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中國高舉創新 科技深圳滿城翻牆

全球中央 2018/12/05 16:15(11天前)
網路中國有兩個面向,一面是傲視全球的網路產業新經濟,另一面是政治審查與管控的網路長城。改革開放戰略試點的標竿城市─深圳,如今被譽為中國「高新科技首都」,最能彰顯這兩種面向的巨大矛盾。



「小玲應該在深圳。」好友們在LINE群組上呼叫小玲,淑娟跳出來代答:「她這麼多天沒看LINE,十之八九是翻不了牆。」台商小玲在深圳做生意,沒在翻牆,一旦到香港準備搭飛機回台時就能看LINE,所以只要她在LINE發言,大家就知道她要回來了。

黃先生每回搭機前進中國大陸談生意就會在臉書和LINE群組上公告親朋好友,因為他不知道一旦進了大陸海關,未來幾天還能不能翻牆上網跟「外面的世界」聯絡。在跨國公司工作的他說,外商在大陸的辦公室都有單獨的網路連到國外,但走出辦公室,就只能靠翻牆軟體了。

中國網路用戶全球最多 深圳滿城都翻牆


中國大陸網路時代從1995年5月開始,到了2008年12月,網路用戶數已躍升為全球首位。發展「互聯網」(網際網路)、「互聯網+」也是中國大陸政策重點,西方國家創造的電子商務、網路金融在中國大陸蓬勃發展,甚至,今年在美中貿易戰開打前,中國大陸電子商務龍頭阿里巴巴集團創辦人馬雲一度表示要協助美國創造100萬個就業機會。

另一方面,過去10年,谷歌(Google)、臉書(Facebook)、推特(Twitter) 和Instagram,以及不計其數的海外網站,尤其是海外中文媒體網站,被中國大陸封鎖,改由一連串提供類似服務的中國大陸自設網站-例如百度、微博、微信等取代,不過,這些網站必須經過嚴格審查,含有特殊關鍵字的資訊例如六四天安門事件、台獨等都會遭到屏蔽。

中國這個網路產業強國正以令人驚異的方式強化管控、審查、過濾或屏蔽所有的網路資訊,並美其名稱之為「網路主權」。在深圳,最能感受到北京當局一邊高唱創新與開放,一邊卻掌控管理所有網路資訊的矛盾與對比。

30年來,深圳從小漁村變成全球代工重鎮,以及「生產仿冒品速度最快」的「山寨」城市,如今再次轉身,成了吸引各國創客(Maker)聚集追夢的創新之城。

曾經,蘋果(Apple Inc.)iPhone新機上市,一週左右就可在深圳買到幾可亂真、甚至功能更多的山寨手機;如今,深圳不僅是中國品牌華為、大疆等科技公司的基地,還憑藉過去幫國際大廠代工打下的完整產業鏈基礎,成為中共當局標舉為最能彰顯改革開放精神的「創新創客之都」。

然而,在深圳,一走進網際網路世界,卻是一座「滿城翻牆」的城市。不管深圳商人想做海外生意,或是身在深圳的國外創客要與外界聯繫,都得靠虛擬私人網路(VPN),於是「創新之城」也成了「翻牆之城」。

得花成本「翻越網路長城」,這也是深圳與隔壁鄰居香港最大的差別。在中國大陸愈往首都-北京靠近,網路管制愈為強大與嚴格。在中國大陸許多省市裡,年輕人幾乎沒聽過Google、Twitter或Facebook。

網路長城政治審查 長期屏蔽禁錮思想

網路長城架久了會有什麼影響?德國之聲曾報導,北大光華管理學院和史丹佛大學的研究人員共同完成研究,發表《媒體審查的影響力:來自中國現場的實驗》(The Impact of Media Censorship: Evidence from a Field Experiment in China)的論文。在2015年到2017年之間,調查逾1,800名北京大學生,研究他們訪問網站的習慣。其中大約80%的學生從未試圖透過翻牆等工具繞過防火牆。

研究人員提供學生18個月可繞過防火牆的免費軟體。但結果是,在發出六次提醒訊號後,僅有53%的學生啟動軟體。

研究將學生分組,受到鼓勵訪問外國新聞網站的AE組,研究人員採取有獎問答。在研究結束時,大學生在紐約時報等網站上瀏覽時間增加九倍。他們開始花更多時間瀏覽在中國被屏蔽的訊息。他們對政府的信心度下降,對經濟發展的評估變悲觀。許多人表示,相信中國的政治和經濟體制需要根本的改變。

史丹佛大學的研究顯示,審查制度帶給中國大陸民眾的影響不僅僅是限制訪問敏感網站,也給民眾製造了一個不需要此類訊息的環境。

用慣了自家應用程式(App)和網路服務,許多人似乎已對了解哪些網路內容受到審查不感興趣,間接允許中共當局建立一套與西方自由民主競爭的替代價值體系。

前美國總統柯林頓(Bill Clinton)2000年在演說中主張,網路日益普及將使中國成為一個如同美國的較開放社會;美國副總統彭斯在今年10月就川普政府的中國政策發表長篇演說時則表示,蘇聯垮台之後,美國認為中國將不可避免地成為自由國家。帶著這份樂觀,美國在21世紀前夕向中國敞開大門,將中國納入世界貿易組織。

彭斯說,此前的政府做出這個決定,希望中國的自由將蔓延到各個領域-不僅僅是經濟,更是政治上,希望中國尊重傳統的自由主義原則、尊重私人財產、個人自由和宗教自由,尊重人權,「但是這個希望落空了」。

彭斯指出,中國人民自由的希望仍沒有實現。北京仍然口頭上在說「改革開放」,「然而鄧小平的這個著名政策已經變得空洞」。

中國大陸改革開放,花了30多年即躋身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經濟以外的政治與社會發展,尤其是網際網路對中國大陸的影響,則與許多西方人的預期可說是背道而馳。


文/谷 澄 (本刊總編輯)、馮 昭 (中央社副主任編輯)

【延伸閱讀】

路在何方? 強勢習近平2019的挑戰
https://www.cna.com.tw/topic/newsworld/120/201811290004.aspx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全球中央》電子雜誌
https://www.ysgoshopping.com/
FB留言

其它文章

降雨:

氣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