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油芒失落半世紀 躋身救糧荒超級食物

全球中央 2022/01/28 10:00(153天前)



2016年,一心想種原住民傳統穀物的邱曉徵,向人要來台灣油芒的種子,抽穗後,部落裡老人家看到感動不已。但他們後來才知道,原來種下的,竟是中研院口中的「超級未來食物」。


文/盧太城、張雄風 (中央社記者)


在雲霧裊繞的山腳下,一片翠綠的農作物看來生命格外旺盛。這藏身在台東延平鄉武陵山下的植物叫「油芒」,被譽為「超級未來食物」。

「布農族的食物不應該只有小米。」綁著馬尾的43歲布農族男子邱曉徵走在布谷拉夫部落田間,思緒回到七年前。

驚見半世紀前傳統穀物 長者感動用母語聲聲喚

邱曉徵說,2014年他問父親邱貴春,「我們(原住民)的穀物應該不只是小米」,於是父親向部落耆老tama sazu取得某傳統穀物的種子給他。他在2015年初播種,當年4月開始抽穗,只知道布農人稱它為batal。

他搜尋「原住民傳統穀物」,當時出現很多圖鑑,其中也出現了油芒的照片,因為不會比對,當時誤認batal穗樣子就是油芒,於是帶著它去農委會台東農業改良場詢問,結果研究員說「你們帶來的穗稱為稷」。

他說,當時還蠻失望的,但也至少釐清了布農族的batal就是「稷」。

直到2016年底,邱曉徵參加小米課程時,在課堂中遇到研究幾10年原住民穀物的林志忠老師。他問老師,有沒有聽過台灣油芒,老師說有,他又問老師有沒有種子給他。老師嚇一跳,認為這種穀物應沒有人想要復耕了,「當時沒有經濟價值可言」,但是邱曉徵說,「不管,我就是想要種傳統穀物」。

邱曉徵說,當時只知道種的是台灣油芒,但是不知道布農族有沒有這穀物。等到抽穗後,海岸山脈鸞山部落70幾歲的老人家過來,看到他田裡的植物直接用母語喊出「Dill」,驚訝地問「你們還會種Dill」。就這樣,誤打誤撞找到布農族的傳統穀物,回過頭來找日治時期文獻也確實如此。

邱曉徵說,老人家看著油芒,感動地說,這傳統穀物在布農族部落消失半世紀了。1941年發生內本鹿事件後,日本政府將住在內本鹿的布農族人強制遷移到海岸山脈的鸞山部落,當時族人也帶著傳統穀物一起移居。剛遷移到鸞山部落時還有人種,後來就消失,沒想到50幾年後又看到。

更讓人意外的是,2019年媒體報導,中研院投入數年研究,油芒是在氣候變遷下的「超級未來食物」,「原本只是要找回傳統穀物,沒想到挖到寶」。

找回與土地族群的連結 部落餐廳推廣懷念滋味

油芒一年兩次收成,分別是在5月和11月,顆粒和小米一樣大小。一塊田的油芒不會同時成熟,因此只能手工分批採收,處理時它的細毛會藏在衣服內「洗也洗不掉」,奇癢難耐,因此穿過的衣服都會丟掉。油芒的口感如何,邱曉徵也說不上來,他說「就是一種食物的概念,就像小米、稻米一樣」,目前部落內的「卡那歲工作坊」製作小米油芒飯,訴說小米油芒飯的故事。

卡那歲農場女主人說,將此道油芒和小米一起慢慢煮成的食物取名為「記憶的味道」。菜名取得很貼切,很有情感,這是原住民老人家畢生思思念念、難以忘懷的味道。

另外,海端鄉崁頂部落的蓋亞娜餐廳和延平鄉永康部落的烏尼囊工作坊也都有推出油芒相關料理;台東市的七度空間也研發油芒千層派,油芒料理逐漸在台東推廣。

邱曉徵父子種植油芒已有六年經驗,他們希望更進一步推廣油芒種植,除了讓部落各個年齡層都能參與在其中,把部落在地的人文、自然、教育與環保的特色發揮出來。

目前會先以台東縣延平鄉布農族人推廣種植。未來會往北發展,從海端鄉、卓溪鄉、萬榮鄉,最後再推廣到全國的布農族部落,希望族人能夠種回自己的糧食,讓族人了解台灣油芒在世界的重要角色與地位。

農委會台東區農業改良場雜糧研究室主持人黃子芸表示,油芒的利用研發栽種由高雄農改場負責,台東場只負責保種,但是如果民眾有興趣也會協助、輔導栽種,目前場內保有10個品種的油芒。

