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倫凱勒〔VI〕:我的父母

目川文化 2019/07/05 12:32(44天前)
    我對父親最初的記憶是,有一次我穿過一堆堆的報紙,來到父親面前,發現他獨自一人舉著一張報紙。我不明白他在做什麼,於是學著他的樣子,甚至戴上他的眼鏡,以為這能幫我解開謎團,發現其中的祕密,直到後來,我才知道那些是報紙,而父親是其中一家報社的編輯。

父親寬容又慈愛,也非常顧家。他擅長打獵,而且十分好客。另外,據說他種的西瓜和草莓是這個地區品質最好的。而他總是把最早成熟的葡萄和漿果摘給我吃。我還記得他領著我從一株葡萄走到另一株葡萄、從一棵樹走到另一棵樹,以及在我高興時,他表現出的歡欣。種種情景,至今依舊歷歷在目。

他的故事講得非常出色。在我學會了說話之後,他常把有趣的事情拼寫在我的手心上,而他最高興的事,就是聽我把這些趣聞複述一遍。

聽到父親去世的消息是在一八九六年。當時我人正在北方度假,享受宜人的夏天,卻驚聞父親得急病驟然辭世的噩耗。這是我第一次經歷失去親人的巨大悲痛,也是我第一次親身經歷死亡。

我又該怎麼描述我的母親呢?她和我十分親近,反而讓我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從我出生之後,便享盡父母的寵愛,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當我的小妹出生後,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我都把她當成一個突然闖進我們生活的人,因為我知道自己不再是母親唯一的寶貝了。她坐在媽媽的懷裡,占據了我的位置,奪走母親的關愛和時間,這讓我嫉妒不已!而且後來發生的一件事,更是讓我覺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那時,我有一個心愛的洋娃娃「南茜」。南茜是我脾氣失控時無助的受害者,但我也對她傾注了我所有的愛意。我從沒有這樣愛過一個洋娃娃,我愛她,勝過愛任何一個會眨眼、說話的娃娃。我常將南茜放進她的搖籃,學著媽媽的樣子安撫她。有一天,我發現妹妹正舒舒服服地睡在南茜的搖籃裡,我頓時氣炸了,立即衝過去把搖籃掀翻,如果不是母親及時接住她,她可能就摔死了。當時,我正處於聾盲的雙重孤獨之中,並不能理解關愛的言語和陪伴所帶來的溫暖。

直到後來我懂事了,蜜德莉和我才終於進入彼此的心靈,儘管她不理解我的手語,而我也不明白她的稚氣語言。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想要表達自己想法的渴望也不斷地增強。僅有的幾個手勢愈來愈不夠用,致使我在無法讓別人明白自己的意圖時,總會大發雷霆。

那就像隱形的手抓著我,我拼命地想掙脫。不是需要幫助的那種掙扎,而是一種精神上的交戰。我通常會大哭一場,直到精疲力盡。如果母親在旁邊,我就會鑽進她的懷抱,傷心得讓她不知所措。

(未完待續......)
FB留言

其它文章

  • 地心遊記〔IX〕:通往地心的火山

           「我們不可能從這裡下到地心, 火山口有滾燙的岩漿, 所以……」        「如果這是死火山呢? 目前地球表面的活火山只有三百座左右, 像斯奈菲爾,

    目川文化 2天前
  • 彼得.潘〔IX〕:幻化成仙子的笑聲碎片

            溫蒂爬起來,和彼得一起坐在床沿上,「你實在太可愛了。」她還說他願意的話,可以給他一個吻。         彼得不明白什麼是吻,以為要給他東西,就把手

    目川文化 2天前
  • 海倫凱勒〔IX〕:文字的脈絡

            第二天早上,蘇利文小姐帶我到她的房間,並給了我一個布娃娃。後來我才知道,這是帕金斯學院的盲童送給我的,蘿拉·布里奇曼還親手為娃娃做了衣服。 我和娃娃

    目川文化 2天前
  • 環遊世界八十天〔IX〕:啟程!

            一張打賭的字據當場寫好,六位當事人即刻簽字。福克的態度仍舊非常冷靜,不知情的人根本看不出來,他剛剛拿出自己的一半財產,打了一個風險很大的賭。    

    目川文化 2天前

降雨:

氣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