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北京粗暴趕人 折射出與現代化的距離

多維TW 2017/12/01 13:52(205天前)

【文/郭雪筠

初冬的1118日下午,北京大興區西紅門鎮新建村突發大火,瞬間吞噬了19 人的生命。而後短短幾天內,北京掀起了安全隱患大排查、大清理和大整治專項行動,但這並未全然轉化為居民改善住房安全的契機,反而在執行過程中扭曲為一場所謂清理外來「低端人口」的風暴。

在「整治專項行動」開始不久,網上出現了許多圖片、影音和調查故事:違章建築的房東貼出了「緊急通知」,要求租戶在幾天之內全部搬離,屆時將強制斷水斷電斷氣。人們慌亂打包、小孩哭鬧不止的影音霎時充斥網絡。有記者實地走訪後發現,年輕力壯的單身男女尚且好說,但上有老下有小的「打工家庭」只能爸爸繼續去工作賺錢、媽媽四處拚命找房,幼兒與老人則留在這臨時的家中,眨著眼睛看著茫茫然的未來。

寒夜驅民「 這不是謠言」

有人半夜遭遇官方敲門入內,要求限期搬離;更有一些人,只能在嚴寒的冬夜裹著被子在街頭露宿。初冬的北京夜晚,氣溫已降至攝氏零度以下。這些殘酷的現實,讓人們一開始還以為是謠言,政府怎麼可能如此罔顧人民冷暖安危?而後,種種跡象陸續攤在陽光下,大家這才明白,這不是謠言,這是發生在2017年大陸最先進城市之一的真實故事。

在「整治」進行了數天後,一個超過400人的「北京台灣老鄉」微信群裏有人發了一段話,「以下是我一個認識的朋友發的朋友圈:一場大火,引來許多人沒有住所,限期短時間內搬離,大家能去哪裏?那麼多小孩,孩子恐慌的眼神和大人無奈的面孔……我的朋友是在北京大興租房的外地人,在北京開小餐館,一個女人帶著孩子,特別不容易。請問各位台灣老鄉,這件事情是真的嗎?」

隨後,立刻有人表示這是真的,還有人趕快說「本群不能討論政治,會『被喝茶』,快刪除」。這個微信群裏的台灣人多數都長期生活在大陸,這裏既是「他鄉」又是「我家」,群裏許多老台幹都目睹了大陸二十年來的快速發展,也在這裏安家落戶。但這一刻,許多台灣人都深深地暗自慶幸不是生於此。

本刊記者到現場勘訪後撰文寫道,「這家店對面的一家小餐館,老闆娘正在與一群身著特勤制服的人員交涉,她被要求在兩小時內收拾完行李並離開,否則可能會被採取強制措施」。更有受訪者表示,「我昨天正在睡午覺,突然就有一群穿制服的跑到我店裏來,讓我搬家,限期明天是最後一天,否則直接強行清理。」

這還符合「以人為本」的要求嗎?沒有對人的基本尊重,僅因為「整治」就要一刀切、全部斷水斷電、沒有一點過渡期、隨意處置並驅趕人民,這樣的官僚,如何能讓人不害怕?

生活在北京多年,許多人都能明白北京有大量安全隱患需要處理,就算出生於「對岸」的台灣人,也明白治理千萬人口大城市之複雜性。一場大火事故後,任何現代城市政府都應認真汲取教訓,深刻排查原因,全面清理安全隱患,地方官員也必定面臨著極大政治壓力,生怕再發生一起大火災,誰來負責?這些,民眾並非不能理解。

但這樣的處理,並不是在寒冷的冬夜強行「清人」,讓走投無路的人民,抱著家當不知該往何處;這樣的處理,必須要有安置措施與過渡時期,而不是逼迫小店主們在幾天內乃至數小時內「不搬離,就強制清理」;這樣的處理,必須考慮到政府的整治行動下受影響的對象,是每一個「需要正常生活的具體的人」。清理,這樣的詞通常是用在害蟲或令人厭惡的東西身上,而這幾百幾千人,是「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人民,是政府承諾為之服務的子民。

