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倫凱勒〔IX〕:文字的脈絡

目川文化 2019/08/16 10:07(30天前)
        第二天早上,蘇利文小姐帶我到她的房間,並給了我一個布娃娃。後來我才知道,這是帕金斯學院的盲童送給我的,蘿拉·布里奇曼還親手為娃娃做了衣服。

我和娃娃玩了一會兒,蘇利文小姐慢慢在我的手心裡寫下「娃娃」(doll)這個詞,這讓我對這個手指遊戲產生了興趣,並在她的手上模仿她的動作。能正確地寫出字母後,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樂和自豪,高興得連臉都紅了。我立即跑下樓,找到母親,然後在她手心裡寫出「娃娃」這個詞。

我當時並不知道自己在拼寫一個詞,甚至不知道字母的意義。在往後的日子裡,我學會了許多詞彙,其中有:帽子(hat)、杯子(cup)、別針(pin),以及一些動詞,如:坐(sit)、站(stand)、走(walk)。老師教了我幾星期後,我才明白,一切事物都有自己的名字。

有一天,蘇利文小姐試圖讓我理解「馬克杯」(mug)就是馬克杯,「水」(water)就是水,因為我把兩者搞混了。我們為了這兩個單詞爭執了好長一段時間。後來,她不再和我爭辯,而是從頭開始講起「娃娃」這個單字。她反反覆覆的講解使我非常厭煩和生氣,我一把抓起一個娃娃摔到地上,這種感覺真是痛快極了!我既不難過,也不後悔,因為我對這個娃娃並沒有愛。在我生活的這個寂靜無聲且黑暗的世界裡,沒有柔情和關愛。

我感覺到老師把碎片掃到壁爐邊。然後,她遞給我一頂帽子,我知道這就表示我們要去戶外曬太陽了。

我們沿著小路朝水井房走去。恰巧有人在打水,老師便把我的手放在出水口下方。當清涼的水流過我其中一隻手的時候,她在我的另一隻手上拼寫了「水」這個詞,先是慢慢寫,然後快速寫。我一動也不動地站在那裡,全心全意地感受她在我手心裡的動作。一瞬間,被遺忘的記憶湧入腦海,神祕的語言世界就這樣展現在我的面前。

就在那個時刻,我明白了「水」是在我手上自由流淌的一種清涼的東西。這個具有蓬勃生命力的詞語喚醒了我的靈魂,它帶給我光明、歡樂和希望。

水井房的經歷使我瞭解─所有的東西不只有名字,還有生命。回到家,我想起了被我摔碎的娃娃,便摸索著走到壁爐邊,拾起碎片。我試圖將它們重新拼回去,但一切努力都是徒勞。我的眼裡蓄滿了淚水,生平第一次感到悔恨和難過。

就在那天,我學會了許多新詞,其中有些詞我永遠也不會忘記:「母親」、「父親」、「妹妹」、「老師」,是這些詞語把我帶進了一個多采多姿的世界。那天晚上,我躺在自己的床上,沉浸在幸福的喜悅之中,迫不及待地盼望著新一天的到來。

(未完待續......)
FB留言

其它文章

  • 彼得.潘〔X〕:誘惑

    「他們是保姆向別處張望時,從嬰兒車裡掉出來的孩子。要是七天之後還沒人來認領,他們就被遠遠地送到夢幻島去了。我是他們的隊長。」 「那多好玩啊!」 「不過我們挺寂寞的。

    目川文化 16天前
  • 地心遊記〔X〕:準備出發

    叔叔又列舉了一些學術界中十分著名的學者看法, 試圖向我說明地心不可能有滾燙的岩漿存在的觀點。他提出的論 據充足, 說得頭頭是道。不知怎麼的, 他的熱情感染了我,我竟

    目川文化 16天前
  • 環遊世界八十天〔X〕:樂善好施

    路路通茫然地回到自己房間,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他一邊機械式地做著行前準備,一邊喃喃自語:「八十天繞地球一圈!福克先生是不是瘋了!我大概是在做夢吧,明天就好了……」 八

    目川文化 16天前
  • 海倫凱勒〔X〕:大自然的美妙及可怕

        蘇利文小姐來到我身邊的那個夏天,各種往事至今我仍記憶猶新。那時,我不斷地用手觸摸身邊的事物,盡力學會每一樣東西的名稱。觸摸的東西愈多,對其名字和用途瞭解得愈

    目川文化 16天前

降雨:

氣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