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面向救經濟 108兆日圓救命金上路 振興經濟還會慢半拍?

能力雜誌 2020/06/05 10:00(36天前)


【文/李世暉 圖片提供/達志影像、Gettyimages】

隨著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各國政府接下來得面對的是如何振興經濟。尤其是對被嘲諷慢半拍的日本將採取何種措施,備受關注。一般來說,日本在對應地震、颱風等天災,以及全球金融市場變動等突發情勢方面,具有較多的經驗;而其主管相關業務的官僚組織,也建立了許多因應的SOP。然而,由於這次的全球疫情的流行來得又快又急,影響的層面遠遠超過既往經驗,導致日本政府與官僚體制的因應不及。

5大面向救經濟
日本政府於3月26日設立「新冠病毒感染症對策本部」,由首相安倍晉三擔任本部長,而由官房長官、厚生勞動大臣擔任副本部長,所有的內閣閣員皆為成員。經過2個禮拜的規劃,日本「新冠病毒感染症對策本部」於4月7日提出「新冠病毒感染症經濟對策」。

在自我責任、強調自我克制(自肅)的氛圍下,日本的防疫措施確實緩不濟急;但其紓困振興政策的決策速度,相對較快也較完整。在日本的新冠肺炎的經濟對策,可以分成5個面向。

1.完善醫療體制
日本政府編列了2.5兆日圓的經費,除了生產防疫階段急需的口罩、防護衣,與研發快速篩劑、疫苗與治療藥物之外,特別針對2021年的東京奧運,強化國境檢疫設備與疫情資訊系統。
2.確保就業與維持企業的營運
日本政府編列了22兆日圓的預算,加上既有社會福利與企業補助措施,合計的預算規模為80兆日圓。部分的費用用於每位國民10萬日圓的生活補助金,部分則是用在對中小企業的支援與補助。
3.產官合作的下階段經濟回復
日本政府編列3.3兆日圓,結合既有的消費刺激措施,合計的預算規模為8.5兆日圓。設立全國性的專責組織,針對觀光、運輸、飲食、藝文以及娛樂活動,推動全民消費與酷碰優惠券制度。值得注意的是,日本高度評價台灣的身分證(健保卡)制度,也期待強化其正在推動的「My Number」能有助於刺激個人消費。
4.構築強韌的經濟構造
日本政府編列10.2兆日圓的預算,加上原本制度內的經費支持,合計的預算規模為15.7兆日圓。日本政府將重點放在供應鏈的強化、海外企業的支持、資通訊設備的整備以及產業的數位轉型。
5.因應未來的發展
日本政府預期,新冠肺炎疫情極有可能在2020年底或2021年初再度出現,對此編列了1.5兆日圓的預備經費,以因應東京奧運準備時的需求。

大幅加碼移轉生產基地
上述面向的經濟對策總金額為108兆日圓,接近2008年金融海嘯時的2倍,占日本GDP的2成。對重視製造業的日本經濟體制而言,這些紓困與振興政策,對於製造業有何具體助益?

首先,在與疫情相關產業面向上,日本政府著重於醫療器材生產設備整備事業,以及加速應用流感抗病毒藥劑-法匹拉韋(Avigan)與治療急性胰腺炎藥-Futhan的新冠肺炎藥效。

接著,在維持經營環境的穩定面向上,日本政府除了擴大對中小企業紓困金的適用範圍、金額之外,也創設「中小企業生產性革命推進事業補助金」,針對新冠肺炎疫情而開發新商品、新服務、新生產流程的中小企業與個人業主,給予總投資金額2/3的資金補助(上限為1,000萬日圓)。此外,在構築強韌經濟構造的面向上,日本政府最重要的製造業因應政策為2部分。

第一部分是日本經產省的「對應供應鏈促進國內投資事業補助」政策,針對高度依賴單一國家(主要是中國)製程與零組件的企業,編列政府經費預算協助企業將生產部門移轉至日本國內。補助對象為企業新建的建物與設備費用,中小企業可獲得轉移經費2/3,大型企業可獲得轉移經費1/2的補助。目前,日本政府初步規劃2,200億日圓的經費,協助200家企業回流至日本(平均每家企業可獲10億日圓的補助)。

第二部分是經產省的「海外供應鏈多元化支援事業」政策,主要是以235億日圓的經費,協助日本企業對東協國家進行設備投資可能性的調查,作為日本企業轉移生產基地的支援費用。

私立大學搶當紓困天使

日本社會對於安倍晉三內閣的經濟對策,出現正反不同的評價。贊成意見認為,安倍內閣鎖定與消費有關的「社會不安」,以及與投資有關的「信用不安」,可望透過發送每位國民10萬日圓的生活補助金,以及對中小企業的免息貸款措施,維持安定的消費市場與企業經營環境。

反對意見主張,安倍政府的經濟對策「Too Little, Too Late, Too Fake」(太少、太晚、太假)。與美國川普政府相比,安倍政府的經濟對策的經費規模太少、決定的時間太晚。太假則是指日本政府的108兆日圓中,僅有39兆日圓為追加預算。若扣除每位國民發放的生活補助金,日本政府針對新冠肺炎疫情衝擊的經濟對策經費只剩26兆日圓。

與此同時,日本的地方政府與企業,也已同時展開各項對應措施。例如:東京都針對配合暫停營業的商店街(100間商家以上),每天給予50萬日圓的補助,最高補助400萬日圓。大型超市伊藤洋華堂(Ito Yokado),則在八王子市內,利用創新的「移動超市」方式,前往偏僻的住宅區販售日常用品與生鮮食品,品項達400種。值得注意的是,日本的私立大學也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下,採取積極的行動。例如:早稻田大學,對每位註冊的學生發放10萬日圓的緊急救濟金;慶應義塾大學,提供總額5億日圓的獎學金,提供給經濟困難的學生,每人最高申請金額為40萬日圓。

與台灣相比,日本在防止疫情擴散的對策與決策速度太慢;與歐美國家相比,日本在消除社會不安、信用不安的對策上,決策的速度也太慢。然而,日本這個國家最重要的特色之一,就是認真的執行力,這也是日本國內經濟學者關注的焦點。對台灣而言,除了透過紓困振興對策來消弭國內社會不安與信用不安之外,有必要參考各國如何落實這些政策。執行力的優劣,將決定後新冠肺炎時期各國經濟的表現。(本文作者為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教授)


【完整內容請見《能力雜誌》2020年6月號,非經同意不得轉載、刊登】
FB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