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備好面對第二次斷奶了嗎?談孩子後青春期的親子關係

華人健康網 2019/06/24 15:00(24天前)

你準備好第二次斷奶了嗎?談孩子後青春期的親子關係

每個人的一生都有兩個快速的成長期,一個是從出生到兩、三歲,你想想孩子剛生下來的時候,才多大一點?像小貓似的!但是「一暝大一寸」,兩年下來,他們已經能跑能說,長到將近出生時的兩倍高。

另一個快速成長的時候是青春期,這個階段孩子生長的速度會加倍,女生大約從十一歲開始,男生從十三歲開始,在短短兩年當中,女孩可以長高近二十公分,男孩當然長得更多,所以常聽人說一個暑假不見,再開學的時候,好多孩子都讓人看到嚇一跳。

兩歲小惡魔

妙的是,也就在孩子快速長大的這個時候,他們特別叛逆。兩歲的小娃,突然從小天使變成小惡魔,英語還有個專門形容這時期孩子的詞,叫evil two或者The terrible twos。到了兩歲左右,那小寶寶突然有了一堆他自己的意見。以前你說什麼,他都同意,兩歲小惡魔卻常跟大人唱反調。據研究那是因為他們的心智已經長得很不錯,可是行動跟不上,雖然會說話了,表達還是常有困難,這兩個不能同步,就造成小鬼好像總有主見,愛跟大人作對。過兩年,他們表達的能力強了,就不再那麼愛作怪

第一次斷奶要革命

青春期也一樣,前面分析了一堆,孩子因為身體已經長得跟成人差不多,似乎能出去獨立了,但是心智上不夠成熟,生活上也離不開父母,加上荷爾蒙作怪,孩子在這個時候也特別叛逆、特別有主見,有時候為反對而反對,硬是跟你唱反調。

這兩個天使變惡魔的階段,除了是他們長得特別快的階段,還有一點相似,就是他們都到了斷奶的時候。餵奶能餵到幾歲,沒有定論,據研究即使餵到四歲,都不算太晚。但是大多數的父母,在孩子一歲多、兩歲的時候都會給孩子斷奶,一個是認為母乳餵到這時候,營養已經不夠,孩子該吃點實在的食物了。一個是媽媽需要自由,不能總綁在孩子身邊。有些媽媽為了斷奶,甚至在乳頭上擦苦的辣的,讓小孩受不了,而不再吸奶。

第二次斷奶大不同

至於第二次斷奶,不是真的不再吸乳汁,而是離開對媽媽的依附。是啊!十七、八歲了,孩子要上大學了,要去住校了,甚至交了異性朋友,還能一天到晚黏著媽媽嗎?當然不行!孩子得成長、得進入社會、得獨當一面,他必須第二次的斷奶。問題是這次新的斷奶就不像兩歲那麼簡單了。有些孩子從小到大都是茶來伸手、飯來張口,連煮壺水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是開了,甚至洗衣機都不會用。

怪不得好多家長,孩子進大學,還是跟在孩子身邊。我以前在電視上就看過北大清華到了新生報到那天,好多父母背著行李,沒地方睡,甚至睡在校園裡。這兩年也看見報導,有些孩子進宿舍,父母早把網路裝好,把冰箱電視插上了。這些不夠,有些爸媽怕孩子不適應,甚至在學校旁邊租房子,照樣給孩子洗衣服,做小鍋飯。

我不說這樣對不對,因為我見過有些在美國的華人父母也這麼做,甚至為孩子繼續請家教、陪讀,硬是讓孩子從常春藤名校畢業。

嬌生慣養的孩子危險哪!

但是我也見過一些悲劇,譬如我四十年前剛到美國的時候,就聽說有中國留學生去餐館打工,廚師叫他把油鍋端過來,他沒戴手套就去端,端起來才發現那是滿滿一鍋鼎沸的油,鬆手一定會打在身上,只好硬撐著把油鍋慢慢放下,兩隻手都受到嚴重的灼傷,立刻送去了醫院。

另外一個是為我裝修的工頭說的,一位新來的留學生,跟著他打工,他叫留學生拿石膏板,一般工人一次能拿兩塊,那學生只拿一塊,還因為使力的方法不對,扭傷了腰椎,不得不放棄工作,回家靜養。如果這是你孩子,你傷心不傷心?如果你在家嬌生慣養的孩子,突然要斷奶,自己出去闖天下了,你放不放心?

通過他的胃,抓住他的心

假使你會不放心,你應該怎麼做?像有些父母搬到學校旁邊繼續幫他打理一切?還是你應該平時就教他?最起碼怎麼用洗衣機、烘乾機、怎麼開爐子、關爐子,你得教吧!信不信,好多孩子上大學了,還不會開瓦斯爐呢?打火的時候,答答答一響,就緊張得要命,結果火沒打著,瓦斯卻冒出來了。多危險!