邱曉徵說,他和父親堅持復耕傳統穀物,其實就是一種與過去、土地、族群文化、情感上重新的連結,也是對這塊土地愛的表現,「不想讓油芒在長者們的生活中繼續式微,在我的生命中消失」。

油芒抗旱耐鹽營養高 中研院復育有初步成果

油芒是瀕臨絕跡的台灣特有植物,中研院八年前提出復育計畫已有小成。除了商品化能幫助原住民部落,也希望透過油芒抗旱耐鹽的特性,為世界上糧食缺乏的地區盡一分心力。

中央研究院植物暨微生物學研究所研究助理徐子富告訴《全球中央》,重新找出油芒,到有商品問世,歷經12年。

中研院油芒研究的計畫主持人是中研院植微所博士邢禹依,徐子富長年擔任研究助理,針對油芒復育、量產到商品化全程參與。徐子富說,最初找到油芒時,全台只剩六株,這種植物在國外都沒有,而且抗旱、耐鹽,加上營養豐富、全株都可使用,是非常有價值的植物。

根據高雄區農業改良場資料,台灣每年約有300萬公噸的廢棄稻桿及稻殼,稻桿、稻殼處理方式包括就地掩埋、直接燃燒等。稻桿分解不易,腐熟過程中產生厭氣環境而影響作物根系生長,燃燒稻草則易造成空氣污染,甚至引發交通事故,可見為農業廢棄物另覓出路的迫切性。

徐子富說明,其實油芒全株可用作循環經濟,油芒種子可供人煮食或加工食用,莖桿則可給雞鴨牛羊等動物作為飼料,實用價值高且完全不浪費;加上它不含麩質,對於有麩質過敏的人而言,油芒的相關產品可以列入選擇。

另外,透過高雄農改場合作,針對台灣各地魚塭土地遭鹽化,擬進行鹽化土地種植油芒實驗,持續研發可行的耕種模式,以供日後推廣到貧瘠缺水處,或者國際難民營居住地區。

減少翻土具固碳效果 有利減緩氣候變遷

2021年遭逢台灣半世紀多以來最大旱災,西半部因缺水造成大面積停灌休耕。徐子富說,雖然不能說油芒完全沒有受到影響,但相較於其他依賴水耕的農作物而言,油芒受到的衝擊的確較小。

徐子富特別強調,現在氣候變遷議題獲得各界關心,油芒是三年生作物,每次收成只需要從莖桿部切除後,就可以再次生長,只需要三年翻一次土、犁,減少原先在土壤中的碳被釋放到大氣。相較於水稻100至120天、小麥約半年就需要犁田一次,更具固碳效果。

根據農委會在「水田連續轉作旱作之研究」指出,經三年九期作後,土壤pH值及有機質含量呈下降趨勢,並有隨氮肥使用量增加而降低pH值的現象,因此應以水、旱輪作。徐子富說明,目前農委會推薦的旱作作物如薏仁、高粱等,甚至還有旱田補助,希望農委會也能將油芒列入旱田轉作的作物之一,更利於推廣。

徐子富也提到目前油芒較弱勢的地方,由於油芒莖桿較長,成熟的油芒可以長到180公分高,較其他作物更擔心強風,如颱風季的影響,因此未來的研究方向則是看能否將它矮化,或是加強莖桿的韌性。

發揚原住民的智慧 盼為全球糧食安全效力

就商品化的情況,徐子富進一步表示,透過油芒社會企業團隊協助,以「島原」為品牌,自2020年7月起至今,已陸續推出如「油芒開心醬油」、「油芒電光米」及「油芒手工皂」三款系列商品。

此外,油芒又稱為「蘆麥」,源自於排灣族語lumaj。島原團隊嘗試以蘆麥的食材特性研發出世界首創啤酒,以蘆麥部分取代小麥釀製「蘆麥啤酒」,這是對原住民的尊敬跟感謝,讓油芒叫回自己的名字。

徐子富強調,一來這項作物友善土地,再來透過商品化的過程,希望能支持原住民產品和傳統作物;將來若擴大栽種,也希望能有利潤分享回饋部落,或以原住民營運的方式,來改善部落的生活。

徐子富表示,團隊希望能將油芒提報為世界文化遺產,目前已向文化部提案,接下來會再與英、日學者合作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提案,未來希望在全球糧食上,台灣也能為世界盡一份心力。

本文轉載自《中央社全球中央雜誌》。全球中央電子書請連結:
https://www.ysgoshopping.com/

FB留言

其它文章

降雨:

氣溫:

合作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