤)數值。然而,在現代企業發展的過程中,員工從原本的「生產工具」轉變成「人力資源」,特別在本次的新冠肺炎威脅下,日本企業的經營思維聚焦於企業倫理,逐漸將「成本的員工」轉變為「價值的員工」。對這些企業來說,員工不僅成為企業產品或服務的「價值」,也是形塑企業品牌的關鍵。若從數學式的分數來看,在分子、分母不變的情況下,原本被視為分母的員工,與分子的產品服務價值相加之後,立即擴大了企業的利潤數值。

在可預見的未來,以企業倫理為營運準則的日本企業,將會逐步落實此一「分數哲學」的經營法則,讓員工感受到「安全」的企業,才能讓消費者感到「安心」。換言之,唯有改變企業倫理思維的企業,方能在未來市場創造利潤,在未來社會找到定位。

【完整內容請見《 能力雜誌》2020年4月號,非經同意不得轉載、刊登】
FB留言

其它文章

降雨:

氣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