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自己不放棄 黑嘉嘉從圍棋體悟人生

理財周刊 2022/02/25 14:10(174天前)


文.蔡武穆

黑嘉嘉,職業七段女棋士,「台灣女子圍棋最強戰」辦了七屆,她包辦了四屆冠軍,當同儕都還在讀書、娛樂,享受青春年華,她每天花十幾個小時訓練或比賽,在圍棋中反省體悟,以黑子白子為樂,鍛鍊出沉著冷靜和剛強的意志力。

黑嘉嘉小時候就對下棋有興趣,要求母親帶她去學五子棋,可是當時沒有五子棋的課程,改報名圍棋班,無心插柳造就她日後的圍棋生涯。

「剛開始只覺得吃子很有趣,後來才知道圍棋變化多端」,八歲的時候深受日本漫畫《棋靈王》影響,心想,「每天下棋,還會有人付錢給你,怎麼會有這麼好的工作」,下定決心要當個職業棋士。

考驗專注力 每一步棋都是關鍵

她分享,進入圍棋世界,是一個不被打擾的狀態,當下只有你跟這一盤棋,你在跟自己對話,「你下這裡,對手可能下哪裡?」要去想所有的變化,找個最穩妥的一手棋,有時候下一手棋(下一步棋)就會想二、三十分鐘。

圍棋非常考驗專注力,她下過最久的一盤棋歷時七個半小時,稍微有一點分心,就有可能被翻盤,特別是進入關鍵時刻,要退讓、要進攻,都必須全局考量,每一步棋都會影響後面的局勢。

黑嘉嘉十四歲定段,踏上職業圍棋之路,此後,每年飛國外二十餘次,參加國際大小賽事,包括世界聯賽、混雙賽、女子個人世界賽,眾多比賽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二○一○年廣州亞運的銅牌之戰。

到結束之前 都不能輕言放棄

「因為太想要贏,壓力很大」,她回憶,前局不盡理想,到中盤時局面差很多,內心絕望快哭出來,當下逼自己一定要冷靜,「這盤棋還沒有結束,不可以輕易放棄」,後來對手有些小失誤,才成功翻盤。

經過這一場賽事,她深深覺得,任何一盤棋到結束之前都不可以輕易放棄,包括她觀摩很多世界高手的棋賽,當你認定其中一方會贏,其實也不見得如此,永遠不可掉以輕心。

無獨有偶,一場在日本的比賽,盤中已經進入讀秒,要在一分鐘之內下這一手棋,不知該下在哪裡,當時她一樣逼自己不可以放棄,一定要找出最好的一手棋,或下在哪裡,對方的失誤會比較高,後來對方有點小失誤,影響整個局勢,最後成功翻盤。

「下完一盤棋,我全身都是汗」,中間翻盤,到官子階段可能又有失誤,雙方你來我往的攻殺,過程跌宕起伏,越慌亂越下不好棋,她一方面思考、一方面堅定自己要冷靜,即便是下錯一手棋,內心有波動,也會面無表情,冷靜思考如何補救。

游泳鍛鍊意志力 看淡輸贏

黑嘉嘉氣質出眾,有著甜美的笑容,她說自己的個性比較像父親,「爸爸幽默體貼,遇到事情會往好的方向去想」,桌上半杯水,有人認為「只剩下半杯水」,她是那種「還有半杯水」的人,比賽的局面不好時,她會給自己加油打氣,「比這局面更糟的都贏了,所以這盤棋也不能放棄」,往好的方面去想。

小時候母親帶她學很多才藝,包括鋼琴、琵琶、體操、書法、畫畫、游泳,尤其是游泳,鍛鍊了她堅強的意志力,她分享,下雪的冬天,每天早晨起來游泳,經常邊游邊哭,想要放棄,但還是勉強自己繼續游,因為不游會更冷,後來這樣的意志力完全用在棋藝上面,一路過關斬將。

對於輸贏,她看得很淡,從小媽媽教育她,「輸了棋不打緊,重要的是從這盤棋中學到什麼,然後不要再犯」,她坦言,多少會有一點沮喪,但是在檢討之後,了解輸棋的原因,內心就會比較釋懷。

她補充,其實在盤中官子階段,雙方就已經知道輸贏,不管輸或贏,內心都還算平靜,圍棋不像其他運動,結束之後很激動,通常數完地盤之後,雙方面無表情地把棋子收起來,很難從棋手的表情看出勝負。

精進棋藝 時時「復盤」檢討演練

十一歲到十四歲,她在美國生活,當地沒有圍棋老師,只能在網路下棋,每下完一盤棋,她都會進行「復盤」,檢討自己哪個地方下得好、哪個地方不好,以自學方式精進棋藝,後來在網路從六段升到九段,為她的職業棋士之路奠定良好的根基。

「復盤是了解自己很好的方式」,她認為自己最大的問題是下棋太慢,導致後半盤時間不夠,常在讀秒時失誤,要努力調整布局速度,包括中盤的速度。

有時候在游泳時,突然想到哪個局面,下哪一手棋更好,有一次跟林海峰老師搭檔混雙賽,比賽完近一小時的檢討,隔天早上六點,她接到林海峰老師的電話,分享昨日的賽局下哪一手棋會更好、會有機會贏棋,可見大家無時不刻都在復盤,想著如何精進棋力。

她認為,檢討自己很重要,「復盤」也很適合用在生活或職場上,工作案子結束之後,回頭過來想想當下做的決定是否得宜,有沒有更好的處理方式,可以增進工作的效率。

開闊眼界 自我挑戰跨入演藝圈

黑嘉嘉下棋很保守,喜歡下最安全、穩健的一手棋,二○一六年,她發現自己的棋力遇到瓶頸,沒有辦法突破,「當棋力到一定的水準,要再往上爬,關鍵是格局和眼界,不是技術」,為了開闊眼界,她毅然決然跨入演藝圈,挑戰自己不熟悉的領域。

她分享,以前作為職業棋士,社會跟自己沒有多大的關係,只要把這一盤棋下好即可,進入演藝圈跟社會有更多的連結,看到不同的工作型態,歌手、劇組人員背後的辛苦,心裡有很大的激盪和感觸。

二○一○年進入亞運賽之後,直到二○一八年才又再度進入世界決賽,關鍵在於二○一六年進入演藝圈,嘗試不同的事物,爾後下棋時,比較有勇氣挑戰自己不熟悉的局面和不擅長的棋路。

「你的世界有多大,你的棋盤就有多大」

「你的世界有多大,你的棋盤就有多大」,當你看到一個局面,所能想到的只有兩手棋,如果你的世界夠大,會發現原來還有第三種選擇。

作為一個職業棋士,必須保持冷靜,刻意壓抑情緒,甚至告訴自己不能有情緒,導致她感受不到內在情緒,不太會表達情感,進入演藝圈之後,才慢慢學習把自己的感受說出來,思考自己為何有這樣的感受,要把這樣的感受用在表演上面。

下棋的內斂和演戲的外放,如此的反差會不會影響日後的比賽?她說,「下棋時非常專注,感受不到太多東西,影響不大」,能夠隨時抒發情緒,身心也會比較健康。目前的她,正為下一階段的世界混雙賽做準備,並成立圍棋教室,傳揚圍棋文化。
FB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