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西武游擊新希望 吳念庭

職業棒球 2017/01/05 10:06(288天前)
吳念庭 苦熬7年上一軍從小就夢想打日本職棒的吳念庭,2015年底以第七指名加盟琦玉西武獅,雖然順位不高,但短短半年就在二軍打出成績,並拚上一軍備受矚目,證明了在日本苦練七年的成果。

以選秀第七指名並不高的順位,卻能在新人年裡一軍出賽43場,並吸引不少媒體與球迷注意,埼玉西武獅選手吳念庭在2016年經歷了誰都想不到的際遇。

但看似順遂的背後,一路以來他卻熬過了許多獨自在異鄉打拚的艱辛,時間回溯到選秀會,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現在名單中,「真的滿想哭的,7年了,終於闖進日本職棒了。」

他的日本棒球之旅,一切要從高中開始說起。

從小受爸爸吳復連影響,也喜愛棒球的吳念庭,因為小時候愛玩日本棒球電玩,一直對日本職棒有憧憬,也很想換個環境打球。

國中畢業後,因學制關係他先在平鎮高中就讀一個學期,再去日本共生高校,吳念庭笑說:「在台灣打球時,因為爸爸是職棒球員很有壓力,只要表現不好就會被同學酸,但到日本之後超級自由,漏接就漏接,不會有壓力。」

他也感謝爸爸從小就給予他很大的自由,從來不會干涉太多,甚至直到今年春訓才首次來看他打球。

雖然年紀輕輕就到異鄉打球,不過共生高校有不少台灣球員,吳念庭也與廖任磊是同學,並不會太孤單。

但起初因為語言隔閡,發現隊友都會對他們指指點點,以為是在挑釁,也比較排斥學習日文,「那時想說為什麼台灣人要配合日本人,我是到二年級結束後才覺得,這樣才能融入他們,都來了就要把日文學好。」

日文漸漸進步後,他發現其實隊友當初只是對他們好奇而已,並沒有惡意。

選秀落選陷低潮獨立聯盟成惡夢 「沒想得這麼簡單」適應能力不錯的吳念庭,高中打球成績也很優異,讓從小就很想打日職的他,高中畢業後沒有經過太多思考,就報名了職棒選秀。

但當時身形單薄、經驗也未臻成熟,最終沒有受到各球團青睞,落選了。

「當時真的很失望,本來想說至少還有育成之類的,但一切真的沒有我想得這麼簡單。」

因為想趕快打球賺錢,職棒落空後吳念庭報名了獨立聯盟,也獲愛媛橘子海盜隊第二指名,但獨立聯盟凡事都得自己來,他回憶:「那邊飯都要自己煮,附近什麼都沒有,對一個才18歲的人來說,這真的有點困難。」

因為對環境的不適應,讓當時的吳念庭興起了想再當學生的念頭,所以待了獨盟5天,他決定要回去念大學。

經過職棒落選再到獨立聯盟,才確定自己想念大學的心意,這期間吳念庭花了半年多才找到確定的路,讓他徬徨許久,他說明:「那時覺得有大學讀就很幸運了,剛好工業大學教練很照顧我,也有不少職棒選手產出,所以我二話不說就去了,再給自己四年機會,如果不行再說。」

(更多精彩內容請參閱418期職業棒球雜誌)(本圖文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FB留言

其它文章

  • 有四顆心臟!

    "從「不想失分」到「完成三個出局數」的心理素質"。 除了這些客觀差異,由於終結者上場時機通常是三分差以內,不少人認為所承受壓力會比中繼投手大。像是年僅22歲的陳韻文

    職業棒球 17天前
  • 天天X-MAN!

    連勝時,最考驗自我調適能力不過這些是在理想狀況下的準則,只要比賽尾端分數接近,終結者都有可能上場,造成他們有機會面臨到「天天上班」狀況,因此對救援投手來說,自我調適

    職業棒球 17天前
  • 20球天花板!

    "比起中繼投手,終結者上場時機更明確" 最直觀來說,通常終結者會在第9局上場,光這個特質就與一般中繼投手有差異。Lamigo終結者陳禹勳解釋,擔任終結者會更清楚自己

    職業棒球 17天前
  • 霸氣守勝

    現代職棒場上分工精細,一位投手要獨立投完一場比賽,機率微乎其微,因此需要各個角色分工合作、各司其職。先發投手負責主宰大半場比賽,如果能投到六局以上、失三分以內,就可

    職業棒球 17天前

降雨:

氣溫: