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了十年的胃藥沒有用,補酸後第二週就不再胃灼熱

柿子文化 2018/01/29 13:41(261天前)


「我仍然不敢相信!」強•赫奇庫克驚呼:「服用鹽酸膠囊讓我的胃灼熱和『胃酸過多性消化不良』消失了!你能再告訴我一次它是怎麼做到的嗎?」
在我回答前,他太太莎拉搶先說:「你不記得了嗎,強?醫生上次才告訴過你,就在測定過你的胃酸之後。沒有人知道它是怎麼做到的,但一百多年來,醫生們觀察到,把胃酸不足恢復到正常狀態,往往就能消除胃灼熱、胃脹和消化不良。」
「但我就是很難相信嘛!」強回覆:「過去十年來,好幾位醫生一直告訴我說,我的胃酸過多,因此造成我『胃酸過多性消化不良』和『胃液逆流』。他們開了胃酸中和劑和抑酸劑給我,還跟我說最好要持續服用,即便我覺得症狀沒那麼糟,因為可能對我的食道造成永久性損害的『都是那些胃酸』。你確定服用那些鹽酸膠囊不會灼傷我的食道嗎?」
「你有任何灼熱感嗎?」我問。
「強告訴我,自從他開始服用那些膠囊的第二週起,他就不曾感覺過任何的胃灼熱了。」莎拉說。
「沒錯。」強說:「但我仍然很想了解。不只醫生,還有那些電視廣告,他們統統在告訴我們關於『胃酸過多』的事。如果沒實際上做過胃酸測定,我是不會相信的。」
「我很慶幸你做了。」我說:「在看過差不多幾千份精確的胃酸測定檢驗之後,我發現,那些有所謂『胃酸過多性消化不良』毛病的人,實際上超過九成都是缺乏胃酸的消化不良。替代部分或所有失去的胃酸,再加上胃蛋白酶,就能消除大多數案例的胃灼熱、脹氣、腹脹和消化不良。」
「但我仍然很想了解它是怎麼運作的。」強說:「我是一個工程師,不知道這件事的運作原理會令我輾轉難眠。如果我沒有親眼見到自己的胃酸測定結果,我不會去嘗試那個什麼甜菜鹼鹽酸─胃蛋白酶東東的。」
「很遺憾,我並無法對它的運作提供一個合理的解釋。」我說:「如果有足夠的研究經費,我相信這是可以研究出來的,但是在自然、不可註冊專利的療法上,我們得不到研究經費。所以在現階段,我們只能根據觀察結果去做。」
強露出微笑。「我必須承認,一直以來,工程學也不是百分之百精確的科學,不過,我們看起來比醫學精確多了。將近十年的時間,我一直被診斷為『胃酸過多』,卻從沒有人真正去測定過我的胃酸。」
「我很高興莎拉說服你了。」我猶豫了一下,然後問:「你是一位工程師,那麼對於工程學理論的看法又怎麼樣?當然我是指未經證實的。」
「相信又何妨?有個理論在,總比根本沒答案好。」
「那麼回饋圈理論呢?」
「那還用說,它是基本的工程學。」
「希望你有點時間聽我解釋。」
「沒問題,只要你不收取額外費用。」強微笑著說。
「不會的,我保證。好……你從電視上看到的,和從醫生那裡聽來的,都只是部分的真相。胃灼熱的疼痛是由胃酸引起,但不是過多的胃酸。即使實際情況是胃酸過少,但只要一點點的量出現在不對的地方(食道)就可能真的會痛死人。胃酸不會灼傷正常的胃。我們的胃天生能忍受胃酸、製造胃酸,即使胃酸的酸度是一般組織的十萬倍。為了達到最佳的消化作用,絕對需要這麼強力的胃酸。相較之下,我們的食道天生無法處理胃酸,連處理弱酸都做不到。所以在正常情況下,食道受到下食道括約肌的保護,可免於胃液逆流的侵襲。當功能正常時,括約肌打開讓食物和液體從食道進入胃部,然後閉合以防止胃酸逆流到食道裡。」我接著說:「有許多原因會造成下食道括約肌機能失常,並且失去它原本的閉合能力。尼古丁和咖啡因是常見的刺激物,酒精有時候也是。未意識到的食物過敏和敏感,比意識到的更常是引起下食道括約肌機能失常的原因。但在我的經驗裡,胃酸不足是最常見的原因。」
「現在我要進入『回饋圈』理論。我看看……」我轉向問莎拉:「妳曾經把馬桶後方水箱的蓋子拿下來過嗎?」
FB留言

其它文章

降雨:

氣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