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為何會有病態人格?大腦不易恐懼、難有同理心引起

華人健康網 2018/06/14 15:00(7天前)

無法「感同身受」的大腦

有時候,為了揪出病態人格者,專家學者會進行「道德悖論」實驗。

假設村莊裡面出現了殺人魔,而村民們一起躲在某處。大家都必須設法屏住呼吸,避免發出任何聲響,但是卻有個嬰兒開始哭了起來。如果被殺人魔發現,所有人可能就得一起陪葬了,包含你在內。此時你會如何處置這個嬰兒呢?

面對上述道德悖論,大多數人都會回答「設法避免聲音外洩」。但是病態人格者卻會果斷地回答「掐死嬰兒」。

或是假設你是一位外科醫師。

你的眼前有幾位患者,分別需要心臟、肝臟、腎臟等個別部位的內臟器官進行移植。這時候有名來歷不明而身體健康,同時也沒有家人陪同的青年前來看診,假設把他的內臟分給其他五位患者,就可以讓他們活下來。你會選擇殺一個人來救五個人,還是選擇對這五個人見死不救呢?

普通人都會糾結於「為了救人而殺害健康的人」。但是病態人格者卻會毫不猶豫地選擇殺一個人。因為他們判斷這樣做比較合理。而即便情況沒有如此極端,我們的生活周遭也存在著類似案例。譬如政客推動需要付出極大犧牲的改革,或是以合理與否做為判斷基準,因此毫不留情地推動需要割捨弱者的政策,過程中也徹底使用人格汙衊等手段徹底攻擊反對派,這類政客或許都具有上述傾向。

病態人格者並不會以道德做為判斷基準。「合理、正確與否」才是他們的判斷基準。他們無法預測自己的答案會遭到多大的抨擊。或是他們雖然能夠預測周遭反應,卻難以理解大家要因為這種事情而說三道四。進一步地說,病態人格者有個特徵,那就是心理承受度極高。

英國牛津大學實驗心理系的凱文.達頓教授指出,同理心分為富感情的「熱烈同理心」,以及機關算盡的「冷漠同理心」。也就是說,病態人格者雖然能冷靜地估量、算計,卻缺乏熱烈的同理心。而道德心則需要搭配「熱烈同理心」。因此透過這類道德悖論實驗,能夠幫助揪出病態人格者。

不易感到恐懼的大腦—杏仁核較不活躍

那麼為何病態人格者無法獲得「熱烈同理心」呢?

近年來,學界盛行使用功能性磁振造影(fMRI)設備來觀察大腦運作情形的研究。此設備的使用方法是在實驗對象的頭部設定磁場,測量血液動態,藉此調查腦部的活性化區域。

透過此設備測量病態人格者的腦部後,專家學者發現其腦部「杏仁核」的活動情形比普通人來得低。

杏仁核具有什麼作用呢?杏仁核隸屬大腦邊緣系統,位於耳朵上方的深處、海馬迴的前方。人腦左右兩側都各有一個杏仁核。

大腦邊緣系統掌管快感、喜悅、不安、恐懼等情緒,因此也被稱為「情緒腦」或哺乳動物的腦。專家學者認為邊緣系統隸屬於獎勵系統。報酬系統是人與動物腦內的神經系統,當「想要什麼」「想做什麼」等欲望獲得滿足時(或是知道即將得到滿足時),該系統就會活化,進而產生快感。

其他生物在進食、性交時,報酬系統會活化,這相當普通。但是人類在達成更高次元的社會性、長期性行動,譬如:「接觸到美麗的事物時」「好奇心得到滿足時」「被他人需要、喜愛時」「生兒育女時」時,報酬系統也會活化。

其中,杏仁核掌管了人類的快感、不快、恐懼等基本情緒。當我們吃到美食、有喜歡的異性接近時,都會感到「快感」,而杏仁核即負責掌管這類情緒。順帶一提,古柯鹼等藥物能夠暫時帶給施藥者幸福感,會作用於杏仁核等邊緣系統。

譬如就有報告指出,即便是從未看過蛇的猴子和新生兒,當我們拿蛇或是其他細長而不斷扭動的物體給他們看時,還是會令他們感到恐懼。這類天生的恐懼感,也是因為杏仁核的運作。

除此之外,外界各種感覺資訊(刺激)傳遞到杏仁核的速度,也比傳遞到腦部其他部位的速度快上許多。相較於掌管社會性、理性的前額葉,這些資訊傳遞到杏仁核的速度會快上兩倍。這就是所謂「本能快過思考」的表現。

研究顯示,若是透過手術切除猴子的杏仁核,實驗對象就會無法理解呻吟、悲鳴、怒吼等否定性的訊號。原本討厭的食物也會輕易吃下肚,對所有動物都會發情、想要與之性交,即便是面對蛇等等過去害怕的動物,也會不當一回事地接近(克魯爾—布西症候群)。

也就是說「病態人格者的杏仁核活性低」,會導致當事人較為缺乏動物基本的情緒,譬如恐懼、不安等。

有個實驗也顯示病態人格者不易感到恐懼。實驗團隊在電子告示板上寫有文字,可以發出綠色或是紅色的光。而實驗對象的身體上則貼有電極。當文字亮綠色光時,不會發生什麼事;但是發紅色光時,則會有電流通過實驗對象的身體,令其感到麻痺刺痛。

當實驗團隊重複閃綠光 ↓ 紅光 ↓ 綠光 ↓ 紅光,幾次下來,就算實際上沒有電流通過,實驗對象一看到文字閃紅光時,也會感到恐懼。因為大腦學習到紅色文字等於疼痛的概念。這稱做「恐懼條件建立」(厭惡條件建立)。

但是病態人格者即便看到閃紅光的文字,也不會有任何變化。因為他們的大腦沒有學習到何謂恐怖。

我在前面提到過的凱文.達頓這位學者,他曾經進行以下的特殊實驗。他收集了恐懼者的汗液,並拿給正在進行模擬賭博的實驗對象聞,結果普通人下注的態度變得更加謹慎。世界上不時傳出民眾參加大型活動,結果途中因為某些因素導致恐懼蔓延,最後引發大型意外的事件。或許恐懼者的汗液中也含有某些成分,能夠將恐懼「傳染」給別人。另一方面,即便給病態人格者聞恐懼者的汗液,他們也沒有變化。也就是說,他們並不會染上恐懼。

而在要求實驗對象根據臉部照片(包含憤怒、悲傷等情緒的臉部照片)判斷影中人情緒的實驗當中,普通人與病態人格者果然也大有不同。

除此之外,「邊緣型人格疾患」的情緒與行為都頗不安定,常常被與病態人格者搞混,但是在上述實驗當中,其杏仁核的活化程度反而高得過頭。由此可見,這是一種與病態人格者大相逕庭的人格障礙。

所以,在病態人格者的大腦當中,比起恐懼與不安等情緒,理性與知性更容易正常運作。如此一來,或許也就能夠理解,為何病態人格者總是會選擇最合理的結論,甚至因此讓普通人感到詫異。

本文出自究竟出版社《病態人格:是藏著惡意的善良,還是富有魅力的瘋狂?》

FB留言

即時健康
媒體

降雨:

氣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