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新聞

霸凌1

(圖片取自Pexels)

 

前主播林莉婷說,「主播大位」實在跟後宮有點像,僧多粥少,且年年都會有更美、更年輕、更肯拚、又更有體力的新人進來...其實不管在什麼行業,做到一定高度時,競爭是難免(因上面位置有限),只是用什麼方法爭、道德界線在哪、停損點在哪,或許才是更值得我們討論的議題。

 



最近茶餘飯後的八卦話題,是某電視台女主播間發生宛如宮鬥劇般的行為,原本4位女主播是好朋友,卻為了搶時段,其中3名女主播集體霸凌另外1位女主播,包括剪圍巾、用過的口罩、化妝棉及絲襪丟桌上和潑灑不明液體等,但有一說是被霸凌的女主播擺陣、燒符咒,3名主播試圖破壞陣法,到她的座位潑灑。事發後,被霸凌的主播報警處理,警方到場調閱監視器後,確認由3名主播所為。

 

電視台則回應沒有此事,截圖所述內容不實,沒有霸凌案,也沒有主播發現後報警,更沒有警方到場調閱監視器介入調查等情事。只承認部分主播之間確曾有過小糾紛,但已處理。傳聞指出因其中1位女主播認罪,維持原本職務,其他2人則被調到其他組別,受害的女主播也繼續留在原時段的播報崗位。

 




18年前化妝箱失蹤案

 

「主播宮鬥劇」鬧得沸沸揚揚之際,也被翻出18年前,某電台視曾爆發「化妝箱失蹤案」而轟動全台,讓當時的人氣女主播差點無法上台播報,這起內鬥疑雲被曝光後,最後電視台認定主事的女主播沒有行竊而是惡作劇,不過仍將她調離主播台轉為跑線記者,同時被認定為「洩漏內部事件」的另一名女主播也一併遭到懲處,調離主播台和記申誡1次。

 

霸凌2

(圖片取自Pexels)

 

職場霸凌主播經驗談

 

「主播宮鬥劇」也引發一些主播紛紛說出圈內的霸凌狀況。

 

資深主播陳海茵在社群平台的PO文中指出,主播之間互爭時段、搶節目,檯面上與私底下手段無所不用其極,除了實體霸凌、言語霸凌或在背後講非事實八卦也是常有的事!還好已離開主播台了。套一句「甄嬛傳
裡華妃的名言:「賤人就是矯情。」但也如同甄嬛說的:「再冷,也不該拿別人的血來暖自己。」

 

霸凌1-3

(圖片取自Pexels)

 

前資深主播劉芯彤在社群平台分享被霸凌事件:某一次,我播完新聞下台,順手拿起放在桌上的水杯喝了半杯水,要解講了一小時話的渴。渴是解了,但下午喉嚨開始沙啞,到了晚上變成了男人聲音。我反覆思考,沒感冒也沒吃到怪東西,最可能的是那杯放我桌上,離開我視線一小時的水。

 

但,我沒有任何證據證明水出問題,或者有人加入什麼。那一次,我足足啞了兩個星期。兩個星期對一個剛爬上主播台的菜鳥來說,非常的重要。兩星期就可能讓敵人攻下你的領地,篡奪你好不容易坐上的位置。

 

從那次的慘痛經驗後,我就不喝同事倒給我的水,也不喝曾經離開我視線的水。
其實,當時我大概知道是誰做的,(因為她後來還有使出其他手段),但我從沒說出口。

 

劉芯彤說友台的事件,其實整齣戲碼說穿了,就是生存保衛戰,大家都想活下去,只是她們忽略了一點,那就是年年都有更年輕、清新主播的面孔加入新聞行列,(就像後宮從來都不缺女人)沒人可以永遠保持美麗的容顏,但妳可以增加智慧的腦袋,為自己提升難被取代的條件,就不需擺陣燒符甚至耍心機、道八卦。

 

霸凌1-4

(圖片取自Pexels)

 

林莉婷也分享當年的經歷到,那時是雙主播,開ON播到一半,換我要播到那則新聞的前20秒時…讀稿機裡卻被我的partner抽換成我沒過目過、既長又拗口的記者原稿(我拿到、並順過的稿是更新過的二版稿)。我那時因為是站播(站在綠幕前面),面前沒有電腦可操作,且發現時只剩10秒來不及了, 只好盡量以最專業的方式, 把從未順過(好在內容有熟悉)的那些文字照稿播完…。

 

記得播完已一身冷汗,雖沒差錯地度過,但腎上腺素退下之後,手都還在微微發抖。另外抖的原因,也是因為超氣(也難過):那樣換我的稿子,分明是惡意吧 (對方就離我五步之遙,臨時換了我即將要播的內容,她卻半字不提)!最傻眼的是,那位換稿者,是平時會送你小點心,你以為是「朋友」的人。

 

李昕芸出道時,當時前公司主管要求主播造型錯開,有前輩想要留長髮,就利用自己資深的權勢,讓設計師把她的長髮剪掉換成男生頭,是剪到耳上那種,她當下含著眼淚苦苦哀求設計師先剪到肩膀就好,原來做一份工作,連自己的外型都要掌控在別人手中,過幾天公司看到覺得實在太醜,於是叫她去戴假髮。再來也沒想到處處有埋伏,有人寄大學時期和一群姐妹在舉杯留念的照片,寄給當時新聞部的最大長官,於是就被召見了,長官狠飆說她破壞公司形象、破壞主播形象不配當主播,要她明天開始轉作記者,不然請直接離職。回家說給媽媽聽後,媽媽支持她所有想做的事,於是她不想被人看笑語,哪裏跌倒哪裡站起來,隔天眼淚擦乾向主管說要留下來,再次從基層磨練。

 

李昕芸回想當年的經歷,愈發自信地說:每一次的挫折都只是讓心智更堅強!歷經了這些所謂的黑暗,才更能享受看到隧道盡頭光芒時的喜悅。

 

另類「宮鬥劇」

 

岑永康則在社群平台幽默土說道:主播台宮鬥回憶錄,對,我承認,當年我跟這位主播搶時段,搶到後來只能一人播一半。我有到她辦公桌把她的盆栽『擺正』、也有『剪她衣服』(的線頭)、也有對她桌面『潑』忘情『水』。
後來公司震怒,把她調度來做我的夫人,我也虛心認錯,接受懲處,去做她的先生。事後檢討報告太特殊的姓氏真的不能做壞事,如果新聞報導某岑姓男主播、全台唯一、肯定是我。

 

 

為求上位主播們不斷的激烈競爭,在受到排山倒海的不擇手段後,如何接招化解也是一門藝術吧!上位的位置實在有限,老鳥會搶,新人要出頭,也就是考驗長官的處理方式和智慧了。

 

●延伸閱讀

【主播宮鬥風波 一窺職場霸凌 1】求上位主播鬥心機

【主播宮鬥風波 一窺職場霸凌 2】霸凌者的人格特徵

【主播宮鬥風波 一窺職場霸凌 3】職場霸凌求生術!

【主播宮鬥風波 一窺職場霸凌 4】法律該怎麼保護你

 

FB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