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打子宮法律戰 墮胎合法性岌岌可危

全球中央 2019/09/03 13:30(41天前)

美國總統川普先後提名兩名保守派大法官,這讓保守人士士氣大振,今年至少已有16個州通過反墮胎法案,企圖推翻1973年「羅訴韋德案」這個讓墮胎合法化的里程碑判決。

文/江今葉 (中央社駐華盛頓記者)

 

美國阿拉巴馬州議會5月中旬通過名為《人類生命保護法》(Human Life Protection Act)的反墮胎法案,除非是因為孕婦健康考量外,其餘的人工流產幾乎都遭禁止。這項法案在州長艾維(Kay Ivey)簽署後,法令將於2019年11月正式生效,但實施之前有可能會先遭法院擋下。

根據這項法律,除非胎兒嚴重危害母親健康,經主治醫師認定必要的情況下,才得以進行人工流產,否則替孕婦引產的醫療人員將面臨10年以上、最高99年有期徒刑重懲。

由於這項法案未將因強暴或亂倫造成的懷孕排除於外,也不論受孕女性是否成年,全都不得進行人工流產,堪稱是最嚴格的墮胎法案,引發輿論譁然。法案通過之初,位於華府的聯邦最高法院前幾乎天天有團體前往抗議。美國規模最大的人權捍衛團體「美國民權聯盟」(ACLU)也提出法律告訴,以阻止法案執行。

「心跳法案」限制嚴苛 保守派擁護下連闖數州

阿拉巴馬州並非唯一一個立法限制婦女墮胎權利的州。今年以來美國至少已有16個州通過反墮胎的法案。其中喬治亞州、密西西比州、肯塔基州、俄亥俄州與密蘇里州通過的墮胎法案都明文規定,一旦胎兒心跳可以被偵測到,就不得墮胎。

反對者指稱這個「心跳法案」無異於全面禁止墮胎,因為胎兒心臟活動最早在懷孕六週就可以被偵測到,而此時女性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經懷孕。等發現有懷孕徵兆並檢查確認時,早已不得進行人工引產手術。

過去這段時間,美國各州頻頻通過和上世紀初類似的嚴苛墮胎法案,也挑戰美國最高法院1973年針對「羅訴韋德案」(Roe vs Wade)的判決。1969年8月,德州女服務生麥考維(Norma McCorvey)因為不想生下意外受孕的孩子,在朋友的建議下謊稱遭到性侵以合法墮胎,但因未能提供警方報案證明無法人工引產,只好轉往地下墮胎診所,但診所已遭警方查封。

她隨後化名羅伊(Jane Roe)委託律師提告起訴德州達拉斯檢察官韋德(Henry Wade),指控德州禁止墮胎侵犯她的隱私權。這項提告一路告到最高法院。1973年1月22日,最高法院以七比二表決通過,認為德州限制婦女墮胎規定,違反美國憲法第14條修正案。這項具里程碑的判決,確認美國女性的自主墮胎權利,讓墮胎在全美合法化。

儘管墮胎已經合法,但45年來,墮胎爭議不曾停歇,反墮胎團體仍一直試圖推翻最高法院判決。

最高法院打破平衡光譜 墮胎指標判決面臨挑戰

美國總統川普先後提名兩名保守派大法官戈蘇奇(Neil Gorsuch)與卡瓦諾(Brett Kavanaugh),讓最高法院九名大法官中,保守派以五人比自由派的四人具有多數優勢,這也讓保守人士對推動反墮胎法士氣為之大振,希望能通過各州嚴苛墮胎法,升高墮胎自主權爭議,最終需透過最高法院判決,一舉推翻「羅訴韋德案」判決。

女性身體自主權與胚胎生命權孰輕孰重,一直是墮胎是否合法的關鍵爭議。支持婦女墮胎權的人主張,胚胎仍不能算是「人」,墮胎絕非殺人,沒有道德問題;反對者則認為,不論哪個階段的胚胎都是生命,該享有生命權,墮胎當然違反道德。

墮胎合法化爭議反映正反兩方的意識形態、宗教信仰、價值觀與政治立場,也是美國社會分歧的縮影。

從通過反墮胎法的州不難發現,這些州多半在美國中西部,民眾信仰虔誠、保守,這裡也多半是共和黨主導的地區。川普在角逐總統大位時就多次公開表示自己反對墮胎,上任後他也曾簽署行政命令禁止贊助在海外提供墮胎服務的美國非政府組織;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更是美國政壇反墮胎的代表人物之一,在擔任印第安納州州長期間就曾簽署反墮胎法案。

都市化程度越高、自由民主風氣較盛的美國海岸區域則多半支持墮胎權,認為在21世紀的現在,獨立自主的女性當然可以決定自己要生養孩子的時間,母親做好萬全準備也對孩子日後成長有益。

民主黨向來就支持女性墮胎權利,2018年11月的期中選舉,民主黨女力崛起,更讓想要挑戰川普的民主黨候選人站在贊成墮胎的這一方,希望能吸引更多女性票源。可以預期,明年的美國總統大選,墮胎議題將不會缺席。

 

本文轉載自《中央社全球中央雜誌》。全球中央電子書請連結:https://www.ysgoshopping.com/

FB留言

其它文章

降雨:

氣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