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瘟疫與政治風暴 馬國2020美夢變噩夢

全球中央 2020/05/05 10:40(24天前)


馬來西亞2020年的宏願美夢,因突如其來的全球性疫情和政治亂象而變成人民的噩夢,這個發展中國家要想躍升為先進國,恐怕還有待成功熬過這段黑暗的低潮,才能重新規劃前進方向。



文、攝影/蘇麗娜 (本刊特約記者)

1991年,馬來西亞第四任首相馬哈地提出「2020年宏願」,以2020年成為先進國作為國家的奮鬥目標;2020也是馬來西亞旅遊年,期望能吸引3,000萬國際遊客與1,000億令吉(約新台幣6,933億元)的觀光收入。

馬國政府為2020年立下的種種願景,讓不少民眾充滿想像與期待。然而,計畫趕不上變化,馬來西亞2020年先進國宏願非但沒能達成,甚至從2020年伊始便陷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動盪。

一場突來的政治風暴 防疫模範生慘淪後段班


1月農曆新年期間,許多華人家庭依然熱鬧共度佳節。在首都吉隆坡從事平面設計的謝振彥告訴《全球中央》,拜年話題全圍繞著武漢肺炎,儘管如此,當時的他認為這不會對馬來西亞帶來太大影響。但誰也料不到,這個來自千里之外的病毒,如今已擴散到全世界,帶來極大破壞力。

今年頭兩個月,馬國確診病例不到30起,當局的嚴謹把關,成功控制住第一波疫情,不少人將此歸功於當時執政政府「希望聯盟」中具有專業醫學背景的官員。

相較於疫情連連報喜,政壇卻刮起暴風雨,也就是這段關鍵時刻,導致馬來西亞從防疫成功變成防疫失焦。

內閣一度真空成破口 清真寺萬人集會爆疫情

2月23日,上百名國會議員聚集於雪蘭莪州喜來登飯店,執政不到兩年的希望聯盟鬧分裂,部分議員表態跳槽,決定聯合反對黨「巫統」和「伊斯蘭黨」,但依然支持馬哈地為首相。

面對多個政敵夾攻的馬哈地隔天震撼性請辭,內閣部長不得不跟著丟下官位,許多重大決策如防疫進程瞬間受阻,舉國焦點也從疫情轉到了政壇。

2月27日,國家元首仍未選出適合的首相人選,與此同時,被馬國當局忽略的疫情風暴悄悄捲土重來。這天,吉隆坡的大城堡清真寺聚集了上萬來自世界各地的穆斯林信徒,導致馬國前期抗疫功虧一簣;截至4月15日,共1,924人因出席這場活動感染武漢肺炎,其中20人死亡。

另一方面,馬國在最高元首2月29日宣布慕尤丁為新任首相後,慕尤丁就任後九天才公布新內閣,組成「國民聯盟」,眼前等待他的卻是第二波疫情肆虐。

馬國第二波疫情因前述宗教活動大爆發,新政府還是在汶萊當局通報下才後知後覺出席者紛紛確診。「國民聯盟」內閣具有濃濃保守宗教與種族色彩,慕尤丁一開始持觀望態度,未禁止穆斯林每週五的集體祈禱。眼看疫情愈來愈嚴重,終於在3月13日宣布,所有國際會議、體育、社交和宗教活動必須延遲或取消至4月30日後。

3月15日,馬國確診病例突然以三位數起跳,坊間謠傳政府即將封國,賣場出現搶購潮。3月17日,馬國出現首起死亡病例。慕尤丁隔天倉促宣布3月18日至31日落實「行動管制令」,禁止所有人出入境,禁止一切宗教、運動、社會與文化群聚活動、學校和宗教場所必須關閉,除了必要領域,其他辦公場所必須關閉。

新閣出包連連惹民怨 疫情若未好轉禁足至6月

然而,新內閣的部長因缺乏執政經驗,數度鬧出風波,包括新任衛生部長阿漢峇峇指服用溫水可防肺炎引起輿論撻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長祖萊達在眾目睽睽下全身防護衣進行被認為不必要的消毒工作而被指浪費資源等,讓這個不受人民愛戴的內閣在防疫工作上更加艱難。

截稿前,馬來西亞「行動管制令」已二度延長,從一開始的3月18日至31日,延長到4月28日。

《大都會日報》引述馬國總警長阿都哈密表示,若民眾依舊趴趴走而導致病例增加,不排除將管制令延長至6月,屆時可能導致這個穆斯林人口占全國人口逾60%的國家無法共度開齋節。

疫情恐令200萬人失業 先進國之路仍迢遙


此次疫情讓這個發展中國家的人民進一步了解趕上科技列車的重要性,過去依賴傳統買賣的農漁民紛紛改為線上交易,並聯合外送服務,避免疫情帶來的損失,否則就得像一些無法適應變化的業者,只能眼睜睜將農作物和海鮮傾倒在路旁或海中。

原油生產國之一的馬來西亞,如今因國內每公升石油價格比每片口罩來得低,重挫經濟。雖然政府撥款紓困,包括「國家關懷援助金」100億令吉和「振興經濟配套」2,500億令吉,但經濟學家保守估計,若疫情持續,馬國20%中小企業恐撐不下去,屆時恐有200萬人面臨失業;亞洲發展銀行的研究報告也顯示,疫情導致的經濟損失最高將達39億9,700萬美元。

馬來西亞2020年的宏願美夢因這場突如其來的全球性疫情和政治亂象而變成人民的噩夢,這個發展中國家要想躍升為先進國,恐怕還有待成功熬過這段黑暗的低潮,才能重新規劃前進方向。

本文轉載自《中央社全球中央雜誌》。全球中央電子書請連結:

https://www.ysgoshopping.com/
FB留言

其它文章

降雨:

氣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