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倫凱勒〔IV〕:焦躁的成長

目川文化 2019/06/07 10:54(40天前)
    我注意到母親和我的朋友都是用嘴巴在交談,而不是像我一樣用動作來表示。所以有時候,我會站在兩個說話的人之間,伸手摸著他們的嘴唇。但我仍然弄不明白他們言語的意思,於是我瘋狂地做著手勢、蠕動嘴唇,企圖與他們交談。然而他們卻一點反應也沒有!這讓我大發雷霆,不停地又踢又跳、又吼又叫,直到筋疲力盡為止。

我想我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最為無理取鬧,也知道自己亂踢保姆艾拉時她會有多痛,所以發完脾氣之後我心裡總會感到後悔,但是每當得不到想要的東西時,我還是會故態復萌。

在那些孤單的日子裡,廚娘的女兒瑪莎和老獵犬貝爾是我忠實的夥伴。

瑪莎能夠讀懂我的手勢,並按照我的希望去做任何事情,非常順從我的指揮。我身強體壯、活潑好動、做事又不顧後果,而且堅持自己要什麼,即使得竭盡全力為之抗爭也在所不惜。

我們把許多時間都消磨在廚房裡揉麵團、幫忙做冰淇淋、磨咖啡豆、給繞著廚房臺階打轉的母雞和火雞餵食等等。這些雞大多都非常溫順,牠們會從我的手裡啄食飼料,還會乖乖地讓我撫摸。

        有一天,一隻大公火雞從我手中搶了一個番茄後就跑走了。受到火雞先生的啟發,我和瑪莎把廚娘剛撒好糖霜的蛋糕偷偷拿到木材堆邊吃個精光,但也因此吃壞肚子,吐得一蹋糊塗。不知道那隻大公火雞是否也遭受了同樣的懲罰。

珍珠雞總喜歡把窩藏在僻靜的地方,我最開心的事情之一,就是在高高的草叢裡摸出珍珠雞的雞蛋。每當我們找到珍珠雞窩的時候,我從不讓瑪莎將蛋拿回家,並用手勢告訴她,她有可能會因為摔跤而把蛋摔碎。

儲存玉米的穀倉、養馬的馬廄,還有擠牛奶的乳牛場,皆為我和瑪莎帶來無盡的歡樂。比如說,擠奶工在擠奶的時候,會讓我把手放在乳牛的身上,我也常因為好奇而被乳牛的尾巴甩打過好幾次。

雖然我不知道過節的意義,但是為聖誕節做準備永遠是一件令我感到開心又興奮的事情。家裡人會給我和瑪莎好吃的零嘴、允許我們磨香料、挑揀葡萄乾、舔一舔攪拌用的勺子。我也會模仿別人把長襪子掛出來,但其實我對聖誕節的儀式沒有什麼興趣,所以也不會在天亮前起床找禮物。


(未完待續......)
FB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