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照女兒難返職場 婦團籲優化彈性工時、兼職環境

聯合新聞網 2021/09/29 06:47(18天前)

台大經濟系教授林明仁等3人研究發現,家庭長輩的長照重擔常落在女性身上,女性結束照護後,能重返職場的比率比男性少18%。婦女團體呼籲政府和企業提升上班彈性,比如開放臨時請假、請3個月內的短期無薪是假,或開放長照者在家工作,讓照顧家中長者的女性也能延續職涯。

婦女新知基金會秘書長覃玉蓉指出,國內家庭若要擇一人照顧長者,女性有更高機率接下這張不平等協商。從很多面向來看,長照比育兒更辛苦,小孩能穩定成長、就學,長輩健康惡化情況,以及需要照顧的時間難以預期,為照顧者帶來更大的心理壓力。

覃玉蓉建議政府落實「長照安排假」,開放勞工請30天有薪假,並給150天無薪照顧假,讓他們有機會把長輩安頓好,又能兼顧職位。長照需求已經產生,若不能推長照安排假,也建議企業給予更彈性上、下班的環境。

覃玉蓉也呼籲提升公共長照資源,滿足各個家庭的長照需求。另也應鬆綁請看護後不能入住長照機構等規定,開放國人同時使用多種長照資源。

協助女性二度就業的社會企業「得人」創辦人蔡淯鈴說,女性為育兒離職,大多落在30歲到40歲間,但為照顧長輩離職時,可能已經50歲,甚至即將退休。中離職場的年齡較高,以致結束照顧工作後,更難重返職場。

蔡淯鈴接著說,女性徹底離開職場2年以上,容易自覺「生鏽了」,提高重返難度。她強烈呼籲政府讓女性職涯「不要斷」,比如開放每周僅上3天班、在家上班,或比照防疫假設置長照假別,開放企業抵稅,又或打造更多元的兼職機會,避免女性完全退出職場。

蔡淯鈴分析,目前面臨長照任務的多半是五年級生,通常基於孝順等社會觀念,寧可認份離職回家,也不願把長輩送到外部機構。離職後全職照顧長者,也需要適度喘息;父母若離世,易面臨突如其來的失落、沒事做。這些照顧者若能一邊工作、一邊照顧,除能減低長照資源,也增進照護者的心理健康。

從上海大公司轉入台灣新創企業的李小姐分享,約五年前她的父親傳出病危,她在10天內決定放棄在上海打拚10年、一路從小職員到主管的成就,辭職返鄉。曾在職場風光的她不想放棄工作,最後選擇進入小公司,經歷2年陣痛期才重新適應台灣職場,薪水當然也大不如前。

她提到,父親得到的是傳染病,不便住長照機構。還想工作的她無法全職照顧,目前透過1966專線安排居服員,目前每周來家裡照顧父親12小時,花費約3000元。雖然新創工時彈性,她工作忙碌時壓力仍大,政府專業人力可照顧父親的時數遠遠不足。

她認為,台灣若想圓滿女性的就業心願,必須再投入大量長照資源。鼓勵請假彈性是一大方向,但很多企業無法讓一個職位空缺太久,徵才時難免出現歧視,不把長照者列入優先聘用名單,實務上有其困難。

FB留言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