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首任數位部長唐鳳:我們應該叫做「全民數位發展部」

遠見雜誌 2022/09/14 14:07(137天前)
【文.羅之盈】

2022-08-26

眾所期待的數位發展部,將於明天(8/27)揭牌啟運,首任由最年輕的部長,有「IT大臣」之稱的唐鳳接任,獨特的她將怎麼做?

41歲的唐鳳,首任數位發展部部長,中華民國史上最年輕的部長。

採訪當天,《遠見》記者團隊早到了一會,正在空蕩蕩的唐鳳辦公室,等待她回來。10點鐘一到,牆上的「落地櫃」倏地打開!182公分高的唐鳳,瞬間從「櫃」裡大步邁出,「嗨!你們好」,她的長髮還在飄動,掛著招牌溫和笑容說,「只是後面有個辦公室而已」。

這就是唐鳳,出奇不意,自有妙招。

全新開展的數位發展部,正式籌組的兩年期間,各界討論繁多,唯一有的共識就是「這個部會恐怕不容易」,想當然,第一任部長恐怕也不容易。

背景極為特別的唐鳳,從小數理資優,14歲時已是網路公司技術幹部,其後20年她自行創業、也擔任科技公司顧問;2014年進入公部門協作,並於2016年起擔任政委,協助推進數位領域。

她多元的背景,讓她注定獨特。所以當談及數位發展部內涵時,她會用「公務」語言,談「全民韌性」。

提及創新應用時,「網路人」語言,她會說「不需許可的創新」;會用「創業家」思惟,以「成本概念」描述可行性。

她豐富的職場經驗,讓她廣泛理解數位產業需求;她自學的歷程,讓她並不執著傳統框架;她跨性別的身分,讓她對少數族群有更多同理與包容。

唐鳳的獨特,讓數位發展部有了獨特的揭幕,甚至為需要「突破框架」的數位發展部,帶來了更理所應當「不同作法」的理由。

作為資深網路人,唐鳳成為部長之後,有何不同?最大的不同是她說話變慢了,語速是過去的0.7倍速,她像是明白首任部長需要承擔更多「溝通外界」的責任,因而刻意練習那般,「慢慢的」說著高知識密度的想法。以下是《遠見》專訪的精華摘要:

問:做為第一任部長,你將帶領數位發展部的往哪裡去?

唐鳳(以下簡稱唐):我們的目標是全民數位韌性。我們著重跟所有民主陣營裡的所有人,比起以前,互動方式更高頻寬、低延遲、廣連接,只要這樣就成功了。它很像馬達,讓電能轉成動能的、積極進取的。

它不像以前,一年才能寫一次預算書,一季才能改一次KPI的那種延遲;也不是像以前,那種形式的公文往返,窄頻寬、易延遲,也不是以前只有特定的代表,才能半年開一次會議的那種連接,而是真正意義上的隨時隨地。所以重點不是,馬達要開到哪裡,因為去哪裡是全民决定,重點是,這馬達的運作方式。

問:你參與推動vTaiwan、口罩實名制2.0、eMask口罩預約平臺、口罩地圖等多項服務,是否啟發籌組數位部的工作?

唐:之前這些平台的開發,其實都不是我的想法,其實都是社群的力量。我們做得好的是開放API、提供即時數據等,讓他們的服務品質變好,但這些服務絕對不是唐鳳發明的,當然不是這樣子。我們的想法是:全民夥伴關係。

之前去中研院的時候,院士說我們應該叫「全民數位發展部」,就是說這不是傳統的公私協力,好像政府跟私部門是固定夥伴合作,而是任何人只要有新的想法,只要提出來,我們就幫忙去讓創新能夠普及,能夠被採用。

問:傳統公務運作機制,例如標案制度,有其存在目的,如果公私合作是「夥伴關係」,會不會有其他影響?

唐:原本的機制是為了「降低風險」,但若是夥伴的、若是開放的,風險更低。例如口罩地圖不是我們做的,我們提供即時數據,所以如果口罩地圖當了,不是我們需要解決,而且當了一個,還有其他的。但實務上,還是要有人最後出來擔負最終風險,如果創新出了問題,全是我的錯,接下來部長任內,我還會持續這麼說,例如約聘人員的聘用,若有問題,當然是我負責。

問:從三項《組織法》來看,數位部約聘人員可達300人,人事任用規劃為何?

唐:我們明年預計員額是598人,雖然可以有300個約聘,但實際上一開始不會那麼多,就是說速限300公里,但不代表一開始就要開到300(笑),可能就幾十個約聘。

數位部第一波徵才,不算資訊職系的話,約聘才開缺28個,有上千人來應徵;公務員開缺兩百多個,也有4000多人來應徵,真的非常多人想要進來。

我們在找的人,並不是我們憑空想像,是本來我們所沒有的人,他們的工作內容,本來根本不是事務官培訓體系裡的類型,所以需要融合民間人才,例如服務設計、體驗設計。第二是,他願意分享的程度,跟他自己本來的事業或社群,至少是對等的。

問:2署6司之中,外界好奇較多的的「多元創新司」,它的工作內容是什麼?

唐:它的工作其實非常簡單,就是確保不會有choke point,中文翻成什麼呢?我們比較禮貌的翻做「瓶頸」好了(笑),創新的瓶頸。

例如若是要在社群媒體上創新,現在已有大型平台,加入這個平台,你的創新可能性就會限制,如果你真的創新了,讓它無法限制你的時候,他還可以把你買走,這就是一種瓶頸。

多元創新的意思,就是任何創新者,他的創新都不應該犧牲新的創新者的可能性,或者墊高新的創新者成本,他不能因爲他先來,所以就讓後到的無法創新。Permissionless Innovation,就是你的創新不用通過前面創新者的同意,這是網際網絡的核心精神。

圖/數位發展部2署6司。

問:在此之前,我們也曾見過幾面,感覺你這次談到的格局層次,與之前有很大不同。這是5年多來遊走政府組織的心得嗎?

唐:疫情這段期間,對我自己影響是最大的。從簡訊實聯制、疫苗平臺,當時真的是花了很多的時間串連。我們不是以分門別類的諮詢系統來設計,而是以體驗爲主,因為病毒不會等我們。所以這種全民創新,在公務體系裡,獲得前所未有的制度授權,不管是採購、人事、跨部門協作等,因爲全民防疫是所有人的價值。

簡訊實聯制是g0v發明的,而且它並不會與其他實聯形式互斥(紙本填寫實聯訊息),又不影響後來其他的創新應用,例如後來以藍牙為主的應用,它完全無害並存。期間出現關於個資需要保留幾天的討論,能不能做警務調用的討論,都在公部門與民間之間取得溝通。

所以,在這其中,我們(政府數位團隊)沒有發明了什麽,也沒有單邊決定了什麼, 大家多方建立信任,透明的資訊,大家都能夠取得,再談如何便利使用,才能夠談全民數位韌性,最後才能夠談那些瓶頸,怎麽樣透過更多元創新的方式來抒解。

唐鳳 小檔案

出生:1981年(41歲)
學歷:國中肄業
主要經歷:
•  1995年(時年14歲)擔任資迅人公司技術總監,並為公司合夥股東。
•  2000-2014年參與創立傲爾網等軟體公司,並先後擔任多家企業顧問,活躍於開源碼社群、公民社群,包括g0v零時政府等。
•  2014-2015年擔任行政院「虛擬世界法規調適計劃」顧問。 2016-2022年行政院政務委員。
FB留言

其它文章

降雨:

氣溫:

合作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