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醫讓我瞎了眼 冒牌生手術失敗背後真相

獨家報導 2019/01/14 12:24(39天前)
製作人:社長 張淯|文:孫苡傑、陳煥鈞|圖:冒牌生提供|責任編輯:陳煥鈞

成立《海賊王驚點語錄》粉絲團,網路專欄作家「冒牌生」楊立澔,時常在個人粉專分享自己的創作文章,獲得許多網友不少好評,在臉書擁有超過77萬粉絲,也是出版一系列書籍的暢銷作家,常常在網路平台上直播分享。不過在2017年下半年他突然沉寂,有近一年時間沒再透過網路平台直播;原來當年7月他與淨妍醫美診所台北站前店合作,接受玻尿酸隆鼻手術,卻發生意外導致右眼失明,鼻樑部分潰爛。

2018年2月待傷口穩定後,冒牌生開始接受鼻子重建手術,過程中取額頭皮膚和耳後軟骨進行重建,至目前為止已做了6至7次相關手術,因為手術之故,額頭產生傷疤,鼻子仍然有變形狀況,冒牌生透露,最近一次重建手術在2018年12月3日,不知未來還有多少手術等著他……

1年多前,冒牌生在沒有任何徵兆的情況下,停止在社群平台開直播,雖然後來陸續有網路文章刊出,但仍然讓關心他的臉友(臉書好友)感覺有些不尋常。沒人想到,他是因為接受合作醫美診所的玻尿酸隆鼻手術,導致右眼失明且鼻子潰爛,整張臉幾乎毀容,原本有著光明未來的他,人生跌入黑暗的五里霧。 在2018年8月初,冒牌生打破沉默站上鎂光燈前,先在臉書發文,後來接受媒體訪問,指出為他手術操刀曾姓醫生,將施打的玻尿酸逆流注入右眼視神經血管,「他(醫生)打第一針瞬間,我右眼視線就只剩下一半」;那時的他,並不知道未來將成為身障者。根據冒牌生對記者的說明,當天醫生並沒有告知他手術風險,診所的工作人員也沒有讓他簽下手術同意書與麻醉同意書,冒然將他送進手術室。

老天爺希望我看見世界的美好

在2018年底,冒牌生接受《獨家報導》訪問,他表示有一年的時間都在跟診所做協商,討論賠償等事宜,但是沒有達成共識。到了2017年12月底,冒牌生決定提告之後,淨妍醫美診所開始漸漸沒有聯絡,甚至等到新聞曝光,醫師與診所方面一直沒有再聯絡。「反正現在醫師他們也過得很好,也在等法院判決,我們也是在等法官判決,可是這件事情的判決可能要拖很久。」未來的方向在哪?冒牌生既點頭、又搖頭。 「有天我媽媽看到袁惟仁的新聞」,冒牌生聲音中帶著一點哽咽,「她看到袁惟仁臥床的新聞後,那天晚上打電話給我,跟我說:『我們要用另一個角度看。』我聽著有點茫然:『什麼事?怎麼了?』我媽說,還好受傷的只是一隻眼,要感謝還有一隻眼睛,還看的到。其實我一直都是這麼想,一直告訴自己還有一隻眼睛。老天爺讓我只有一隻眼睛,是希望我看見世界美好的一面,不是那悲慘的另一面。」 「冒牌生」楊立澔在2017年7月17日下午,踏入到台北車站附近的淨妍醫美診所,原本希望離開時是一個嶄新面貌的自己,結果迎接他的,是全世界沒有人想走進的困境。

什麼是玻尿酸微整形?

玻尿酸是人體內本來就有的天然成份,屬於一種葡萄糖胺,存在於皮膚、眼球、關節裡面,有保水、滋潤及潤滑等作用,在人體內會隨著年紀越大,玻尿酸的產量會逐漸減少。 當玻尿酸注射進皮膚比較淺層的地方,可以讓皮膚看起來緊緻、光澤有彈性,一般注射在靜態的紋路、皮膚的凹陷處,例如法令紋、淚溝、太陽穴,及臉頰凹陷的地方。

玻尿酸微整形的材料與技巧不停在進步中,玻尿酸有相當多不同的種類,也有許多不同的注射方式,以應用在不同的部位上,現在甚至有些玻尿酸在注射某特定部位時,會出現類似拉皮、提拉的作用。

 

