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世代網紅黃大謙 當YouTuber沒在開玩笑

全球中央 2020/11/03 11:00(196天前)


如何形容Z世代,黃大謙借用卡通劇情詮釋,「希望有一天我能鼓起勇氣,打電話叫Pizza」,「我們很愛在網路上發表意見,但現實中又不敢跟別人講話,很矛盾」。



文/葉冠吟 (中央社記者)

熟悉的彈指聲和面無表情的眼鏡臉,黃大謙是被高校生網路論壇Meteor評選最想合作邀請的YouTuber,頻道訂閱數超過86萬,影片總觀看次數破億的人氣網紅。

他憑一張犀利壞嘴和厭世表情,以《回覆酸民的留言》系列、《請你找一個比你醜的人交往》等影片吸粉無數;在現實生活中,黃大謙是個23歲剛當完兵的大學畢業生,出社會第一份工作就是YouTuber。YouTuber真有這麼好當?

每個人都像座燈塔 只往同溫層打燈

1995年是網際網路元年、1997年搜尋引擎龍頭Google正式註冊網域,蓬勃的網路發展形塑出「數位原生代」,也就是Z世代。

網紅對於Z世代的影響力,大於明星、成功企業主,甚至成為目標夢想職業之一。1997年呱呱墜地的黃大謙就兼具Z世代與YouTuber兩種身分。

如何形容Z世代,黃大謙用卡通劇情詮釋,劇中角色哀怨道,「希望有一天我能鼓起勇氣,打電話叫Pizza」,這句話完全戳中黃大謙笑點與共鳴,但對長輩來說卻無法理解,打電話叫外送到底有什麼難?

為什麼不敢打電話?就是不敢啊,與網路緊密相連的年輕人,要點餐或交友,手指輕輕一滑即可完成,完全不用接觸「實體」即可完成生活大小事。

「我們很愛在網路上發表意見,但現實中又不敢跟別人講話,很矛盾」,黃大謙又補充,「網路可以讓你聽到很多不同意見,但你似乎沒在聽,因為你活在自己的同溫層、舒適圈,這就是我們的特點」。

網路看似一片無邊際汪洋,但其實每個人都像座燈塔,只在自己喜歡的區域打燈,連Google都知道你的喜好,只推給你可能感興趣的內容。黃大謙認為,現在沒有「大眾」都喜歡的網紅,因為根本沒有大眾這個詞,只有「分眾」。

從無頭蒼蠅到找到定位 一只合約讓爸媽安心

回想踏進YouTuber圈契機,黃大謙指出,自己受喜歡的美國YouTuber Jenna Marbles和Smosh影響。2013年,Smosh曾介紹YouTuber是職業又能賺錢,讓他備受鼓舞,下定決心想跟偶像一樣當全職YouTuber。

同年他正式創立「黃大謙」頻道,只是草創初期像無頭蒼蠅,找不到影片題材也找不到觀眾,只能恥力無限胡亂拍。從對嘴影片、都市傳說玩碟仙,對鏡子念血腥瑪麗,還等不到鬼敲門,得自己後製鬼影,忍不住嘆:「不知道自己當時為什麼有勇氣上傳影片。」

黃大謙也曾自拍、自剪苦熬12小時完成影片,上傳後緊張得難以入眠,結果一覺醒來只有100人點閱,「我只能說失落啊」!直到四年前,黃大謙意外拍出首支爆紅影片《如何當一個娘炮》,累積71萬觀看數,找到特色定位,才找出穩定成長的關鍵鑰匙,陸續有廠商找上門。只是YouTuber能不能當飯吃,不僅黃大謙的爸媽質疑,他也一度迷惘。

黃大謙以母校花蓮高中指考第一類組榜首考上國立政治大學,但他對未來出路仍然擔憂,大一時,曾列了張工作職業表。第一志願寫上YouTuber,接著是婚禮攝影師、家教、普通上班族,「再不行就是去加油站打工度過我的餘生,我真的這樣寫」。

黃媽也多次試探,「你以後就要在網路上拍片嗎」?擔心他能不能養活自己,直到黃大謙把第一份業配合約「刻意」放在家中,「金額部分我還拿螢光筆畫重點,爸媽才比較安心」。

現在黃爸黃媽為更了解兒子,開始看YouTube影片,還會分享:「欸,阿滴最近出新影片,我覺得不錯欸」,甚至開兒子玩笑:「酸民說你臉像被坦克輾過,好有創意。」

歷經起伏,黃大謙坦言,沒人有義務尊重你的夢想,「你得拿出成績、證明,才能說服對方」;也沒有永遠的粉絲,黃大謙甚至認為「世界上沒粉絲」,所有人愛你都有理由,可能是你提供歡樂給對方,他們才會喜歡你,「每個人的觀眾都會成長,他的笑點往上升,然後你的幽默感會往下降,通過那個死亡交叉點後,他們就不在乎你了」。

自嘲最宅YouTuber 科技便利卻扼殺靈感

黃大謙經營YouTube頻道堂堂邁入第七年,黃大謙卻嘆道,「現在是我的低潮期,我寫不出過去的經典腳本」。

自嘲是最宅YouTuber的黃大謙,在網路過分發達的社會,起居坐臥靠手機、足不出戶即可完成。便利的生活,反成靈感枯竭的致命傷。

黃大謙自嘲,「以前是學生,我在班上可能是邊緣人,要省錢吃飯,現在沒煩惱,不用上學,不用上班。每天待在家,反而沒新的經驗去創造新的影片」。

為了豐富人生經驗,黃大謙透露想去打工,如果你在便利超商、手搖飲料店看到黃大謙的厭世臉身影,別嚇著,那是他正在努力汲取新能量,籌備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新作。

傾聽意見與溝通 發揮Z世代潛力

「你要真喜歡拍影片,才會喜歡這份工作,如果你只是想賺錢,或覺得當YouTuber看起來光鮮亮麗,我覺得你不一定會喜歡。」要列舉當YouTuber好處,黃大謙想了很久,支支吾吾只講得出工作彈性、有收入,去麥當勞多送四塊麥克雞塊,「而且是非常偶爾」。

從普通百姓變成走在路上會被認出來的網紅,黃大謙連點外送都得記得給小費、提早下去等餐,「否則外送員就覺得,哇,黃大謙,很大牌,然後在網路黑特你」。

想當網紅,心理素質得好,不論是對作品產出的壓力,或是外界評論的壓力。黃大謙直言,不可能每個人都喜歡你,「你自己也一定當過酸民,憑什麼不准別人當酸民」。當YouTuber更不是當偶像,沒有經紀人幫你包裝,還是得自己寫腳本、拍攝剪輯,苦熬過一段掙扎。

不過就像如同黃大謙最先提的,Z世代容易接收來自各界的意見,假設願意聽別人意見與溝通,「我們是很有潛力的世代」。

還是會怕跟外界互動?黃大謙建議,可能先從課堂間舉手發言開始,「但我沒要做,我只是說你若能做到,就會變很厲害,但我沒嘗試意願」。不改個人風格,黃大謙貫徹始終,很做自己,沒在跟你開玩笑。

本文轉載自《中央社全球中央雜誌》。全球中央電子書請連結:
https://www.ysgoshopping.com/
FB留言

其它文章

降雨:

氣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