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暑如何兼顧防疫? 紐約遇熱浪傷腦筋

全球中央 2020/09/07 11:00(43天前)

全美每年熱浪奪走逾600人性命,過去各大城市夏天常設消暑中心,鼓勵沒冷氣的民眾到公共場所避暑,但今年在疫情威脅下,防止群聚之餘又想方便民眾消暑,拿捏變得更棘手。

文/尹俊傑 (中央社駐紐約記者)

盛夏,全美最大城紐約連日豔陽高照,高溫達攝氏35度。紐約市建築與道路密集,車輛與空調運轉產生的熱氣無法有效散去,與其他全球大型都會區都面臨都市熱島效應。

市政府發布高溫警示,敦促市民盡量待在室內,避免長時間曝曬在陽光下。對有冷氣吹的民眾來說,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爆發後本來就常待在家,不成問題;但對無家可歸或家中沒空調的弱勢族群而言,這波熱浪格外難熬。

買不起空調的弱勢 也是染疫高危險群

熱浪期間,政府協助民眾消暑有兩大途徑,一是說服民眾盡量待在家中,二是在民眾無法待在住家時提供可降溫的去處。

全美各大城市以往常設置消暑中心(cooling center),鼓勵沒有冷氣吹的民眾到圖書館、活動中心等公共場所避暑。今年情況特殊,新型冠狀病毒持續威脅民眾健康,政府防止群聚之餘又想方便民眾消暑,拿捏變得更加棘手。

根據美國疾病管制暨預防中心(CDC),熱浪每年奪走全美逾600人性命,約6.5萬人因長時間暴露在高溫下送醫急救。隨著全球暖化,熱浪愈來愈頻繁,溫度愈飆愈高,對無力負擔空調的弱勢族群威脅也愈來愈嚴重。

令人憂心的是,收入偏低、年事已高或患有慢性病的民眾恰巧也是罹患2019冠狀病毒疾病的高危險群。熱浪在疫情未解時襲擊,對他們形成雙重危機。

紐約放大絕 免費裝冷氣還貼電費

對政府來說,疫情期間,民眾在熱浪來襲時如能減少外出,將是兼顧防疫與抗高溫的一石二鳥之計。紐約市政府今年夏季斥資5,500萬美元,免費替低收入銀髮族安裝超過7.4萬台空調設備,對象為60歲以上、家中缺乏空調設備、所得比紐約州收入中位數低60%的民眾。

空調長期運轉勢必拉高用電量,紐約市政府為此補貼45萬名市民的夏季電費,紐約州公共服務委員會也同意倍增電費折扣,6月至9月的「緊急夏季消暑折抵」(emergency summer cooling credit)方案可讓民眾每月省下約40美元(約新台幣1,173元)。這對疫情期間因商家停業丟掉飯碗、生活陷入困境的民眾來說有如及時雨。

紐約市長白思豪(Bill de Blasio)說,對低收入戶、特別是失去收入來源的紐約客而言,電費補貼有助他們在充滿挑戰的夏日保持安全與涼爽。

不過,鼓勵民眾在家吹冷氣熬過熱浪,對紐約市供電形成一大挑戰。2019年夏季,曼哈頓中城曾因供電不穩而出現大停電,這座不夜城從五彩繽紛變成一片漆黑。夏季電費打折增加民眾長期使用電器的誘因,紐約市政府極力避免再次大停電,開始省電大作戰。

白思豪敦促民眾在用電尖峰時間少用洗碗機、烘衣機、微波爐等高耗電電器,紐約市政府也建議民眾盡量避免空調整天運轉,晚間開冷氣幫助身體降溫即可。

美國其他城市也發揮創意延伸消暑中心的範疇。亞利桑那州鳳凰城計劃租下旅館房間,供無家可歸的民眾躲避熱浪;德州奧斯汀打算把公車當成行動消暑中心,派往公共消暑需求最迫切的社區。

消防栓成消暑花灑 封閉街道涼爽一夏

除了補貼夏季電費,免費安裝空調設備,紐約市並在維持社交距離的條件下開放消暑中心、公共泳池與海灘,讓民眾以戲水等方式熬過熱浪。

由於室內消暑中心不適合在疫情期間接待大量民眾,紐約市想盡辦法擴增戶外消暑去處,市立公園增設灑水設備打造「水霧綠洲」(misting oases),消防局也照例在熱浪高風險社區提供噴頭,以利民眾打開路邊消防栓噴水降溫。

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爆發後,紐約車流量減少,市政府封閉部分街道增加民眾通行與商家使用空間。熱浪來襲期間,部分僅供民眾通行的街道消防栓打開,轉變為「涼爽街道」(cool streets)。

在美國人心中,盛夏消暑最佳去處莫過於海邊。紐約春季疫情嚴重期間,政府為避免民眾群聚而關閉公共海灘,隨著防疫限制逐步鬆綁,紐約市公共海灘於71日開放民眾游泳,讓民眾在室內游泳池遲遲無法恢復開放之際有戶外戲水消暑的空間。

此外,紐約市政府擴大推行「當個好夥伴」(Be a Buddy)計畫,鼓勵民眾打電話或傳簡訊給親友,關懷對方是否受熱浪之苦,不失為保持社交距離又避免感情疏離的辦法。

紐約市雖想方設法降低熱浪危害,但許多方法治標不治本,特別是鼓勵民眾在家吹冷氣,不僅耗電又可能增加溫室氣體排放,導致全球暖化進一步惡化。專家認為,紐約等超大城市長遠而言須增加綠色建築,增設灑水及遮擋陽光的降溫去處,以利減緩都市熱島效應。

 

本文轉載自《中央社全球中央雜誌》。全球中央電子書請連結:

https://www.ysgoshopping.com/

FB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