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不痛就真的不痛嗎?治療疼痛的自我暗示法應該要這樣做……

柿子文化 2019/03/31 10:33(23天前)


疼痛,不論是心理或生理的疼痛,會帶來令我們猝不及防的新成分。它會獨占我們全部的注意力,令意識完全提高警覺,因而無法達到無意識能夠出現的程度,導致難以成功啟動自我暗示。因此,如果這時我們將「無痛」的念頭引進意識,意識會被相反的念頭「疼痛」所占滿。如果因而產生任何效果的話,那就是病人的狀況惡化了。

#說我不痛了,反而可能滲透疼痛的思維
為了克服這個難題,我們需要一個新方法。
當我們在說出一個思維,在脫口而出的瞬間,那個思維一定占據著我們的心思──因為,如果心裡沒有想著那個思維,你就無法說出口。
所以,當一個人嘴裡反覆念著「我不痛了」,他的心裡也會反覆想著這個念頭。不幸的是,每一次重複,疼痛的思維也會暗中滲入,因此心思會在「我不痛了」和「我有一點痛」或「我痛得厲害」之間搖擺。
不過,如果我們「很快很快」地反覆去念這個句子,相反的聯想就有可能來不及插入,如此一來,我們就能迫使心智停留在不痛上頭。

#痛這個字讀起來太有力

在這之前,我們還必須正視一個問題,「我不痛了(I have no pain.)」這個句子用英文唸起來並不容易快速重複。這在生理面的問題太過強大,唇舌會在音節上打結,必須停下來重新順過。
而且就算我們口齒伶俐,足以成功地清晰發音,還是會遇見另一個問題。因為這個句子裡最有力的字是「痛」(中文也是),我們會發現自己不自覺地特意強調這個字,因而在心裡加強了我們試圖移除的這個念頭。

#過去了
因此,盡量貼近庫埃的步驟效果應該會最好。他所用的法文原句是「ça passe(過去了)」,當中沒有提到疼痛。這個句子念起來極簡單,音節連貫不中斷,就像機器的嗚嗚聲或靠近聽昆蟲撲翅的嗡嗡聲,也讓心智來不及反向思考。整體來說,最適切的英文版本似乎是「It's going.(過去了)」。
在念這個詞的時候,只有「going」應該反覆念。接著,治療的最後應該以「gone!(結束了!)」劃下有力的句點。
急促反覆念「going(過去了)」會產生一種鑽孔機難以抵擋地鑽進某個堅硬物體的印象。我們可以想成,它正讓我們所想的思維鑽入心智。
如果你正遭受強烈的疼痛,例如牙痛或頭痛,請坐著閉上眼睛,靜靜向自己保證,你會擺脫疼痛。
現在,請輕輕撫摸患部,同時盡快反覆念這些字,產生一種連續不斷的聲音:「It's going, going, going ... gone!(都過去了,過去了,過去了……結束了!)」就這樣念一分鐘,直到需要換氣時才停下深呼吸,在整段過程的最後才說「gone(結束了)」。到這個時候,疼痛如果不是已經完全消失,就是起碼可以感覺到舒緩。

#加強效果
如果疼痛已經消失,就暗示自己它不會復發;如果疼痛只是減少了,那就暗示自己,不久後它就會完全消失。
這時候,請回到疼痛開始前你所正在做的工作上,讓其他事占據你的注意力。如果經過一段合理的時間,例如半小時後,你還是受疼痛所擾,請再次找地方獨處,再暗示一遍你能掌控它,並重複這套程序。
記住,你只要謹守「必要的本分」,其他事不應讓多做:
只要迅速反覆地念「過去了」,告訴自己問題正在消失,搭配手的撫摸動作,讓注意力放在特定部位就好,那就是你唯一所要做的全部事情。

──整理摘自《暗示自我的力量》







 
FB留言

其它文章

降雨:

氣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