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勒布羅開放藝術展 顛覆想像創造小城價值

全球中央 2022/01/28 10:00(148天前)

奧勒布羅這個小城,因開放藝術而聞名,顛覆人們對藝術的想像。藝術不再是高不可攀、鎖在展覽館裡的物品,而是可以在大眾生活裡產生連結和共鳴。


文/黃齡儀 (旅居斯德哥爾摩)


位於瑞典中部、斯德哥爾摩和哥特堡之間的奧勒布羅(Örebro),是一個僅有12萬人口的小城,原本並非熱門觀光景點,但每兩年舉辦一次的開放藝術展(OpenArt),將這座小城搖身一變為迷人的藝術城,讓許多遊客趨之若鶩。

小鎮變身露天美術館 藝術與社交的雙重饗宴

始自2008年的開放藝術展,於北歐氣候最宜人的6月至9月在市中心戶外舉辦,民眾可透過步行,欣賞位於街道和廣場、商場、房屋牆壁、河流等處的超過100件藝術品。

開放藝術展由來自本地、國際的藝術家共襄盛舉,旨在「打破藝術的常規慣例」,「讓市中心成為一個臨時的藝術舞台」,「製造驚喜、激發情感、好奇心和反思的各種體驗」。主辦單位還特別設計孩子們專屬的體驗藝術和教育活動,以鼓勵兒童與青少年的創造力和參與度。

能夠一邊在街道和廣場上欣賞繪畫、雕塑和裝置藝術,一邊喝咖啡(Fika),對當地居民來說,不僅是一場藝術饗宴,更是一種新的社交方式。在雙年展期間,奧勒布羅這個小城,更湧入近乎當地居民兩倍多的遊客,也蓬勃了當地的旅館和零售業。

具反思性的街頭藝術 知性與感性兼備

開放藝術展的藝術作品不僅只是「美的」,更有些是「批判的」、「反思的」,邀請人們一同反思和自然與動物之間的關係。舉例來說,來自比利時的街頭藝術家羅亞(Roa)的作品《今日之捕》(Catch of the Day),位於Järnvägsgatan 8的山牆末端,牆上繪有一隻獨角鯨魚,大小和表情看起來有點超現實,象徵意義卻相當悲慘。

羅亞對作品的解釋如下:「獨角鯨是為數不多的海洋哺乳動物之一,因為牠們的角,所以是一種獨特的物種。從這個意義上說,牠們是神話中的海洋動物,可以說牠們是海洋中的獨角獸。獨角鯨被魚鉤卡住了,這象徵著牠們已成為狩獵和環境退化的受害者。」

2013年落成,位於Stortorget街停車場旁的房屋牆上是路茲沃斯(Roadsworth)的作品《鳥屋》,三隻巨大的鳥住在一個鳥舍裡,鳥舍占據了整個房屋的正面。藝術家想要表達的觀點是:人類不是自然的主宰,人是渺小的。

在孩童的嚮導地圖裡,藝術還富有環保教育意義。舉例來說,一個由許多廢棄輪胎製成的鴨子大型裝置藝術,是愛沙尼亞藝術家維努(Villu Jaaniso)2013年創作的作品,提醒孩子們要愛護環境。嚮導地圖裡還有問答遊戲,教育孩童們輪胎是由什麼製成的,最終會到哪裡去。

另外,在街上排水管和配電箱中間,隱藏了一隻可愛的企鵝,是瑞典雕刻家林莉(Linnea Jörpeland)2013年的作品,嚮導地圖裡藉機教育孩童們關於企鵝生長環境的知識。

《無家可歸孩童》紀念碑,是瑞典當代藝術家和電影製作人克努(Knutte Wester)2014年的作品,這是個背著背包、腳上沒有鞋子的小女孩,嚮導地圖裡要孩童們設身處地去思考,腳上沒有鞋子是什麼感受。

用藝術連結世界 顛覆想像創造小城價值

除了兩年一次的開放藝術展,市中心街上還有200多件永久藝術展示品。遊客可透過嚮導地圖的指引找到這些地點以及藝術理念的說明。這個嚮導地圖不僅有大人的版本,更有孩童版本,讓孩童沉浸在藝術的空間裡,還能一邊學習現代藝術的理念。

奧勒布羅藝術館策展的理念是藝術不須侷限在展覽館裡,它們積極在戶外推廣藝術,讓大眾都能接觸,並致力於融合藝術與公共生活,資金來源則源自奧勒布羅的1%法規。這意味著新建或改建公共建築或空間的預算必須有1%用於藝術表現。這是自1968年以來決定的,奧勒布羅藝術館負責執行根據1%規則決定的藝術項目。

奧勒布羅這個小城,因開放藝術而聞名,顛覆人們對藝術的想像。藝術不再是高不可攀、鎖在展覽館裡的物品,而是可以在大眾生活裡產生連結和共鳴。藝術也不僅僅是「美的」,也具有「反思的」、「批判的」、「教育的」,甚至透過嚮導地圖,帶動城鎮經濟,讓遊客在遊玩與欣賞中與城鎮產生互動。奧勒布羅藝術館的策展成功地實踐了人與空間的地方創生、和諧發展的美學經濟。

本文轉載自《中央社全球中央雜誌》。全球中央電子書請連結:
https://www.ysgoshopping.com/

FB留言

其它文章

降雨:

氣溫:

合作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