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了中國 肥了印度

理財周刊 2022/05/26 16:30(42天前)


文.洪寶山

最近上海的虹橋火車站擠滿了人潮,拖著大包小包的行李,只為了離開上海-那個堅持動態清零、中國大陸最現代化魔都。

從三月初的華亭賓館開始,再到3月31日的全域靜態管理至今,被封控五十天是常態,也有人被封控超過七十五天,這段期間因為不能出門,也沒有物流外送,線上購物也收不到貨,正常的金流管道的消費金額大減,根據上海統計局數據,上海四月的零售銷售大減48.3%,遠高於全國下滑的11.1%,並創至少2011年以來上海最大降幅紀錄,並使長三角整體零售銷售重挫30%。

上海居大不易 封城苦不堪言

但人終究需要維持基本生存條件,於是透過「團長」的團購活動成為這段期間最熱絡的購物方式,簡單說,就是黑市,多加點錢、多等等,還是可以買得到生活必需品,只是貴了點,例如一個朋友在微信朋友圈曬了一張截圖,一顆西瓜80元人民幣,平常時候80元可以買兩顆西瓜。

也就是說這段期間有些待在上海的民眾,不僅賺不到錢,還要被迫接受物價翻倍,雖然不及1937-1948年的惡性通膨,但這兩個月許多人經歷了「想吃但吃不起」的內心掙扎,別說是外地的臨時工搶著離滬,就連生活條件優渥的西方人也迫不及待地搶票、走路、騎自行車等方式離開上海。

更不用說外企下決心降低對中國大陸供應鏈的依賴,例如,據外媒9to5Mac、《華爾街日報》報導,蘋果正在更仔細地研究哪些國家可以頂替中國的部分生產,推進「擴大在中國以外製造」的計畫,並且已通知相關代工製造商合作夥伴,印度和越南就是備選之一。

印度製造愛瘋 組裝縫隙過大

實際上,在2020年初COVID-19疫情擴散到全球之前,蘋果就曾試圖降低對中國大陸依賴,實現生產多元化,事與願違的是這些地區的工廠在製造品質、供應鏈等方面都遠不如中國大陸的工廠,例如有媒體報導指越南生產的AirPods品質不過關,印度生產的iPhone縫隙過大,都顯示出這些地區的工廠生產水準落後於中國大陸。

友達董事長彭双浪認為,要取代中國大陸的生產基地難度很高,因為不只有人力問題,還有該國家的基礎設施配套是否完整,走出中國大陸大型生產基地後,分散式的跨國製造聚落未來會崛起,但只會慢慢發生,生產比重也不高。

印度取代中國 童子賢不認同

和碩董事長童子賢甚至認為,東南亞取代中國大陸製造基地是「假議題」!如果不是動態清零,蘋果預估將衝擊本季營收40~80億美元之多,蘋果也不會在多年的反覆游移「產能外移vs.加重中國大陸比重」之間,又一次下了決心,降低對中國大陸的依賴。

可是,這個決心的強度又端視於動態清零會持續多久而定,一旦動態清零退場,相信在庫克的「工廠綁市場」的策略主導下,中國大陸的生產比重只會越來越高。而且,iPhone、Apple Watch、MacBook零組件一千至三千多個,就算將終端組裝搬去越南、印度,供應鏈要跟著大遷徙也不容易。

印度最近因不甩美國警告,在俄烏戰爭中採取不結盟的中立態度,買了俄羅斯低價的石油而受矚目,就連拜登倡導的印太經濟架構(IPEF)也算上印度一份,根據IMF估計,2022年印度GDP年增率將達8%,是大國之中GDP增速最強。IMF還預期,到了2027年印度將從先前全球第十大經濟體躍升到第五大,國內生產總值約五兆美元,股票市場規模全球排名第四,僅次於美國、中國大陸和日本,印度獨角獸企業(價值超過十億美元的未上市初創公司)可望高達一百家,擠進全球第三。

特斯拉印度廠 卡在關稅太高

印度人口數跟中國大陸差不多,高達13.24億人,既然中國大陸「用市場換技術與投資」的戰略可以成功,因此也有不少企業到印度投資設廠,或是準備投資,但除了基礎設施比不上中國大陸完善之外,高關稅也是個問題。

特斯拉和印度政府之間的談判已持續了數年,馬斯克曾在Twitter上公開抱怨印度關稅太高,去年七月,特斯拉已致函印度交通部和工業部,企圖將電動車進口關稅從目前的60%-100%降至40%,但並未成功。馬斯克對此表態,特斯拉很有可能在印度建廠,但前提條件是特斯拉能在印度市場取得成功。

由此可知,印度要在短期間內取代中國大陸的供應鏈難度不低,美國主導的供應鏈去中化最終可能連達到50%的程度都有困難。
FB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