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林風聲〔Ⅸ〕:蛤蟆愛上汽車

目川文化 2019/01/04 13:45(74天前)
「我們該拿他怎麼辦?」鼴鼠問河鼠。

「什麼也不用做。」河鼠簡單明瞭的說,「我太了解他了,他已經著了魔,之後幾天都會這樣瘋瘋癲癲的,我們還是去看看要怎麼收拾那輛車吧!」

經過仔細檢查,他們發現蓬車已經破損得一塌糊塗,無論如何都沒辦法再上路了。河鼠一手牽著馬,一手提起鳥籠,和籠裡那隻驚恐萬分的小鳥。

「走吧!」河鼠一臉嚴肅的對鼴鼠說:「離最近的小鎮還有五、六里遠,我們只能用走的。」

「蛤蟆怎麼辦?」鼴鼠不安的問:「我們總不能把他扔在路中央不管吧?那樣太危險了。萬一再來一輛汽車怎麼辦?」

「哼!管他的!」河鼠氣呼呼的說:「我跟他已經一刀兩斷啦!」

可是,他們沒走多遠,蛤蟆就追了上來。他仍舊氣喘吁吁,兩眼發直、呆呆的盯著前方。

「你聽著,蛤蟆!」河鼠厲聲說:「我們一到鎮上,你就馬上去警察局,打聽一下那輛汽車是誰的,然後控告他們。接著,你得去找一個鐵匠或修車輪匠,把馬車給修理好。」

「警察局!報案!」蛤蟆喃喃自語著:「要我去控告這天賜的完美禮物?修馬車?我和馬車已經永遠說再見啦!」

「看見了嗎?」河鼠無可奈何的對鼴鼠說:「他真是無可救藥。算了,等我們到了鎮上,就去火車站。我今後再也不跟這個可惡的傢伙一起出去玩了!」河鼠一說完,生氣的哼了一聲,就再也不理蛤蟆了。

一到鎮上,河鼠和鼴鼠便直奔火車站。他們把馬寄放在一家旅店的馬廄裡,接著搭上一列慢車。等火車到站後,他們把神情恍惚的蛤蟆護送到家,吩咐管家照顧好他,最後划著自己的小船,返回家中。

第二天,傍晚的時候,鼴鼠在河邊釣魚,水鼠來了。他想找他的好朋友談天,他已經找他一會兒了。「你聽到這件新聞沒有?」他走到鼴鼠身邊說,「沿著這條河,所有的動物都在談這件事,今天一大早,蛤蟆乘第一班車進城去了。他訂購了一輛最豪華的大汽車。」

(未完待續……)

FB留言

其它文章

  • 森林報〔XI〕:到馬爾基佐夫湖獵鴨

    打獵:到馬爾基佐夫湖獵鴨 春天,市場上銷售著各種各樣的野鴨。而這時在馬爾基佐夫湖裡,野鴨的品種更豐富。 位於涅瓦河口和王冠城所在的科特林島之間那一部分芬蘭灣,自古以

    目川文化 11天前
  • 小鹿斑比〔XI〕:可愛的紅松鼠

    斑比非常喜歡這隻紅松鼠,他喜歡一邊聊天,一邊看著紅松鼠在樹上東奔西跑、上躥下跳,有時候,紅松鼠安靜的趴在一根樹枝上,翹起她蓬鬆的尾巴, 露出她白色的胸脯,並把靈活的

    目川文化 11天前
  • 小戰馬〔XI〕:迫在眉睫

    被放出來之後,小戰馬照樣壓低著身子,豎起耳朵,快速的向前奔跑,風穿過牠耳朵上的星星,發出「咻——咻——」的聲音。 獵狗明基和法格竄了出來,牠們知道,這一次又是遇上難

    目川文化 11天前
  • 柳林風聲〔XII〕:河鼠的救援

    河鼠站在原地,神情嚴肅的沉思了一、兩分鐘。隨後他轉身進屋,將一根皮帶繫在腰間,往皮帶上插了幾把手槍,又從大廳的一角拿起一根粗木棒,便朝野樹林走去。 天色已經昏暗下來

    目川文化 11天前

降雨:

氣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