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一大師凍蒜21世紀最偉大女演員 蒂妲史雲頓驚爆「最後一部電影」

鏡週刊 2023/01/22 13:04(5天前)
蒂妲史雲頓傑出的職業生涯涵蓋了眾多面向,從女性主義先鋒吳爾芙筆下的角色到《漫威》電影宇宙的古一大師。(《Harper's Bazaar》提供)

2020年,蒂妲史雲頓(Tilda Swinton)被《紐約時報》評為21世紀最偉大的女演員之一,但這位擁有一頭顯眼烏克蘭黃髮色,並曾榮獲奧斯卡金像獎、威尼斯影展、英國電影學院獎的偉大演員,卻從未認同自己演員的身分,事實上,她「把每一部電影當成最後一部電影」。

在影史經典《美麗佳人歐蘭朵》中,蒂妲史雲頓被大英帝國女王伊莉莎白一世賜予「不凋零」「不老去」,在400年中的歷史洪流中,他是備受女王寵愛的美少年,也是讓男人魂牽夢縈的新時代女性。永不凋零究竟是幸運,還是詛咒?對蒂妲史雲頓而言,外人眼中好萊塢式的功成名就、那種汲汲營營、八面玲瓏的成功事業,是一種詛咒。

蒂妲史雲頓擁有雌雄莫辨的氣質,在1992年奇幻電影《美麗佳人歐蘭朵》或男或女。(翻攝自Lezs女人國)
[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62歲的蒂妲史雲頓出身自一個古老的盎格魯蘇格蘭家族,其血統可以追溯到中世紀。她透露童年時的願望是有一棟海濱小屋、一片菜園、養小孩、養狗,還有很多朋友,而成為演員完全是誤打誤撞,半推半就地走上電影之路。

「我大學時的志願是當作家,卻沒有持續寫作,因為對我來說,『詩』一直是種非常私密的創作形式,我當時被害羞的個性擊敗了!」在劍橋大學攻讀社會與政治學期間,蒂妲史雲頓開始接觸舞台劇,透過加入學生導演、表演者和劇作家組成的創作者工作坊,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我認為這是一種讓自己持續寫作的方法,我把這當成一種隱密的寫作方式。」她若有所思地說道。

蒂妲史雲頓擔綱《Harper's Bazaar》國際中文版2023年首位封面人物。(《Harper's Bazaar》提供)

畢業後,她加入皇家莎士比亞劇團,並於1986年出演了她的首部電視作品《扎斯特羅齊:一段傳奇》。在演藝生涯中,蒂妲史雲頓追求的不是影響力、酬勞或獎項,而是一種志同道合的創意精神,只要遇到對的人,她會一次又一次與對方合作。

看看與她合作過的電影導演就會知道:她的第一個大銀幕角色是賈曼(Derek Jarman)1986年執導的電影《浮世繪》,兩人因片成為好友,爾後在7年間內,合作了8部意義深遠又劃時代的電影,直到Derek Jarman於1994年死於愛滋。

蒂妲史雲頓在大銀幕演出已逾30年,她堅稱能達到此番成就完全因緣際會。(《Harper's Bazaar》提供)

「自此之後我就確立下這種在工作上的親密關係,而類似的幸運不只一次,除了和賈曼一起在拍電影,建立起如同家人的關係,還讓我找到許多家人,建立起其他家庭。」蒂妲史雲頓與導演吉姆賈木許(Jim Jarmusch)、盧卡格達戈尼諾(Luca Guadagnino)和魏斯安德森(Wes Anderson)分別合作過4部電影。

這種「家人」關係才是蒂妲史雲頓生命中最重要的事,也許是她不盲目追求成功的原因——儘管蒂妲史雲頓已成為好萊塢的重量級演員,但在威尼斯和坎城拍片或走紅毯之餘的時間,都在蘇格蘭高地與藝術家伴侶桑卓科普(Sandro Kopp),和她養的5隻西班牙獵犬過著平靜的生活。

蒂妲史雲頓是香奈兒代言人,雙方合作可追溯至1992年,當年由時尚老佛爺卡爾拉格斐親自掌鏡。(《Harper's Bazaar》提供)

蘇格蘭平靜的生活就像她譜寫的一首田園詩。「我從來沒想過要經營自己的事業,從過去到未來,我的熱情一直寄託於好好過生活。」她開玩笑引用了大導費里尼的傳奇名作《生活的甜蜜》(La Dolce Vita)中的對白:「我太嚴肅了,無法當一個業餘愛好者;我懂的只有皮毛,也無法成為專業人士。」

為表達支持烏克蘭,蒂妲史雲頓染了一頭烏克蘭國旗中的「烏克蘭黃」髮,印襯「烏克蘭藍」藍天。(翻攝自蒂妲史雲頓IG)

如今,蒂妲史雲頓的童年願望實現了——她養小孩、養狗,還有很多朋友。採訪結束時,蒂妲史雲頓特別向拍攝現場的每位工作人員致謝並道別,隨後消失於車陣中,她必須從倫敦擁塞的交通中突圍而出,才能趕上當晚返回蘇格蘭家的火車。她很快會開始新的拍攝計畫,我們目送她的座車離開,只能從那頭顯眼的烏克蘭黃髮中辨別出她的背影,並祈禱她口中的最後一部電影永遠不會實現。


【點擊看完整全文】

看完整內容

延伸閱讀
如何在英國時尚獎紅毯突圍 芮塔歐拉效法人魚幾乎沒穿
從蒂妲史雲頓到提摩西夏勒梅 金馬影展義大利名導盧卡格達戈尼諾專題
喬治米勒睽違7年重返坎城 《三千年的渴望》首映全場起立鼓掌6分鐘
《Memoria》坎城首映獲得A級評價電影 泰達·史雲頓難掩激動與導演互擁
FB留言

即時娛樂
媒體

降雨:

氣溫:

合作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