管他是男生女生,基本的烹飪也得會吧!我兒子上大學的時候,每次打電話回家,我太太還沒接,就會說:「八成哪樣菜不會做,要問老媽了!」可見就算是男生,在家也該學學燒飯。這可重要了!我知道好幾對在大學談戀愛,後來結婚的,都是男生在宿舍做飯給女生吃,通過女生的胃,抓住女生的心。

了解了這一點,當你的孩子要進大學了,就算在準備學測的期間他沒時間學家事,考取之後,你也得利用入學前的那段時間,把基本的家事教給他。應該這麼說,更好的教養是從孩子小時候,就叫他參與做家事。何況跟大人一起工作,能增加孩子的向心力,和親子之間的感情,讓他覺得家不只是父母的,也是他的。

如果你讀過我寫的《超越自己》、《創造自己》、《肯定自己》,可以看到當劉軒上高中的時候,儘管功課忙,他還是得幫我修水龍頭、清理屋頂的「天溝」,耕地種菜、搭架子種黃瓜番茄。我在書裡說,你要教孩子怎麼吃整隻「龍蝦」,也要教他修理「龍頭」。如果龍頭是他幫忙修的,有一天又漏水的時候,孩子會放在心上,說:「為什麼我才修好的龍頭又漏水了?」而不是毫無感覺,認為那是父母的事。

家是你的,老人也是你的責任

在中國大陸,雖然近幾年開放了二胎,大部分家庭還是只有一個孩子。表示那個家裡的產業,將來八成是這孩子要繼承的,也表示把他帶大的爸爸媽媽,甚至更上一代,有一天可能需要他的照顧。在這樣的家庭,你能不讓孩子從小就有心理準備嗎?你又能不常常教他飲水思源和感恩嗎?

我曾經在大陸上電視節目,一個男孩說:「我爸我媽要我好好讀書,進好大學,將來才能買大房子,才能有錢。可是,他們就我這一個孩子,將來房子給我,夠大了!他們也很有錢,只要他們現在省著點花,將來我還怕沒錢嗎?」

還有個孩子理直氣壯地說,他將來除了養他爸爸媽媽,搞不好還得養爺爺奶奶、姥姥姥爺,這麼多人,他可辦不到。聽到這些,你能不心驚嗎?我們的教育又能不檢討嗎?

我曾經寫文章說,現在東方孩子接受了西式教育,他們既希望有東方式父母的寵愛,又希望有西方孩子的自由。進入社會之後,他們既希望服務的單位給他們日本式的員工照顧,又希望有美國員工的自由,卻沒有日本員工對公司的忠誠,和美國員工的自主學習。

親子間要有權利與義務的默契

當孩子要西方式的自由,就當然要有西方式的自動。當他要爸媽和老一輩的寵愛,就要早早在心理上建立起未來對家庭的責任。一邊是享權利,一邊是盡義務,這是每個孩子在第二次斷奶、離開父母身邊之前,都要有的心理準備。也可以說,那是親子之間應有的默契。

沒有了這個默契,你的孩子成績再好、進再好的學校,你們的親子教育都不能算是非常成功。在華人社會,孝道是非常重要的。

面對第二次的斷奶,有些孩子會像小時候斷奶一樣,不願接受。一種可能是他離不開家,於是在附近找個大學上。畢業之後也留在父母身邊,甚至進父母的單位工作。這沒什麼錯,挺好!但是也有些孩子在錄取大學,知道將離開家的時候,非但不會依依不捨,反而躲著父母,因為他們不敢面對分離。還有些孩子既然到遠處去上大學,走出去,就好像風箏斷了線,很少回家。不是他不愛這個生他養他的家,常常是因為他在回家團聚的時候,已經害怕別離。也可能怕被問東問西,受不了爸媽關心帶來的壓力。還有些孩子不敢面對父母老去的現實,而選擇了逃避。

這些都是你要知道的,除了早早為自己的老年做規劃,更要叮囑自己,孩子大了,你的不放心會讓他們覺得不被信任,你過度的關心,會造成孩子的壓力。你更要知道的是:今天捨不得第二次斷奶的,不一定是你孩子,也可能是你自己。

是失落還是獲得?

回頭想想,從撕裂的疼痛中把孩子生下,一口口把他餵大,抱著、搖著、牽著走向學校。再送上學、接下學,早起晚睡,提心吊膽,終於把孩子在手心裡捧大,大到比父母高出半個頭。

從他小時候,你輕輕哼搖籃曲,大一點你呼前喚後地帶他玩耍,再大一點你大呼小叫地要他用功,再到青春期把你氣得七竅生煙地怒吼。突然間放榜了,這孩子居然要離開家了。家裡一下子安靜了,靜得讓你心慌。

他兩歲時第一次斷奶,你是年輕漂亮的媽媽,現在第二次斷奶,你的頭上已經有了霜白。第一次斷奶的時候,你還生龍活虎,只怕常怨那小鬼把你拴住,害你不能出去玩。第二次斷奶,你已將近半百,搞不好都到了更年期。

你會不會不能接受孩子將要離開的現實?你會不會一邊為他準備行囊,一邊偷偷掉眼淚?

每個父母,就算你的孩子還小,都要知道這一天必定會來到。所以如我前面講的,你要早早教他出去之後必要的生活知識、教他對家的責任,更要告訴自己,這次孩子斷奶之後,你除了失落,也會獲得,你們親子都會迎來另一個階段,不一樣的人生。

本文出自臺灣商務出版社《劉墉談親子教育的40堂課:斜槓教養,啟動孩子的多元力,直面網路世代的實戰與智慧》一書

FB留言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