送醫院急診,竟然叫計程車

曾姓醫生為冒牌生進行玻尿酸隆鼻手術,打針瞬間一陣刺痛,右眼視線就開始模糊。雖然後來醫生再施打玻尿酸溶解酶,試著化掉玻尿酸,但沒有出現效果。冒牌生表示,自己當下還因緊張而嘔吐,即使該診所請所內另一位醫生進行緊急處理仍然沒有改善,一直延到晚上6點,診所才叫計程車,將他送往內湖的三軍總醫院急診,沒有叫救護車。 然而,當時適逢下班尖峰時間,延誤了急救時間,晚上7點才抵達醫院。後來住院10天接受高壓氧治療,右眼視力一直不見起色,再到板橋亞東醫院做視神經檢查,遭判定「已無光感」。 不只右眼失明,雖然在住院的10天期間,接受高壓氧修復神經治療仍然無效。除了右眼看不到,冒牌生透露,因玻尿酸隨著血液竄流,鼻子瘀青逐漸惡化,不單開始化膿流血,甚至還出現潰爛狀況。即使受傷,冒牌生仍然心繫工作,還詢問傷口是否會好,三總醫師嚇了一跳:「你還想工作!你到底知不知道這個有多嚴重?」 冒牌生說,事發後兩天,淨妍醫美診所院長陳俊光才到三總,在未經三總的許可下祕密處理冒牌生的鼻子和臉部傷口,再次施打溶解酶。冒牌生提到,三總的護理紀錄甚至還記載「淨妍醫美的人把三總的護理人員擋在門外」。冒牌生指出,醫美診所的清創似乎沒有帶來好轉,鼻子傷口持續潰爛,外表也開始結痂,最終轉往台北長庚醫院處理。 2018年2月待傷口穩定後,冒牌生開始接受鼻子重建手術,過程中取額頭皮膚和耳後軟骨進行重建,至目前為止已做了6至7次相關手術,因為手術之故,額頭產生傷疤,鼻子仍然有變形狀況,冒牌生透露,最近一次重建手術在2018年12月3日,不知未來還有多少手術等著他。

找不到鑰匙孔、走路看不見焦點

因為只有左眼看得到,在缺乏距離感的狀況下,冒牌生在臉書上的內容寫著,「每天開門,我找不到鑰匙孔」,雖然朋友們在今年生日時為幫他辦了慶生宴,但是他甚至無法為自己點蠟燭。 冒牌生告訴記者,只要到外面的大街上,或者在很多人的地方,「我都會感到害怕,走路的時候很怕會撞到別人。有時候人從我右邊過來,我看不到,也找不見目光的焦點。」 除了右眼失明的不方便,因為臉部幾乎毀容,冒牌生表示不敢近距離看到自己的臉,即使照常演講和在IG平台發照片,照片都是遠遠拍,甚至不敢開直播和錄製Youtube頻道。手術失敗後一年間冒牌生都不太敢關燈睡覺,「我怕燈一關,明天是不是就全看不見了」。
玻尿酸微整形的危機? 玻尿酸微整形,以眉心至鼻翼兩側三角地帶的風險較高,在非常罕見的病例中會出現皮膚壞死、眼睛失明等,但機率僅有數萬分之一。造成皮膚壞死與造成眼睛失明的情況不同,皮膚壞死是因為注射玻尿酸造成血管栓塞或者是血管壓迫。 眼睛失明的原因是因為注射玻尿酸時,有極小的機率,因為將玻尿酸注射到某一條小的動脈血管裡,逆流到視網膜的動脈造成栓塞。我們的視網膜極為脆弱,只要有一點點玻尿酸進到血管裡,就會造成部分或是全部的壞死。 發生意外的機率,有部分可歸因於醫生對於解剖構造的熟稔、手術操作的手感,以及手術經驗。醫生為預防手術出現問題,首先動作上都會比較溫柔,第二是醫生會用手指按壓著鼻樑與眼睛的中間,避免玻尿酸逆行到視網膜的動脈;另外,醫生可能會有回抽的動作,還有鼻樑額頭比較危險的部位會使用鈍針,讓刺進血管的機率下降。 搶救機制與黃金時間? 玻尿酸微整形發生意外狀況,搶救有時效性,但目前尚沒有標準的治療流程。意外發生當下,病患會覺得非常疼痛,此時醫生應立刻停止,不再用力的推針。若注射玻尿酸的部位皮膚突然失去血色,就可懷疑否注射到的血管或壓迫血管,此時應當趕快提供玻尿酸的溶解酶,迅速將玻尿酸溶解為水劑散開。 如果影響到視神經,患者在第一時間就會覺得視力模糊,無論病人是部分的視覺或全部的視覺喪失,醫生都要立刻處理。關於黃金搶救時間,皮膚可能要在數小時內就處理;如果是眼睛視網膜,搶救時間可能只有1到1.5小時之間。 醫生還可以提供硝酸甘油類的藥物,也就急性心臟病所使用的藥物,它可擴張血管盡量讓栓塞部位有更多血液循環;或是注射甘露醇,用來保持血管的滲透壓、降眼壓。第三是開始按摩眼球,用手輕輕向下壓0.2到0.3公分,時間大概是20秒到30秒並反覆動作,然後觀察視覺有沒有稍微好轉,並且立刻轉診至專業眼科醫師,確認視網膜的狀況。日後若病況較穩定,可以進行高壓氧治療,讓栓塞造成的傷害降低。

