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股不死抱 股息價差兩頭賺 楊禮軒:持股漲過頭 先賣賺價差

Money錢 2021/12/30 12:00(149天前)

撰文:龔招健

人稱「算利教官」的存股達人楊禮軒,在2004年之前房價低迷時,以買房當投資,後來房價越來越貴,他注意到一些上市櫃公司的年股息殖利率高達5%以上,遠高於銀行定存利率,因此自2007年開始長期存股,這不僅讓他在2014年、41歲時就能從教官一職提前退休,每年股息收入也越來越多,2021年約250萬元。

近年台股大盤來到高檔區,先後歷經中美貿易戰、科技冷戰、新冠疫情、聯準會加速縮減購債的衝擊,大盤及許多個股的波動風險明顯上升,但楊禮軒都能持盈保泰,因為他每次買股之前,都已經做好風險評估,同時以「非景氣循環股為主,景氣循環股為輔」的方法建立投資組合。

「配置高比例的非景氣循環股,可以讓你擁有穩定的現金股息被動收入,不受景氣逆風影響。」對於已退休的楊禮軒來說,擁有穩定的股息收入很重要,如此一來,一家四口在景氣不佳時依然可以靠股息過正常生活。

新手先存非景氣循環股
搭配景氣循環股賺價差

楊禮軒建議投資新手,一開始可以學他那樣,只買非景氣循環股,例如電信、有線電視、天然氣等類股,「不論景氣如何,這些公司的獲利都不會受影響,即使2008年遇上金融海嘯,獲利也沒衰退,每年配息穩定,股價相對抗跌,對新手來說比較抱得住。」

不過,多數個股都是景氣循環股,他建議進階的投資人在景氣低迷、市場悲觀時,布局一定比例的景氣循環股。「景氣循環股通常以3~5年為一個循環週期,它們在順風時股價往往翻倍漲,甚至大漲2、3倍以上,所以我不會在順風的高點進場買,反而會在逆風時買進產業領頭羊,通常耐心等待3~5年,如果股價翻了1倍,就相當於領取了20年股息(以每年股息殖利率5%計算),何樂不為呢?」

楊禮軒解釋,市場供需決定了廠商的利潤,當一個產業很好賺時,廠商紛紛擴產以賺取更多利潤,然而,一旦市場供過於求,就開始殺價競爭,廠商面臨產能閒置還要提列折舊費用,體質好的公司在殺價競爭過程中容易存活,體質較差的公司,則因不賺錢或越做越虧,最後被迫關廠退出市場,存活下來的公司就擁有了定價權,景氣循環就如此的周而復始。

例如,5年前韓國的韓進海運因貨櫃海運供過於求,撐不下去宣告破產,國內的陽明(2609)因連年巨額虧損大幅減資,但陽明、長榮(2603)、萬海(2615)等貨櫃海運公司度過了低潮,在這2年疫情下反而迎來了榮景,獲利大爆發,帶動股價暴漲。

貨櫃海運景氣大好,貨櫃海運公司紛紛加緊造船、造櫃,未來一旦供過於求,航商勢必得殺價吸引客戶,而股價通常會提前反映,這也使得國內三大貨櫃海運公司股價從谷底大漲10多倍之後又大跌,許多散戶高價買進搶當「航海王」卻慘遭套牢,顯示景氣循環股不適合在景氣大好、股價大漲時買進。

楊禮軒指出,原物料、大宗商品是典型的景氣循環股。以原油為例,2020年上半年新冠疫情快速擴散全球,各國紛紛採取封城、邊境管制等防疫措施,全球航空業一度幾乎停擺,原油需求銳減使得價格暴跌,美國西德州原油期貨甚至一度以負值結算,各大原油生產輸出國隨後聯手減產,帶動油價回升,隨著各國疫苗施打逐漸普及,油價近期來到每桶70美元附近。

以近5年價格區間
計算均價找買賣點

歷史經驗顯示,景氣循環股高低點的價差非常大,因此在低檔時買進景氣循環股,並在高檔時優雅下車,比起「抱著不放」的存股方式,可以創造更大的財富。楊禮軒會運用個股近5年價格做變異係數與標準差的計算,得到統計區間,在平均價格以下買進,高於平均價格2個標準差以上且公司獲利沒成長時賣出,有時也會在個股當沖比率大增且投機買盤搶進時賣出持股。

楊禮軒表示,這2年疫情導致市場失序,有些個股獲利異常的好,股價大漲,但不見得能持續,因此他選擇逢高獲利了結,「14元買的中再保(2851)以33元出清、10元買的春源(2010)以33元出清、33~37元買的慧洋-KY(2637)在100元出清、20元買的鉅祥(2476)在50幾元出掉4分之1、28元買的信邦(3023)以280元出清、91元買的致新(8081)以250元出清。」

經過近期持股的調整,目前景氣循環股占楊禮軒持股總市值比重2成,非景氣循環股占8成。

金融股資產不易釐清
多以間接方式存股

不過,如果是成長趨勢明確的產業龍頭股,而且是低檔買進,即便股價已經漲很多,也不一定要賣。楊禮軒舉近期股價大漲、一度來到140多元歷史新高的全球電子紙龍頭元太(8069)為例,「我很看好彩色電子紙、電子書產品後市,未來成長動能明確,加上持股成本僅30元左右,我不急著賣。」

許多人喜歡存金融股,但楊禮軒並沒有偏好金融股,一來他的存股標的公司帳上都持有不少金控股,二來金融股並不是很容易分析,尤其壽險金控帳上金融資產眾多,公司若不說,也不知道它擁有什麼金融資產,許多金融資產帳列透過「其他綜合損益」按公允價值(市價)衡量,這個會計科目的未實現損益不會反映在EPS(每股盈餘)。

「當我們看到新聞說『某金控本期淨利多少,EPS很高,配息卻不盡理想』,主要原因就是未實現損失太大,這些金融資產一旦碰到市場逆風,也會帶來龐大損失,2008年金融海嘯時期,很多金融股都成了雞蛋水餃股,就是這個原因。」不過,楊禮軒2011上半年買了一些兆豐金(2886),主要是做不同產業的持股布局,且兆豐金是以銀行業為主,美元外匯業務量大,可望受惠升息。

看好潛力股
可留意汽車產業後市

新冠病毒不斷變異,2021年11月在南非發現的新變種Omicron很快擴散全球各地,雖然造成重症的比例較低,但對現有疫苗的防護力也構成挑戰,而疫情造成的產業供應鏈失衡、缺工,也帶來通膨壓力,2021年11月美國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增6.8%,創近40年最高紀錄,存股族須提高風險意識。

楊禮軒表示,通膨升高會抑制消費,當消費緊縮時,景氣就可能會下行,再來這2年的疫情,許多人減少了國際旅遊支出,省下來的錢就是拿去買股票或3C(通訊裝置、消費電子、白色家電)產品, 「我就是這樣做,即使疫情解封,我也不知道還要買什麼3C了,所以未來解封後,3C產品的需求有可能面臨逆風,而這段時間缺晶片的汽車產業,反而在未來晶片荒解決後可能會有強勁的成長,這些都是存股族該考量的。」

全文未完,完整內容請見《Money錢》2021年12月號第172期

FB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