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漫創作者崛起,手機一滑「條漫」隨選隨看

遠見雜誌 2022/09/14 14:35(84天前)
【文.高筱淇】

2022-08-29

一頁一頁的漫畫,是許多人的青春回憶,但自2014年起,台灣本土卻掀起一陣與過往截然不同的「條漫」旋風。究竟,條漫如何創造新商機?本土創作者又如何在其中嶄露頭角?

炎炎夏日,旅人若碰巧來到北投公園,興許會發現原本寂靜的夜空,映照著五彩繽紛的光芒,這是2022年首度舉辦的「北投女巫魔法節」現場盛況。

但北投小鎮有女巫的傳說,已經超過百年歷史,為何此刻成為「造節」話題?這就必須從一部2019年開始連載、膾炙人口的網路「條漫」談起。

「我希望這個IP可以發展得更大,有更多類型的改編,所以有時候看到人家在網路上討論我的作品都會很開心,有一種慢慢進入流行文化的感覺,」《北投女巫》漫畫創作者簡士頡笑著說道。

究竟什麼是條漫?其為符合手機介面的長條型漫畫,讀者只要滑動手指,就能從上而下、流暢地閱讀,與傳統書本形式的漫畫書,一頁多格、Z字形的閱讀動線,大不相同。

漫畫平台LINE WEBTOON台灣事業部總經理崔準榮表示,2014年平台剛進入台灣時,許多創作者對條漫感到陌生,而拒絕合作,「一段時間之後,很多傳奇作品都是以條漫形式呈現,讀者更喜歡條漫,結果現在80%都變成全職條慢創作者。」

圖/LINE WEBTOON台灣事業部總經理崔準榮認為,台灣作品特色在於擅於描述角色心裡的微妙變化。

閱讀習慣改變〉長條式創作,跳脫頁漫限制


大眾對漫畫的想像,大多是紙本單行本或連載週刊,但隨著個人電腦普及,漫畫的載體逐漸從紙本書頁,轉移到液晶螢幕,近年又進一步轉移為智慧型手機。

載體變化讓內容樣貌也發生變化,從一格一格的頁漫,轉變成一條往下的條漫。

「條漫有很多優勢,因為它是直線畫起來,如果跳下來的畫面很長的話,就可以一直往下拉,還可以搭配一些影音效果,」《宅男打籃球》的創作者洪元建說。

恐怖漫畫《黑盒子》便以短篇故事的形式連載,每篇故事主角皆不固定。

作者廖軒毅(Pony)指出,條漫加上短篇的設定,給了他發揮的空間,「我會利用條漫的優勢,適當把某些分鏡拉長,因為條漫很適合放很長的圖,閱讀起來也不會有頁漫的限制,可以去呈現一些比較有震撼性的圖。」

漫畫經濟圈質變〉兩家平台競逐,養出新讀者


不僅內容型態改變,漫畫經濟圈也有了質變。

以往讀者會向出版社購買紙本漫畫,或向出租店租借。但自從漫畫上網,讀者再也不必為了內容付費,搜尋喜歡的漫畫類型,便有無數內容任君採擷,幾乎擊潰了既有的漫畫經濟圈。

據財政部統計,台灣漫畫出租店數量,2000年估計高達4000家,2019年卻只剩490家,經濟模式進入盤整,新型態的網路條漫平台順勢興起。

網路條漫平台以App形式誕生,即便部分內容收費,仍吸引大量用戶下載,關鍵原因便在於「成功的介面優化」「原創條漫內容」。

觀察台灣條漫市場現況,2014年7月進軍台灣的LINE WEBTOON,550萬的下載次數獨占鰲頭,台灣原創條漫為其特色,現有約140部在地作品,2018年開始採用部分收費模式。

創作者除固定稿費外,更能與平台分潤「搶先看」及「追漫券」兩種收費獲利。

去年6月剛於台灣落地、主打精緻使用介面的KAKAO WEBTOON,目前則以60萬下載次數的表現位居第二,「我們接下來對商業模式的微調,主要會是如何讓用戶零負擔地閱讀更多的作品數,」 Kakao Entertainment Taiwan執行長吳明修說。

拓展商業模式〉發展IP,置入廣告、影視化

近年來,條漫平台拓展商業模式,擴大經濟規模,包括置入廣告、異業合作、影視化、國際化。

LINE WEBTOON行銷總監王嘉綺指出,「我們置入合作的產業很多元,有手遊、韓國觀光機構、3C商品等,這也反扣到我們的讀者群,以25歲以上為主,是比較年輕但是有消費力的族群。」

她表示,LINE WEBTOON過去也曾與不同品牌進行異業合作,如蝦皮購物、momo購物網、Netflix、愛奇藝、LINE TV等皆為合作伙伴。

今年6月,LINE WEBTOON也與飲料業者萬波合作,授權《柔美的細胞小將》漫畫角色做深度合作,不只有IP印製於飲料杯,「也有兩家門店進行空間裝置,這是我們第一次成功授權IP在韓國以外做異業合作,」王嘉綺說。

影視化的經典案例是《與神同行》。其原著是韓國漫畫,進而拍攝電影,進入國際市場,2017年《與神同行》在台上映後,拉動原著漫畫在台人氣,連帶增加LINE WEBTOON在台曝光度,以及推動條漫風潮。這樣的成功模式,現在複製到台灣原創作品。

例如《宅男打籃球》《黑盒子》兩部作品,就預計在這兩年內與影視公司合作,翻拍成劇集;《北投女巫》則正積極與合作廠商洽談IP的商品授權。

接軌海外商機方面,崔準榮指出,台灣作品很有潛力,不僅在國內市場表現亮眼,於海外市場表現也不遜色,如去年9月剛上線的《我的室友帥哥學長》,雖題材類型較小眾,「但台灣作家非常擅長描述角色心裡的微妙變化,與其他國家創作者不同。」

孕育在地漫畫家〉參與平台分潤,穩定收益


載具帶動的閱讀習慣下,網路條漫愈來愈符合主流手機閱讀型態與內容,除了吸引更多讀者加入外,在各家網漫平台持續努力下,行銷與分潤模式也讓創作者能得到更多收益,帶動條漫經濟的正向發展。

《宅男打籃球》作者洪元建在成為全職創作者前,經營一間平面設計工作室,但兩邊兼顧的生活,時常讓他喘不過氣,「很慶幸網路條漫興起,收益穩定,讓我不再半調子。」

《黑盒子》作者廖軒毅,賣過服飾、當過夜店公關、也在設計公司上過班,但心裡始終不曾忘記想當漫畫家的夢想,在一次機緣下,參加了網路平台漫畫新秀賽獲獎,正式展開連載。他坦言,當初若沒有條漫平台的出現,自己可能不會成為漫畫家,「因為我在連載之後才發現自己好像可以畫漫畫。」

當一格格的小畫格被放到手機上,條漫擺脫過去紙漫僵化的實體限制,不僅以全新的閱讀體驗挑戰讀者對漫畫的認知,更早已脫離過去僅為小眾市場服務的定位。

正如洪元建所說:「條漫就是可以讓想要接觸的人大量接觸。」在這個內容免費、服務收費的時代,條漫平台成功鎖定使用者需求,讓漫畫從塵封的童年回憶,轉變為時下最「潮」的數位體驗。
FB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