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倫凱勒〔I〕:童年記憶

目川文化 2019/04/26 10:05(55天前)
   書寫自傳令我惶恐。我的童年被帷幕籠罩,要將其掀開讓我深感不安。童年時光距今已久,哪些是事實?哪些又是我的幻想?連我自己也分不太清楚了。

為了避免冗長乏味,我只將最有趣和最有價值的事情敘述出來。

一八八○年六月二十七日,我出生在塔斯昆比亞,那是一個位於美國阿拉巴馬州北部的小城鎮。

父親的祖先是瑞士人,後來移民到美國的馬里蘭州,並在此定居。讓人驚訝的是,其中一位祖先還是聾啞教育專家。誰能想到呢?他竟有我這樣一位又盲又聾又啞的後人。每次想到此事,我都覺得世事無常啊!

我的祖父在阿拉巴馬州買了土地後,整個家族就在這裡定居了下來。

我的父親亞瑟·凱勒是南北戰爭中,南方聯軍的一名上尉;母親凱特·亞當斯是他的第二任妻子,年紀比他小很多歲。
當時,南方人習慣在居住的房子附近再蓋一間小屋子,以備不時之需。我父親在南北戰爭之後,也蓋了這樣的建築,屋子只有一個大房間和一個供僕人休息的小房間。父親和我的母親結婚後,就住進了這間小屋。在我還沒有因為生病而失去視力和聽力之前,也住在這裡。

房子被葡萄藤、攀藤玫瑰和金銀花環繞攀附,從院子望過去,就像是一座用樹枝搭建而成的涼亭。小小的門廊隱沒在黃玫瑰和南方茯苓花交織而成的花叢裡,是蜂鳥和蜜蜂最喜歡出沒的地方。

凱勒家族的祖宅和我們的小屋只有幾步之遙,房子和周圍的樹木、圍欄爬滿美麗的常春藤,因此被人稱為「常春藤園」,那裡是我童年時的樂園。

我會沿著黃楊樹籬摸索著前進,憑著嗅覺找出含苞初綻的百合花和紫羅蘭。將溫熱的臉湊近清涼的樹葉和青草之間,沉浸在涼爽歡愉的氛圍之中。當我輕輕漫步在花園的每一處美景當中,感覺多麼的愜意啊!在花園盡頭破敗的涼亭上,繞滿了綠意盎然的常春藤、蔓生的鐵線蓮、垂懸的茉莉,和一些叫做蝴蝶百合的稀有花卉,這種花卉脆弱的花瓣就像蝴蝶的翅膀一樣。不過,最惹人憐愛的依然是攀緣在門廊上的薔薇花,它們在清晨晶瑩剔透的露水中,顯得那樣純潔、嬌嫩,在空氣中瀰漫著清新的淡淡幽香。

(未完待續......)

FB留言

其它文章

  • 海倫凱勒〔IV〕:焦躁的成長

        我注意到母親和我的朋友都是用嘴巴在交談,而不是像我一樣用動作來表示。所以有時候,我會站在兩個說話的人之間,伸手摸著他們的嘴唇。但我仍然弄不明白他們言語的意思

    目川文化 13天前
  • 環遊世界八十天〔IV〕:應聘成功的路路通

        「你的錶慢了。」福克先生說。     「請恕我直言,先生,但這不可能。」     「你的錶慢了四分鐘。不過不要緊,你只要記住相差的時間即可。好了,從這一刻起

    目川文化 13天前
  • 彼得.潘〔IV〕:達林太太看見『他』了!

        那天晚上,達林太太給孩子們洗了澡,又給他們唱歌,直到他們一個個溜進了夢鄉。一切都顯得那麼安詳舒適,於是她坐在火爐旁,靜靜地縫起衣裳來。育兒室閃著微弱的三盞燈

    目川文化 13天前
  • 地心遊記〔IV〕:戀情被發現了!

        「為什麼? 為什麼? 哈! 我怎麼知道? 不過走著瞧, 哪怕不吃飯、不睡覺, 我也一定會破解的! 」     「你也一樣! 」他補充道。啊! 幸虧我剛剛吃了

    目川文化 13天前

雜誌最新

降雨:

氣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