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面對台灣演藝圈不斷流失的人才 雖然這已是必然

聯合新聞網 2018/02/13 10:00(6天前)
過年前,董至成面色凝重的跟合作12年的製作團隊「綜藝大集合」搭檔們吐心聲,他想放下台灣市場,全心赴北京打拚,胡瓜、阿翔聽了都如雷擊,消息傳出,我打電話跟董閒聊,問是否真想請辭?他嘆了一口氣說:「你這時打來,時機巧合,我正坐在老闆辦公室外面,跟他約好半小時之後談這事,無論待會談得如何,我都想趁還有氣力,去拚一拚。」

日前,電視台製作了一個專題,「台灣人才出走,國力遭到弱化」。訪問了台大畢業生在香港孤身打拚的日常,寧可住只有6坪大的房間,房租每月超過5萬,在地狹人稠、生活條件不比台灣的地方,為的只是一個機會,當然離開的人才還包括大陸、新加坡等等地方,而這不是才剛剛發生的事,是台灣這麼多年來,已經不得不正視的嚴重問題。

我高中、大學死黨中,有一定比例人飛到北京、上海去工作,去年一場相隔多年舉辦的高中同學會,有許多人沒到,聯絡不上,就因為人在大陸(還得再擇日辦第二場,其他人才能回來相聚,但仍有大部分人還是無法聯絡上)。

我最好的朋友,一個在上海,每天在霧霾中上班,在沙丁魚中擠地鐵,和台北的小孩用視訊聊功課話家常;另一個放棄廣告公司每月10多萬的月薪,飛到北京,去參與一個大型社區的規畫工作,冬天冷得半死,台灣則留有老父老母。

誰想這麼辛苦?誰想跟親人分離?他們圖什麼呢?不就是為了一個機會。

才剛離開主持7年「上班這黨事」的徐薇,和老公飛到南京去建校了,唯一的兒子,退伍不到1個月,立刻飛到北京去租屋打拚,北京夏天經常40度,冬天大雪冷到發抖,還有空污問題,撇開這些不說,怎忍心讓寶貝兒子離開身邊,安頓後,徐薇哭到眼睛如核桃大回到台灣?她仍堅定地說:「沒辦法,他喜歡電競,無論從市場,從機會,從未來潛力來說,北京確實比台灣強太多了。」

回到董至成,胡瓜不捨地說:「他和我們的感情已成家人,這次要赴北京拚一拚,在這個不景氣的時代,我們沒有能力幫他增加收入,只能祝福他一路順風。」話鋒一轉,「他年紀不小了,那裡冬天好冷,說實話,我們都很擔心他的健康。」董至成和製作單位、老闆懇談後,雙方決定對外以「請長假」方式應對,他去拍戲,只求一擊成功,若失敗,「綜藝大集合」仍隨時歡迎他回來主持。

其實,「綜藝大集合」節目做了12年,主持群上山下海出外景,經常都在酷暑、嚴寒中工作,去年才首度入圍金鐘最佳節目獎,董至成嘆,「我這麼多年來,只靠1個節目養活一個家,除了倦勤,更不想有一天我老了,節目不要我了,那我怎麼辦?現在那邊賞識我,看我之前拍偶像劇有一點點成績,加上我自己也很愛演戲,現在有好的機會,我若沒把握,怕以後會後悔。」

一個中生代的綜藝人才,這12年來竟只靠一個節目養家,環境最後逼他不得不做出選擇,但其實他已經算好的了,想想這些年來環境逼了多少藝人出走?蔡康永、小S、陶子、吳淡如、阿雅、歐漢聲、九孔,在台灣電視環境裡沒有任何節目。還有許多才演幾部偶像劇男一、女一的,一紅,就往大陸位移,前陣子才因酒駕被抓的陳喬恩,拍完三立戲紅之後,就去了大陸多年,酒駕發生,媒體算了她在大陸的年收入竟高達8億台幣,當年她若一路留在台灣,這些都不可能發生。

除了當紅大牌演員離開,中生代演員也有辛酸淚,55歲的樓學賢演到後來沒錢付兒女幾萬元幼稚園學費,去年10月,舉家搬到北京定居。

能有選擇,還是幸福的,留下的我們,每天陷在藍綠惡鬥輪迴裡,薪水不漲、物價飆揚,這些都可以忍受,最可怕的是,完全看不到未來,心中根本沒有期待,每一個總統上來都說「重點是拚經濟」,但經濟拚到最後,人才都走光了,台灣成了亞洲裡的偏鄉,留在台灣,真的如魚在死水,水不斷的蒸發,水量稀少,大家都為一口氣而辛苦撐著,是等到下一個雨季的到來?還是撐不到那刻,最後全部乾涸而死?

人才持續出走,這池水,繼續乾涸中。而你身邊,有多少像這樣離鄉背井的人呢?

(★「udn星級評論」專欄內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
FB留言

即時娛樂
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