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賺錢自己花 日本女性不婚趨勢漸起

全球中央 2019/10/03 08:55(49天前)

日本社會普遍認定,不管有沒有工作,女人都該扛下家務、養育子女和照料長輩的責任,這樣的刻板認定不僅阻礙已婚女性職場發展,更讓單身女性對婚姻裹足不前。

 

整理/蔡佳敏 (中央社編譯)

日本女性在愈來愈經濟自主、自我意識抬頭下,選擇不婚比例日增,這樣的趨勢也加深日本少子化和人口老化的問題。

人口老化女力大爆發 一肩擔家務讓她怕怕

根據日本總務省數據,6月分日本女性勞工人數較去年同期增加53萬人,來到3,003萬人,為1953年有統計以來首度突破3,000萬門檻,且15歲到64歲女性中,近七成有工作,堪稱前所未見。

女力大爆發的背後,與日本人口老化不無關係。人口老化造成勞動力嚴重短缺,長期下來,日本不得不做出若干改變,一是鼓勵長者續留職場,二是接受更多外國勞工,三則是敞開大門讓過去「主內」的國內女性有更多追求事業的機會。

然而,觀念卻跟不上社會變遷。一般來說,日本社會仍認定,不管有沒有工作,女人都該扛下家務、養育子女和照料長輩的責任,男女間這樣的雙重標準不僅阻礙已婚女性職場發展,也讓單身女性對婚姻裹足不前。

京都外國語大學社會學教授根本宮美子表示,「許多在職女性發現,很難找到一個可以幫忙分擔家務的男性」,減少她們對婚姻的憧憬。

1990年中期時,年過50還從未結婚的女性僅20分之一,但到了2015年,也是官方所發布最新數據,50歲前從未結婚女性人數暴增到約七分之一。

35歲到39歲女性族群數字更驚人,將近25%女性從未踏上紅毯,20 年前的數字僅約10%

49歲單身女漫畫師益田佳代子說:「如果結了婚,我就得做更多家事。」她告訴記者說:「我熱愛我的工作,也希望能自由追求我的事業。」

婚姻等同犧牲自由獨立 經濟自主不需依賴男人

不意外地,這股不婚趨勢已經影響到日本生育率。日本厚生勞動省去年1221日發布的統計顯示,2018年出生的日本新生兒為92.1萬人,為1899年有紀錄以來新低,是連續三年低於100萬大關,相較於1989年約125萬人,30年來減少近三成。

根本宮美子表示,對女性來說,踏入婚姻就代表犧牲某些東西,其中很多是自由和獨立性。

任職於東京一出版商的49歲女性松井美喜說:「女性選擇婚姻的原因之一是求經濟保障。」她說:「我在獨處上沒有困難,也沒有任何經濟壓力,因此沒有任何理由把自己逼進牆角,為了錢而走進婚姻。」

對許多單身女性來說,身邊友人和自己媽媽輩的經驗,讓她們更不嚮往婚姻生活。31歲的花岡早苗說,長大過程中,母親看起來一直悶悶不樂,長大以後,自己在幼兒園上班才發現,媽媽們「大多太過努力照顧小孩,卻忘了照顧自己」,這讓她擔心,一旦當了母親「就得依照日本社會的期待做出媽媽該有的樣子,而不是做自己」。

48歲、學前教育行政主管城田森子說:「女性被困在家裡當主婦實在太不公平了。雖說有子萬事足,但朋友們常形容丈夫跟大孩子沒兩樣,照顧起來很煩。」單身生活讓花岡和城田有機會旅行、做自己愛做的事情。城田甚至下班後去學珠寶設計、學跳舞。她說:「我們根本不需要依賴男人。」

女性不婚趨勢現商機 收入沒保障男性也懼婚

日本企業已嗅出這股不婚趨勢,陸續搶攻單身族群商機,尤其是單身女性市場。卡拉OK不但推出單人廂,還規劃女性專屬區;餐廳業者設計單人友善用餐環境;公寓住宅也主攻尋找自己租、買的女性客群;旅行社有專門開單身女遊客的團;就連婚紗業者也提供單身女性拍單人婚紗照的服務。

其實日本男性也對婚姻卻步。自日本1990年代初期股市和房市泡沫化以來,薪資就呈凍漲狀態,過去的僱傭關係(資遣幾乎不存在、工作保障一輩子)也逐漸瓦解。約五分之一男性勞工靠不穩定的臨時工過活,收入和升遷均沒有保障。

在日本社會期待男性擔任一家主要收入來源下,許多男人都擔心自己薪水養不了家,如今35歲到39歲族群男性中,僅略過三分之一的人有結婚經驗,高出20年前的略低於四分之一。

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專攻現代日本學的社會學教授布林頓(Mary C. Br inton)說:「要說日本人如今是因為想要孩子才結婚,一點也不誇張。」她說:「若沒有特別渴望子女,日本人沒什麼理由要走入婚姻。」

 

本文轉載自《中央社全球中央雜誌》。
全球中央電子書請連結:
https://www.ysgoshopping.com/

FB留言

其它文章

熱門文章

降雨:

氣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