學會與疤痕共處,與傷口一起變強大

很多人問冒牌生,怎麼樣走過這段痛苦,他寫下一段話:「傷害留下來的疤痕不會立刻完全消失,所以我們要學會的是與它共處。你的傷口不是你的敵人,它只是在保護你,和你一起變得強大。」 在一次又一次的重建手術中,冒牌生感嘆:「眼睛看不到了,鼻子攣縮變形了,我的醫生為了修補我變形的鼻子,從我的額頭拔了一塊肉下來補在那裡,那我額頭又多了一塊疤……。整件事在別人來說,只是茶餘飯後;對我來講,是我一輩子的事情,我不曉得何時才會慢慢跟這件事情說再見,現在我32歲,到了38、40歲,它還是會在。」 冒牌生也說,傷後上台演講,擔心台下觀眾會把他當成殘疾人士,並且以異樣眼光看待他。「12月(2018年)的時候,有個男生來聽我演講,當時我外表狀況還不錯,那個男生說:『欸,我看你恢復得很好,沒有什麼問題啊,你那天真的很會演,根本就沒有什麼狀況吧!』也有朋友說:『我覺得你好棒,你好堅強。』我知道這些人想鼓勵我,也感謝這些朋友們的好意,可是我不想這麼棒,不想堅強,因為這不是我想要的。」 冒牌生回想,有一次他的母親曾問他,「你是不是覺得媽媽把你生的不夠好,你才去做醫美?」,其實自己從來沒有這樣想。「我永遠記得她在我面前強忍著眼淚的模樣。」對於母親在這段過程當中所吃的苦,覺得自己很不孝,不只讓自己受傷,也讓家人的心受傷。
醫美診所對事件回應 對於冒牌生的指控,淨妍醫美診所在媒體聲明強調,事發之後即在第一時間作出相關之醫療處置,認為相關過程應該沒有任何不妥,聲稱並無所謂封口費一事,並且反指冒牌生求償3,900萬元不成,才在事發一年後,將這件已由檢察官偵查中的事件公開。 淨妍醫美診所也強調,他們和冒牌生之間屬於商務上業務合作代言關係。並表示無法認同冒牌生提出遠超單純醫病關係要求,不成後用自己熟悉的網路媒體,進行為不實的攻訐。此外,他們也呼籲媒體在檢察官偵查結果出爐之前,不要報導該事件,以達到維護相關當事人的權益,以及符合法律之相關規定。 冒牌生方面表示雙方最後的協議是1000萬,因談判破裂並沒有拿到和解金。

和解條件無理,診所自稱無責任

在進行玻尿酸隆鼻手術失敗後續處理過程中,冒牌生和淨妍醫美診所也開始進行後續賠償問題。剛開始診所聘請的律師表示,手術失敗是醫生和冒牌生方面的問題,願意以新台幣100萬元和解,但診所沒有責任。冒牌生對於該診所一直不願意承認自己有錯感到難過、憤怒。 歷經幾次談判,雙方協議1千萬和解,但冒牌生表示,無法接受和解書內提到若事情曝光要倒賠診所1千萬的條件,因此協商破局。「若是對方的人將事情曝光,我也要賠償1千萬?這太不合理」,對方律師辯稱僅要求事情曝光原額賠償並無不妥,終致破局。而冒牌生則因為不能接受不合理的和解條件,才決定交由司法判決。 冒牌生表示,糾結了整整一年的時間,幾經考慮後,最終決定在2018年8月公開此事,讓大家知道施打玻尿酸的風險和嚴重性。


「我從來沒有為這件事掉過一滴淚,但11月6日那天,我在IG上面寫了一篇文章,那時我哭得像個嬰兒,寫的時候哭,在寫完之後看到大家留言也哭。哭不是因為難過,而是一種釋放,過了這麼久,我的委屈總算宣洩了。」 經歷了如此長時間,冒牌生再度站出來,在《獨家報導》發聲:「最近去輔仁和淡江大學演講,然後覺得我喜歡工作,喜歡跟大家講話,因為我工作會忘記自己是一個受傷的人。我回答讀者們的問題,覺得自己有被需要的價值。當讀者問一些工作、人生、生活的困頓,我會給他們說說我的故事,他們聽了後會更有力量往下走,其實這對我來講,就是再好不過的人生禮物。」
FB留言

其它文章

降雨:

氣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