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川文化19
悅讀森林的故事花園

海倫凱勒〔IV〕:焦躁的成長

    我注意到母親和我的朋友都是用嘴巴在交談,而不是像我一樣用動作來表示。所以有時候,我會站在兩個說話的人之間,伸手摸著他們的嘴唇。但我仍然弄不明白他們言語的意思,於是我瘋狂地做著手勢、蠕動嘴唇,企圖與他們交談。然而他們卻一點反應也沒有!這讓我大發雷霆,不停地又踢又跳、又吼又叫,直到筋疲力盡為止。 我想我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最為無理取鬧,也知道自己亂踢保姆艾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