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馬浪貓庇護天堂 千年神廟遺跡成貓跳台

全球中央 2021/01/05 11:15(56天前)


銀塔廣場的古羅馬神廟遺跡出土後,逐漸變成流浪貓聚集之處,隨著愛貓人士在附近設立貓庇護所,貓兒自由地在古蹟廣場穿梭的景象,吸引世界各地貓奴前往朝聖。


文/黃雅詩 (中央社駐羅馬記者)

彷彿等不及送走晦氣的2020年,羅馬街頭早已開始賣起2021年的月曆。月曆主題有宗教、古蹟、風景各類,其中還有一個歷久不退流行的款式,是以「羅馬的貓」為主角,照片裡貓群恣意在2,000多年歷史的古羅馬遺跡間打盹、曬太陽、嬉鬧,確實是羨煞全球貓族的獨特一景。

貓咪躍上歷史場景 銀塔廣場成貓奴朝聖地

羅馬貓咪群聚的「銀塔廣場」(Largo di Torre Argentina)位在市中心古蹟區,距離萬神殿、許願池等知名景點都是步行可及,因此很多觀光客會順訪此一景點,專程從世界各地來朝聖的貓奴也不少。

銀塔廣場有四座古羅馬共和國時期的神廟遺跡,這裡最為人熟知的典故,是作為凱撒大帝在西元前44年被暗殺的場景。不過現場絲毫沒有陰森血腥的感覺,1929年遺跡被挖掘出土後,逐漸變成流浪貓聚集之處,許多愛貓人士自發性來餵食貓群,讓貓群數量愈來愈多。

1993年,兩位愛貓女士決定在附近設立「銀塔貓庇護所」(Torre Argent ina cat sanctuary),其中一位創辦者德圭爾(Lia Dequel)已經過世,另一位退休的歌劇院女歌手薇薇安妮(Silvia Viviani)高齡80歲,在2019冠狀病毒疾病尚未爆發之前,她仍常常到庇護所親自照顧貓兒。

銀塔庇護所大約有130隻貓,但不是都塞在建築物裡,多數健康貓兒可以自由地在偌大古蹟廣場穿梭,只是由庇護所提供餐食,老弱殘廢的貓兒則會留在庇護所,由志工提供牠們所需的醫療照護。

庇護所最主要功能不只是照護轄下貓群,而是提供流浪貓結紮服務,為了管控整個羅馬城市的流浪貓數量,庇護所也替散落在城市其他角落的流浪貓結紮,每年平均要結紮6,000隻流浪貓。

疫情下爆斷炊危機 志工努力求援

銀塔庇護所工作繁重,運作卻全靠慈善捐款和志工輪班。在沒有疫情時,因為庇護所享有盛名,還能依靠大量參觀遊客的小額捐款維持,但疫情爆發後,歷經封城與國際航班減少,現在鮮少遊客前來捐款、供應貓食,很多年長志工也因為防疫考量無法來幫忙,讓庇護所陷入營運困難。

在封城期間,庇護所勉強排出四位志工輪班前往餵貓,並透過社群媒體廣邀愛貓族踴躍「遠距認養」,或透過官網小額捐款,幫助庇護所營運下去。

2020年4月,一位庇護所志工向義大利媒體投書指出,疫情不只讓人類世界運轉大亂,動物也深受衝擊,銀塔廣場附近的龐大貓群因為缺糧,正面臨餓死、病死危機。

庇護所志工努力以手工製作周邊商品創造營收,例如貓咪油畫、貓咪馬克杯等,也有人發起收費的「貓帝國」導覽團,帶大家漫步城市參觀貓的雕像、集散地,認識貓與羅馬帝國各種淵源久遠的傳說,包括奧古斯都大帝在遺囑裡如何情深意重地談到自己的愛貓,還有一座建築頂端貓雕像眼光遠望之處,據傳曾是古代貴族的藏寶地。

貓是自由的化身 羅馬的人貓情緣

銀塔廣場的流浪貓眾多,但很多愛貓族記得牠們每隻的名字,在庇護所或羅馬愛貓族的粉絲團裡,總有人不定期貼出貓的訃文,悼念某隻經常在廣場出沒的貓,曾經給他帶來極大的心靈慰藉。很多羅馬人認為天性自由的貓不該被豢養在家裡,而是該與貓維持一種若即若離的照護關係,銀塔庇護所正是這種形式的最佳實踐者。

比起現在術語常用的「貓奴」,古羅馬從中世紀開始就對愛貓女性有專有稱呼「貓女」(gattara),英文多翻為CatLady。義大利媒體採訪一位羅馬現代貓女寶拉(Paola)的日常,她笑稱自己照顧貓就像照顧小孩一樣,她會一大早醒來開始煮鱈魚和雞胸肉,然後帶著食物巡迴各處的流浪貓棲息地。

寶拉表示鄰居都直接暱稱她「貓」,起初街坊會擔心她的餵貓舉動引來更多流浪動物,破壞社區環境,但她其實很環保,她不用一次性塑料容器,食物都放在略具高度的位置而非地面,不會吸引老鼠聚集,當貓吃完食物,她會把餐具收走、清潔周遭,久了附近鄰居對她的做法都很認同,甚至有人會主動提供食物給她。

羅馬街頭流浪漢也養貓,知名古蹟萬神殿附近一個常駐的乞者與他的老貓,幾乎成為數十年來街頭固定的一景。2020年8月底老貓被偷,事情還鬧上媒體,主流報紙和社群紛紛動員協尋老貓,痛批把老貓與長年相伴的主人拆散是人間最殘酷的打擊,鄰近餐廳員工感性地說,即使該名流浪漢餐風露宿,也不忘在貓的餐盤擺放鮮食和潔淨飲水,可說為羅馬的人貓情緣再添一筆佳話。

本文轉載自《中央社全球中央雜誌》。全球中央電子書請連結:
https://www.ysgoshopping.com/
FB留言

其它文章

降雨:

氣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