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伯創業背後藏洋蔥:希望有一天,我可以支持阿嘎隨心所欲地拍片

媽媽寶寶雜誌 2021/10/28 14:35(30天前)









文/盧安 攝影/宋子凡 梳化/ㄚ頭 造型/Kathy Hsu 採訪執行/黃煜嵐


幾乎是一年就會與蔡阿嘎一家見一次面的《媽媽寶寶》,這回又邀請到阿嘎二伯一家拍封面囉!上回看到波能,還要爸媽扶著頸子才能坐起,這回卻能夠自己走得穩穩地,開心時還會拍手跳舞呢!

而短短一年間,二伯的人生也有了些許變化──她不只是阿嘎的老婆,桃貴、波能的媽媽,還創立了個人品牌haha baby。把一家人的最愛都藏在設計裡。

除了嘎嫂,二伯開始追尋自我

其實二伯是直到這一兩年,才有時間沉澱下來,思考除了嘎嫂角色外,她想要追尋的自我是什麼?她還想要多做一點什麼?

「剛回來時,我先花了一年適應生活,沒多久就結婚、懷孕,我的角色一直在變化,一切都來得太快了!我一直在適應每個不同的身分,來不及停下來,咀嚼我的思緒,細想這些事情。直到去年看到我弟開了飲料店,我才想:對耶,我一直想開店。」

她想到自己對手作一直很有興趣。因為她的阿嬤、媽媽、阿姨都會做衣服!從小,在雜誌上看到喜歡的衣服,阿嬤就會幫她做出來,還可以指定花色和版型!而有了孩子之後,她也開始幫孩子手作衣服。因此,第一個個人品牌haha baby,就從服裝出發!而品牌的靈感,就來自他們的幸福日常。

「除了有跟<兒子的第一堂動物課>延伸出來的動物主題,還有我們家喜歡吃的食物:雞肉飯、小籠包、珍珠奶茶啊……」這些手繪感圖案,呈現出他們一家的歡樂餐桌日常。

阿嘎:愛就是把黑掉的菜吃光光!

而不論在餐桌上、在生活中,阿嘎都是一個全心支持二伯的男人。

阿嘎:「二伯剛結婚的時候,那個廚藝真的是……厲害!空心菜可以炒到黑,我想說:這什麼菜?怎麼那麼黑,連那個蒜頭也可以炒到黑掉!但就算她菜炒到黑掉、蛋炒得乾巴巴,我一樣都吃光。」他帶著微笑邀功地看向二伯,而二伯則是給他一記衛生眼,說:「那是剛結婚的時候吧!」小倆口打打鬧鬧,但是好感情不言可喻。

阿嘎支持二伯活出自我,甘當背後的男人

在生活中也是如此,雖然剛結婚時,嘎嫂就像是阿嘎衍生出來的角色,然而,阿嘎其實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默默地支持著二伯活出自我。

二伯:「品牌成立初期,工作室人手不足,事情真的很多、很忙。但一回到家,我看到阿嘎把家裡都整理好,衣服洗好曬好,家裡乾乾淨淨的,小朋友也顧得好好的。我就想:很好,那我可以去沙發耍廢了!」

而一旁看著二伯漸漸成長的阿嘎,心底也為她高興。「之前,二伯的生活多是為了支持我、為了照顧小朋友。現在,她有了自己的夢想,就換我支持她。我也很開心。」

二伯:「有了自己的品牌,開始追夢之後,我的心裡反而覺得踏實很多。不過最近也常有人問我,品牌希望可以做到什麼地步?」二伯歪著頭,沉吟一會兒。「也許,就是品牌賺的錢,足以支撐這個家,支撐工作室,我希望我能有能力,讓阿嘎隨心所欲地去拍自己想拍的東西!」

阿嘎聽到二伯的夢想,瞪大眼睛開心地說:「WOW,你要養我喔!」他也笑著說出心目中勾勒的夢想藍圖:「我希望二伯的品牌愈做愈成功啊!以後我就可以在家做家事,當個家庭主夫,練習煮飯,接小朋友下課。等二伯回家,就披著圍裙說:『下班了,來吃飯囉!』」阿嘎二伯一家,現在不僅有共同目標,也有各自的追求。在他們身上,我們看到夫妻希望彼此更好,而產生的幸福默契。

教養小孩要有一致SOP,阿嘎被桃貴叫「去罰站」!

現在,要拍片、又有新創品牌的二伯更忙了!但還好,阿嘎和二伯的工作與生活型態多是在家工作,讓他們有更多的時間可以兼顧孩子。

但人多不會造成教養困難嗎?

「大家會有一樣的標準啊。我跟二伯會在小孩成長的各階段,討論出教養一致的作法。比如桃貴打阿波,就是要罰站,其他人都不能插手,大家都照著這個SOP原則。」

誰都不能例外!像是昨天阿嘎跟孩子玩,不小心打到桃貴,孩子就說:「爸爸就去罰站!」阿嘎也摸摸鼻子,去牆壁那兒乖乖站好。「罰站很無聊啊!站五分鐘之後,二伯才說:『時間到了,好了,你可以動了!』我才知道罰站真的很痛苦。但我們家就是要遵守這個一致,就算大人也不例外。」


※原文刊載於2021年10月號《媽媽寶寶》416期。
※原文連結https://www.mombaby.com.tw/articles/9920886

FB留言

其它文章

降雨:

氣溫:

合作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