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不剖就來不及了!到時要救媽媽還是救小孩?」 子癇前症媽媽,心有餘悸的產前產後21天

媽媽寶寶雜誌 2021/09/28 14:45(68天前)







文/盧安


儘管該做的檢查都做了,艾波還是因為子癲前症而提前生下了孩子。高危險姙娠的警訊,媽媽們必須細心留意與勇敢面對。

在產檯上生下小孩後,媽媽最期待的,就是第一眼看到出生的孩子,把它放在胸脯上,享受第一次的親密時光了!但是對於高危險姙娠早產的媽媽艾波來說,這卻是一個不簡單的心願。

懷孕時,該做的產檢她都做了:唐氏症、頸部透明帶、子癲前症檢查、早產風險評估……通通都是低風險,彼時她沉浸在懷孕的喜悅中,即使有種種線索,林艾波都還是樂觀地認為,孩子會在肚子裡順利長大,不覺得自己會早產。
但是在懷孕32周左右,她夜晚睡眠愈來愈不舒服,再過一周,血壓竟然飆到了160多。

有一天洗澡出來,她頭暈到幾乎倒地:「我的血壓一直降下不來,大約在170-180左右,趕忙去掛急診,當時我的血壓到了190。驗尿竟然出現尿蛋白!
原來,是因為懷孕賀爾蒙變化非常快,腎臟受到攻擊。醫生告訴她:現在立刻要生!

再不剖,就來不及了!
這時值班醫師診斷為「嚴重子癲前症」表示必須立刻剖腹且必須立即轉診到長庚, 艾波當下聽到醫師如此宣布,嚇到全身不斷顫抖。「我不是只是來急診室降血壓嗎?怎麼就要生了?!寶寶還這麼小,生出來健康嗎?」

連待產包都沒有帶的她,就在這一頭霧水之中,被醫師開了轉診單,要他們以最快速度抵達長庚。醫師說她已經在癲癇得邊緣了,一旦發生癲癇,孕婦和寶寶都會缺氧!

降血壓藥,吃了一顆又一顆,再打上抗癲癇的藥(硫化鎂),在這麼多用藥之下,艾波開始產生副作用,全身發熱、昏昏沉沉,眼睛幾乎快要睜不開,睡一覺起來,她的血壓稍微回穩到160左右,護士終於把硫化美劑量調低,同時把握時間把三劑肺泡針打完。醫師安排她晚上開刀剖腹,因為若不這麼做,風險就會一直存在。
捨不得孩子未足月生產的艾波,一直不放棄地問醫師:「難道不可以安胎嗎?」最後醫師語重心長地說:「如果腎臟、肝臟、心臟受到攻擊而衰竭,到時電視上的情節就會上演:你要救媽媽還是救小孩?」

意識到情況的嚴重性,艾波只好簽下手術同意書。之後便被迅速推進手術室,連再見都來不及說。

哭著進行剖腹手術
進入手術室下半身麻醉後,不知道是手術室太冰冷,還是太過緊張,艾波全身不停的顫抖,感受著醫師的手在肚皮裏頭拉扯著,隱約中,她感覺整個手術室的氛圍不太對勁,肚皮的拉扯感也更劇烈了,麻醉師讓艾波全身麻醉。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模模糊糊地,她在睡眠中聽到嬰兒的哭聲。

「我記得我很奮力地想要張開眼睛看一眼,但張不開,再試圖用力地抬起頭,但頭好暈、好想吐。當時,我就像醉漢一樣在手術室裡吵鬧,喊著:『我的寶寶還好嗎?我要看一眼!』小兒科醫生把Mumu抱到我臉旁邊,但當時我麻醉未退,雙眼也一直對不到焦,內心的各種情緒跟激動,讓我再也壓抑不住淚水,一路哭到傷口縫合完成,推出手術室。」

母奶是唯一的連結,母愛力量大
因為疫情,再加上早產,孩子出生後身上插管待在保溫箱,第21天,林艾波才有機會看到寶寶。

「那段時間真的很難熬!因為生產後錯過啟動身體哺乳機制的黃金時間,所以剛開始,我的母奶非常少。但即使一天只能硬擠出15CC.,我還是堅持擠奶,送到加護病房外,因為那份母奶是我跟她唯一連結。擠奶時我抱著一個信念:寶寶喝了這母奶,身體會更好。我一邊擠著一邊很瓊瑤式地喊話:『你要加油!』」
「現在回想還是心有餘悸。還好一切都走過來了,現在能真真實實的把Mumu抱在手上,抱在懷裡才是最踏實的幸福。」

她也提醒有高危險姙娠風險的媽咪:「懷孕的過程真的要提高敏感度,不能全仰賴過往的檢查結果,身體給的訊號才是最真實的警告。」


※原文刊載於2021年09月號《媽媽寶寶》415期。
※原文連結https://www.mombaby.com.tw/articles/9920715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媽媽寶寶懷孕生活網】https://www.mombaby.com.tw/
※本文由《媽媽寶寶mombaby》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FB留言

其它文章

降雨:

氣溫:

合作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