究其根源,無論是違章建築物的出現,還是火災的發生,已經折射出日常城市治理的嚴重缺陷,都需要城市管理部門深刻反思。結果,相關部門卻採取了野蠻粗暴的方式,讓成千上萬低收入的弱勢個體來承擔被整治的代價,這就不得不能用「無能」二字來形容。將城市治理或專項安全整治演變為驅趕外地人口,絕對是極嚴重的政策扭曲。一些相關部門或官僚或許會認為,正好可以藉「專項整治行動」之機,清理外來人口。北京多年以來飽受「大城市病」困擾,「人口承載能力已到頂」,而且大陸最高決策層的導向又是疏散北京非首都功能。

現代化任重而道遠

但是,將市民、百姓的家視作蝗蟲窩一般,在短時間內恣意「整治」和「求快求效果」,而不考慮妥善的安置措施,此舉無論用何種理由都無法說服民眾。這不僅是懶政的表現,更是政策無知、能力匱乏的表現。難道治療北京大城市病、緩解人口增長壓力、「紓解北京非首都功能」,就只能採取這種非人道的、一刀切的野蠻驅趕方式嗎?

放眼全球,人口密度超過北京的城市並不鮮見。無論是紐約、倫敦,還是東京、新加坡、香港,人口密度明顯超過北京,也未見它們強行攆人,反而有時還主張吸納移民。法國甚至明文規定,每年111日起到次年315日,房東不得驅逐房客,不得切斷煤氣和供電。

大陸有其政治體制和現實情況,不能與歐美國家簡單相提並論;但自稱為社會主義體制的大陸,其百姓的人身安全與生活需求等基本生活保障,絕不應低於歐美人民。在歐洲,難民尚且有一處棚戶可以遮風避雨;在北京,相關部門卻因「擔心出事」,將責任簡單推到外來人員頭上,甚至帶頭切斷民眾的水電與供暖,讓婦女、老人甚至小孩晃蕩於街頭,這已經是極其嚴重的治理危機了。

再進一步說,此次事件發生後政府的「危機公關處理」也沒有到位,在輿論沸騰發酵後,非但未與民眾妥善溝通、疏導民意,反而將網路上的文章,如知識分子的連署請願和「勞工界就『11 ·20』事態的連署簽名」等熱文火速刪除,意圖使用「圍堵」這樣的原始老招數,來應付互聯網時代的民意訴求,這種做法終將火上澆油。若再不著力於提升治理水平、反省官僚主義帶來的嚴重缺失,那麼,無論是中型目標如「紓解北京大城市病」,還是更大的「中國夢」願景,都可能成為海市蜃樓,而且會導致人心漸行漸遠。

現代社會不同於古代社會的一個根本原因,就在於「以人為中心」,尊重和捍衛人的價值和尊嚴。大陸政府在2013年十八屆三中全會上提出,並在十九大會議上再次為之背書的「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之所以被多維新聞稱為「第五個現代化」並獲得廣泛認可,就是因為比起「四個現代化」,「第五個現代化」從制度和人兩個層面豐富了現代化內涵,為中國人的全面發展提供了新的可能。

這本應在各個領域得以落實,應首先體現在現代化最前沿的城市治理上,特別是首都北京的城市治理。但從此次對待外來人口的態度和手法來看,「第五個現代化」的實現仍然任重而道遠。

此時此刻,大陸政府需以更大的魄力和擔當,來直面共產黨自身和國家治理現代化所面臨的挑戰,要真正以人為本,時刻把人民的冷暖放在突出位置。否則,就算各路專家學者寫再多文章,最終台灣人民看大陸,仍會存在著牴觸情緒。圍繞這一問題,本刊將在下期推出深度報道,敬請期待。

FB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