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報〔Ⅷ〕:太陽史詩

目川文化 2019/01/04 13:45(78天前)


在黃昏的薄暮中, 雄丘鷸機警的四處張望, 尋找雌丘鷸。

獵人摘下帽子, 朝空中一拋。

雄丘鷸看見一個黑乎乎的東西從地面一躍而起, 又掉了下去。

是雌丘鷸嗎? 雄丘鷸轉了個彎, 徑直朝獵人飛來。

砰! 這隻丘鷸也一個倒栽蔥, 摔了下來, 重重的撞到地面, 當場斃命。

天色漸漸變黑, 丘鷸的叫聲此起彼落, 一會兒在這邊, 一會兒在那邊, 獵人不知道該往哪邊轉身才好。

獵人激動得雙手發抖。

砰! 砰! 沒打中。

砰! 砰! 又沒打中。

還是別開槍了, 放過一﹑ 兩隻丘鷸吧。需要定定神。

好了, 手不抖了。現在可以開火了。

在幽暗的森林深處, 一隻貓頭鷹聲音嘶啞的怪叫一聲。一隻睡眼矇矓的鶇鳥嚇醒, 驚惶失措的尖叫起來。

天黑了, 很快就不能開槍了。

終於, 又傳來了叫聲: 「吱咯喀! 吱咯喀! 」

在另外一邊也響起了: 「吱咯喀! 吱咯喀! 」

兩隻飛行的丘鷸恰好在獵人的頭頂上方碰頭, 立刻互打起來。

「砰! 砰! 」獵人這次是用雙筒槍, 兩隻丘鷸都掉了下來。一隻蜷縮成一團, 另一隻轉啊轉, 正好落到獵人腳旁。

好, 該走啦。趁著還看得見小路的天色, 要趕到鳥兒求偶鳴叫的地方去。

-

第二期 候鳥返鄉月——春季第二月
太陽史詩【四月】


四月, 請把雪點燃!

四月還在沉睡, 春風卻已輕拂, 預示著天氣將變暖和。這個月, 水從山上潺潺流下, 魚兒活蹦亂跳。春天解放了積雪之下的大地之後, 便緊鑼密鼓的進行第二項職責: 解放冰層之下的流水。由雪水匯聚成的小溪, 悄悄流入小河,河水上漲, 掙脫了冰的束縛。融化的雪水奔流, 肆意的在谷地上氾濫開來。

大地飽飲了雪水和溫暖雨水, 穿上綴著嬌美雪花蓮的綠色外套, 繽紛絢爛。森林卻依舊光禿禿的杵在那裡, 等待春天的眷顧。不過, 樹汁已開始蠢蠢欲動, 滋潤了新生的幼芽, 地上和枝頭上的花兒都開了。

(此篇設有〔打靶場〕問答遊戲,請參考實體書。)

(未完待續……)

FB留言

其它文章

  • 森林報〔XI〕:到馬爾基佐夫湖獵鴨

    打獵:到馬爾基佐夫湖獵鴨 春天,市場上銷售著各種各樣的野鴨。而這時在馬爾基佐夫湖裡,野鴨的品種更豐富。 位於涅瓦河口和王冠城所在的科特林島之間那一部分芬蘭灣,自古以

    目川文化 15天前
  • 小鹿斑比〔XI〕:可愛的紅松鼠

    斑比非常喜歡這隻紅松鼠,他喜歡一邊聊天,一邊看著紅松鼠在樹上東奔西跑、上躥下跳,有時候,紅松鼠安靜的趴在一根樹枝上,翹起她蓬鬆的尾巴, 露出她白色的胸脯,並把靈活的

    目川文化 15天前
  • 小戰馬〔XI〕:迫在眉睫

    被放出來之後,小戰馬照樣壓低著身子,豎起耳朵,快速的向前奔跑,風穿過牠耳朵上的星星,發出「咻——咻——」的聲音。 獵狗明基和法格竄了出來,牠們知道,這一次又是遇上難

    目川文化 15天前
  • 柳林風聲〔XII〕:河鼠的救援

    河鼠站在原地,神情嚴肅的沉思了一、兩分鐘。隨後他轉身進屋,將一根皮帶繫在腰間,往皮帶上插了幾把手槍,又從大廳的一角拿起一根粗木棒,便朝野樹林走去。 天色已經昏暗下來

    目川文化 15天前

降雨:

氣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